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社团改革观察(上)|热情有余、活力不足如何破?充分“放管服”才是出路

新华社
2017-06-20 16:56
“没有场地设施、没有核心IP、缺乏专业人才、缺乏市场活力,没有政府支持就有可能‘断奶’……”,不少体育社团组织负责人这样对记者说。

  原标题:个别突破,整体滞缓——体育社团改革调查(上)

  新华社记者 周凯 林德韧 杨帆

  新华社北京6月20日电 无论是构筑健康中国,还是壮大体育产业,中国体育的转型发展离不开富有活力的各类体育社团。

  “没有场地设施、没有核心IP、缺乏专业人才、缺乏市场活力,没有政府支持就有可能‘断奶’……”,记者在多地采访体育社团改革时,不少体育社团组织负责人这样对记者说。

  体育社团改革几年前就已经提上日程。2014年,国家体育总局就出台了《以运动项目管理中心和单项体育协会改革为突破口,深化体育管理体制改革的方案》,推动34个体育协会分为六大类与总局脱钩,其中足球、赛车等成为最早进行试点的项目。

  虽然列入改革的体育项目和协会不少,但目前来看,真正在社团实体化改革上取得实质进展的还是足球和篮球领域。足球方面,中国足协彻底打破体育管理中心和单项协会政社不分状况,在财政、人事等方面拥有了自主权。篮球方面,姚明出任中国篮协主席后,相继推出了一系列改革措施,让外界充满期待。

  足球、篮球社团改革的艰难破冰,一方面在于足球、篮球项目本身拥有的巨大影响力,以及社会整体对于这两大项目改革的期许和热盼;另一方面,足球、篮球市场化程度高,拥有稀缺的赛事IP资源,改革红利会进一步做大商业蛋糕,让协会拥有强大的造血功能。

  足球、篮球的社团改革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这并不能掩盖体育社团改革步伐较为缓慢的现实。相比较决心大、动作快、保障充沛、变现能力强的足协、篮协,数量最大、离群众最近的省以下各类体育社团,日子就明显“紧巴”了好多。即便是足球这一社团改革的重点领域,除了广州、成都等地之外,多数地方足协改革仍处于十分谨慎的状态。

  重庆市去年10月出台了足改方案,重庆市体育局副局长、重庆市足协主席张欣表示,全市足球改革发展的整体构架已完成,要通过先立后破的原则,为市足协实现造血机能,因此脱钩具体时间还很难说,希望在今年年底或者明年上半年实现脱钩。

  “省市一级足协改革进展与中国足协相比要慢,主要是因为省市一级足协缺乏场地等资产和资源,如果盲目脱钩,省市一级足协的生存发展会受到影响,无法起到应有的促进本地足球事业发展的作用。地方足协改革需要‘扶上马,送一程’,首先不但要找到马,还要找到千里马,就是为足协搭建资源平台,比如我们准备成立重庆市足球发展基金会,建设足球基地,和俱乐部等构建青训体系,促进校园足球与社会足球、职业足球的有机衔接等等,有了这些资源,足协才能自我造血、发挥作用,这需要一定的时间,当然地方也要加快实施,但总的来说需要一个过程,地方足协需要渐进式改革。”张欣说。

  近年来随着全民健身需求的释放,一些民间自发组建的体育类社团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热情有余、市场开发能力不足让多数民间体育社团只能靠会费组织少量公益性赛事。

  重庆万盛经济技术开发区自行车协会会长朱元安介绍,120多位会员主要是基于共同的爱好自发在周末组织骑行活动,目前已经举办了5次协会骑行比赛,经费主要以会员每年100元的会费为主,平时活动AA制,缺乏稳定的经费来源是协会发展壮大的最大难题。

  万盛经济技术开发区跑步协会会长王谦也有同感,该协会2016年12月成立,现有成员400多人,由于没有收取会费,赛事影响力有限赞助不好拉,目前只举办了两次百人以上的跑步活动。为了增强协会的造血功能,协会骨干成员成立了一家体育公司,建了一个跑步训练基地,以此来保障协会的运行。

  体育社团改革的大幕拉开之后,足球、篮球的全国协会改革突飞猛进,但地方协会由于资源、市场等因素的限制,无法真正实现与政府部门的完全脱钩。这是社团改革中相当重要的一个现实问题。

  业内人士表示,受传统的体育管理体制影响,体育核心资源依然在体育行政部门手中,激发体育社团组织活力,需要政府进一步“放管服”。

责任编辑:王梦
0100702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176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