国社@体育|西藏攀岩资格赛场上的三张面孔

新华社
2017-05-22 16:48
和所有喜欢户外运动的人一样,22岁的阿旺江村有一张瘦削黝黑的脸庞。他是西藏大学旅游学院的学生,但他最热爱的,却是攀岩。

  新华社拉萨5月22日电 题:我的全运故事:西藏攀岩资格赛场上的三张面孔

  新华社记者王沁鸥

  全运会群众性项目的资格赛正在全国如火如荼地进行。西藏攀岩资格赛日前在拉萨落下帷幕,共有13支代表队的55名选手参加了比赛。这55张面孔并不能都出现在全运会的赛场上,但每张面孔背后,都有与全运会、与体育有关的一段故事。

  “想问自己,为什么这么爱攀岩”

  和所有喜欢户外运动的人一样,22岁的阿旺江村有一张瘦削黝黑的脸庞。他是西藏大学旅游学院的学生,但他最热爱的,却是攀岩。

  “有时也想问自己,为什么这么爱攀岩。”阿旺江村第一次上攀岩课就攀到了岩顶,那种俯视全场的成就感,让他无法忘怀。

  男子难度赛决赛中,许多参赛者都在一个扁平的小面积岩点上折戟,阿旺江村是全场第一个征服那个点的选手,他认为这是因为自己“练得很刻苦”。

  “平时上课忙,只能课后去练一两个小时。”为了练习耐力,阿旺江村会给自己规定在岩壁上连续攀爬的时长,现在已经达到了20分钟。“有时身体会累到不受控制地掉下来,但你就是得坚持。”

  他同样想坚持自己在攀岩上的追求:“攀岩已是亚运会、奥运会项目,现在又进入了全运会,前景会越来越广,我想在攀岩培训领域创业。”

  对于是否能参加全运会,阿旺江村笑称没有太多期待。但全运会给了他竞技场之外的机会,赛场下,他常与攀岩同好和业内大咖们交流,探讨关于攀岩的梦想。

  “户外创业在西藏仍是小众的职业选择。”说起这些时,阿旺江村的脸上似乎有一丝对未来的担忧,但也尽是期待,“我也感觉很幸运,能做自己爱好的事。”

  “没觉得比赛有什么不同”

  9岁的丹乔央宗正在换牙,微笑时,她那两颗刚长出没多久的门牙露出来,让她看起来就像一只腼腆的小兔子。

  丹乔央宗是少年组小选手之一,看起来瘦小稚嫩的她已有两年攀龄。她的舅舅和舅妈都是国内顶尖的攀岩选手。

  与在岩壁上挥洒汗水十余载的前辈们不同,面对记者“为什么练攀岩”的发问,丹乔央宗只会说:“就是锻炼身体呀。”而被追问为何喜欢攀岩时,她腼腆地笑,忽闪着大眼睛不知怎样回答,似乎对于她来说,在岩点间自由攀爬,并不需要复杂的理由。

  难度赛开始了,等待出场的丹乔央宗与小伙伴们扔起了石子,比着谁能砸中脚前方的一个岩点。扔石子扔腻了,她又和同伴比试起了下腰,结果却没撑住躺在了地上,咯咯地笑了起来。

  比赛中,丹乔央宗轻松到顶。赛后,记者问她“累不累?”“紧不紧张?”,她摇摇头,慢吞吞地说道:“我没觉得比赛有什么不同呀。”

  毕竟,这个小姑娘每周末都会与岩壁相伴,提起周一要上学时,她还有点不想离开攀岩场。

  但当被问起未来是否想参加全运会,像舅舅、舅妈一样成为全国冠军,小姑娘却不再害羞:“嗯!”她点了点头,又露出了两颗门牙。

  “为了全运会,也是为了推广攀岩”

  这是一张在全国攀岩界鼎鼎大名的面孔——索朗加措,26岁,2011、2012年两届全国攀岩锦标赛男子难度赛冠军,现任西藏攀岩队教练、队员。他此次没有参赛,充当起了赛事组织者和保护员的角色。用他的话说:“比赛是为了全运会,也是为了推广攀岩。”

  “从娃娃抓起,是普及一项运动最有效的方法。”索朗加措指着现场庞大的家长助威团说,“孩子能带动一个家庭的积极性。”

  孩子们与全运赛场无关,却是这次资格赛的主角。记者甚至还遇到了自己孩子不参赛仍带着全家观赛的观众。

  索朗加措也一直在围着孩子们转。赛前,他蹲在地上为小选手穿戴安全带:“小朋友要穿全身的安全带,穿戴起来比较复杂。”他一边细心调整着松紧一边说。之后,他又拿着名单和小板凳给孩子们安排出场次序:“来,你是最后一个,坐好哦!”

  这个全国冠军,俨然一副孩子王的模样。

  从攀岩鞋、攀岩服,到安全带、粉袋,小运动员们的比赛装备都由西藏攀岩队免费提供。少年组比赛的路线设计,攀岩队也花了不少心思。

  “这次比赛的竞技水平不是顶尖,但赛场气氛嘛……”索朗加措又回头看了看欢乐的现场,“不输给任何一场国际比赛。”

责任编辑:付彪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015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