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体育|全民健身日当天,新华社连发6篇调研稿探寻城市居民健身之惑

新华社
2017-08-08 18:01
旨在激发社会各界对全民健身、大众需求、健康中国的关注,并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尽可能地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健身需求。

  编者按:6月初,一段广场舞老人和篮球少年在洛阳王城公园篮球场因争夺健身场地而发生肢体冲突的视频在互联网上快速发酵,成为舆论焦点,背后实际折射出我国人民群众日益提高的健身需求和现有健身场地不足带来的种种矛盾。

  当下中国城市居民在健身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突出问题?对此有关部门又该如何着手解决?近期,新华社记者在全国多地进行深度调研,采访相关政府部门官员、学者、企业界人士以及不同年龄段、不同职业的城市居民,试图探寻解决上述问题的答案。

  新华体育在全民健身日推出此组共六篇重点调研稿,旨在激发社会各界对全民健身、大众需求、健康中国的关注,并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尽可能地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健身需求,为建设健康中国助一臂之力。

 城市居民健身之惑①|广场舞大妈为场地不足“背锅” 

  55岁的田大妈最近很郁闷。6月初,一段洛阳王城公园篮球场内篮球小伙与广场舞老人因争夺场地而造成肢体冲突的视频引爆网络,把他们这些广场舞的参与者推上了风口浪尖。对于“侵占”篮球场地的指责,田大妈感到有点冤。

  “我们在这个场地跳舞已经好几年了,这里最早是土地,后来水泥硬化,再后来才变成篮球场,我们都一直在这里跳舞,现在一起跳舞的人数已经达到200多人。”田大妈说。

  事件发生前,场地虽然安装了篮球架,但并没有专人管理,一直是一个公共健身场所,谁都可以进来。长期以来,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们也跟打篮球的小伙子们形成了一定的默契——打球打到晚上七点,广场舞的队伍一来,打篮球的人就走,这么多年一直都相安无事。

  用田大妈的话说:“那天来打球的是一些生面孔,不了解情况。”  >>>点击详细

 城市居民健身之惑②|距离与时间,都市上班族的健身“枷锁”

  在北上广这样寸土寸金而又健身需求旺盛的一线城市里,健身场地设施本就不算充足。对于朝九晚五,间或还要加班出差的都市上班一族而言,健身机会更是来之不易。每一次健身都像是一场在距离与时间的夹缝中艰辛游走的磨炼。

  6月18日,中央电视台体育节目主持人、嘉友跑跑团创始人于嘉发了一篇朋友圈文章《月坛体育场,待你重开,咱们再来!》。

  他说:“昨天,北京时间2017年6月17日,月坛体育中心田径场正式封闭,开始漫长的场地翻修历程。问了挺多人,有说7个月就能搞定的,也有说三四年之后才能恢复使用的。总而言之,要是再想进那个铁丝网一样的门,痛痛快快地跑上几十圈,或者自己掐表练个间歇,出透了汗,练够了腿,2017年是甭想了。”

  身为“健身达人”的于嘉1992年开始打篮球,2012年开始系统地跑步,月坛体育场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是他运动健身的“大本营”。当年,于嘉家住玉渊潭,在位于复兴路的中央电视台上班。之所以选中大约4公里之外的月坛体育场,是因为那里是相对最近、最方便的健身场所。  >>>点击详细

 城市居民健身之惑③|“懒”字背后折射健身意识缺失

  为了搜集采访线索,5月初的一天记者发了一条朋友圈消息,询问朋友们在健身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很多人提到了一个字:“懒”。

  从事编辑工作的郑女士就自认为是个“懒”人。“可能身体里缺乏运动的基因吧。”她说。上学时,有的同学会因为下雨天没法运动而唉声叹气,她却会因为可以“合法”地躲过出操而暗自庆幸。

  大学毕业、进入工作单位之后,郑女士的运动量越来越少,特别是有了车之后,连走路挤地铁的那点“运动量”都没了。郑女士也知道锻炼、健身的重要性,但就是很难长期坚持。有几个月的时间,她和同事通过手机上的健身APP彼此“监督”每天在家健身,但最终还是停了下来。

  “很多人说自己懒,不想运动,实际是没能掌握感兴趣的运动技能,没有养成良好的运动习惯,归根结底是没有找到运动的动力。”北京大学中国体育产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何文义说。

  何文义认为,应该让每个人都能掌握一到两个运动技能,通过运动技能去实现健身锻炼的目的。  >>>点击详细

 城市居民健身之惑④|寻找理想的健身房

  当今年从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的杨睿计划留在北京工作时,他一直在为一件事犯愁,那就是毕业之后去哪里健身。

  “我从高中开始就有健身的习惯,大学里正好有健身房,所以很方便。”杨睿说,“毕业之后,去哪里健身就是个问题。毕竟外面的商业健身房质量参差不齐,想找到一家性价比不错的健身房需要花点功夫。”

  杨睿发现,北京的健身房是一分钱一分货,硬件、服务好的自然会贵一点,差一点的就便宜一些。“一般来说,那种器材全、比较新的健身房一年光是办卡的年费(不算私教)就可能在五千以上。普通的那种一般也在两千至三千元左右。至于那些大街上到处派发传单,一千多元的建议大家就不要去了。”

  告别校园,杨睿需要在北京租房子,周围有没有合适的健身房也是他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同时他也在考虑继续在学校健身,一方面性价比较高,另一方面巡场教练对学生友好、热情,不像一些商业健身房里的教练只想着推销课程。

  “在学校的时候经常抱怨健身房对外开放,让学生们觉得很挤。现在自己要成‘外人’了,才觉得学校健身房对外开放还是蛮好的。”杨睿说。  >>>点击详细

 城市居民健身之惑⑤|科学健身,开启健康之门的钥匙

  尽管身高只有1米65,但全身肌肉却很紧实,汪斌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一个酷爱运动的形象。目前就读于湖南大学土木工程专业的他,坚持跑步已有两年时间。他在健身的过程中,缺乏专业指导是最大的困惑之一。

  “除了坚持,我觉得健身还得有专业性、规律性和一点胜负心。”起初,汪斌加入了学校的某个跑步社团,但没多久就退出了。“有次参加他们组织的活动,4公里的距离要求一个半小时跑完。这是什么概念?正常人用这点时间走都可能不止走4公里。”

  没规律、不专业是汪斌对目前校园健身社团的印象。就拿他参与又退出的这个跑团来说,集体跑步活动可能一个月都难有一次。几乎从来不办任何健身讲座和团员交流会,更不用说请人来指导上课了,每次都是开跑前临时做个热身。“有一次在校外跑,四十多人参加,最后到达终点的只有两三个人,其他人都不知道跑哪去了。”汪斌说。

  毕业于北京体育大学、酷爱运动的孟永民在朋友们心中是“最专业”的健身者之一。他不仅篮球、羽毛球具有准专业水准,跑马拉松、在健身房操练也像模像样,身边的朋友经常向他请教健身的方法。在孟永民看来,真正懂科学健身的人太少,包括一些私教都故弄玄虚。  >>>点击详细

 城市居民健身之惑⑥|如何破解城市健身场地不足的困局?

  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找不到一块合适的运动场所。新华社记者在采访调研中发现,健身场地设施不足是城市居民在日常健身活动中遇到的最大难题。如何破解城市健身场地不足的困局,新华社记者为此采访了国家体育总局以及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权威人士。

  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健身设施处处长赵爱国说:“跟一些发达国家相比,我们在人均体育场地面积方面还有比较大的差距。美国的人均场地面积超过10平方米,相邻的日本、韩国也比我们高不少。”

  国家相关部委近年来发布了不少文件,对城市体育场地设施建设提出了明确要求。如《全民健身条例》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将全民健身事业纳入本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有计划地建设公共体育设施,加大对农村地区和城市社区等基层公共体育设施建设的投入,促进全民健身事业均衡协调发展。 >>>点击详细

责任编辑:李旭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449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