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社团改革观察(下)|既需政府“送一程”,也要巧练内功摆脱“等靠要”

新华社
2017-06-20 17:02
要破解体育社团改革困局,既需要行政部门给予扶持,更需要从完善法制、开放市场等制度设计上激发体育社团内生活力,摆脱“等靠要”。

  新华社北京6月20日电 题:既需政府“送一程”,也要摆脱“等靠要”——体育社团改革调查(下)

  新华社记者周凯 王恒志 方列

  从“政府办”到“社会办”,记者在调研体育社团改革时发现,许多基层体育社团面临强烈的“依赖症”,离开了政府“输血”就难以“造血”,因而导致体育社团改革步履维艰的局面。

  要破解体育社团改革困局,既需要行政部门给予扶持,更需要从完善法制、开放市场等制度设计上激发体育社团内生活力,摆脱“等靠要”。

  重庆市体育总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各级体育协会存在的问题主要体现在“三低两不足”上。“三低”:协会的社会化程度较低,人员来源渠道较单一,社会资源聚集不够;协会的市场化程度较低,赛事活动运作方式单一;协会的实体化程度较低,大多数协会无固定办公场所和必要的场地设施,自我生存和自我发展能力不强。“两个不足”:有的协会规范管理不足,个别协会的制度建设滞后,甚至没有按要求进行换届和年检;有的协会对党建工作的重要性认识不足,没有按照要求建立健全党组织。

  记者采访了解到,广州市足协之所以能够率先破冰,除了广州恒大的影响力外,还在于进行地方顶层设计,建立部门协调机制,确保广州市协会脱钩后的行政协调力;同时,虽然没有了财政拨款,但广州市用政府购买足协承担的校园足球、青训和社会办赛等公益性服务,保证足协“不断粮”。

  基层体育部门人员少和项目涉猎面有限,为增强体育公共服务供给,重庆市江北区加大购买服务扶持体育协会发展。2016年,江北体育总会和单项体育协会(俱乐部)承担了全区22项大中型体育赛事与活动,吸引2.6万人次参与,实现了提升政府公共服务能力和促进体育协会发展的双赢。

  不过政府扶持也无法普惠到所有的体育社团组织。江苏省南通市足协主席范兵说,目前省级足协改革有所进展,但地市层面还没有理清,足协基本上发挥不了作用。“首先是协会建设上缺乏经费,没有核心赛事资源就没有造血功能,政府缺少正常预算的情况下补助或者购买很难。关键还是对地方协会的定位、职责不明确,改革还需要时间。”

  记者采访中发现,一些民间体育社团组织找准定位、积极与市场对接,实现了良性发展。

  重庆市永川区足协副主席田静介绍,永川区足协成立于1998年,是独立的法人社团,现下设秘书处、竞赛部、发展部等6个部门共6名专职人员,还拥有一座设施一流的足球公园,通过打造业余联赛品牌、建立校园足球培训机制解决了生计问题。

  田静介绍,永川足协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的扶持,如永川区文化委(体育局)给予区足协办公用房和专项补贴,并将一块闲置体育用地交予区足协建设足球公园;教育部门与足协合作参与校园足球,由足协提供技术指导、组建区级青少年足球队。

  “基层足球协会是事业和产业的结合,既要为基层足球发展服务,同时也需要造血功能实现可持续发展。这一方面需要政府扶持,同时更重要的是协会不能“等靠要”,建立自己的基地、联赛、青训等公益性产品。”

  重庆市巴南区足协主席邓晓峰也有同感,他介绍,巴南区足协2014年10月成立,最初由几个足球爱好者组建,一开始没有经费、场地,都是几个骨干集资租场地搞业余比赛。通过做大业余联赛,与社会资本合作建设足球基地,现在旗下联赛有100多支业余球队。

  “只要有想法,基层足协完全可以独立生存下来,今年我们加大了对青训的投入,聘请了外教组建青训俱乐部,跟学校合作开展校园足球培训,对低收入家庭免费授课。” 邓晓峰说。

  前广州市体育局局长、恒大足球学校执行校长刘江南认为,体育协会实体化,需要“六有”。他说:“第一要有人,第二要有权,第三要有事,第四要有钱,第五要有场所。‘五有’之外要加一个约束——要有法律。‘六有’具备,体育协会改革就好办了。”

  浙江省温州市体育局一位负责人也表示,实施体育职能向社团转移,推行政府购买体育公共服务将有力助推改革,“一些地方政府也受财力所限、公共体育服务相对供给不足,但民间资金普遍充裕,群众参与体育意愿强,这就需要探索调动民间力量参与体育类社团改革,同时实现公共体育服务多元供给。”

责任编辑:王梦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176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