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让双方“很受伤”的活动——湖南“幼儿足球赛点赞定冠军”事件调查

新华社
2017-08-09 14:51
一场幼儿足球活动让办赛、参赛双方都称“很受伤”。办赛方饱受外界质疑,受访对象均不愿实名,“不分青红皂白骂人的太多了”。

  新华社长沙8月9日电 题:一场让双方“很受伤”的活动

  ——湖南“幼儿足球赛点赞定冠军”事件调查

  新华社记者谭畅

  儿子所在球队参加湖南某幼儿足球活动,连续两届竞技成绩排名第一,却因“点赞”数落后无缘冠军奖杯,长沙某幼儿园多名学生家长怒斥不公。相关视频经网络广泛传播,“点赞定冠军”成为国内足球圈热词。

  赛事创办单位湖南虎童足球俱乐部日前回应新华社记者称,“点赞”排名机制针对幼儿足球特点设计,综合了竞技成绩、进球数、家长支持度等因素,有利于推广幼儿足球。面对外界的质疑,该俱乐部表示,在今后的活动中会考虑设置竞技排名奖项。

  “整整问了一年”

  距第二届“世幼杯”幼儿玩足球活动(湖南区)的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已近10天,在颁奖典礼上因奖杯归属发生冲突的双方仍各执一词,互相指责。

  长沙某幼儿园学生家长罗柯(化名)7日下午对记者说,他儿子所在幼儿园足球队连续两届参加了“世幼杯”,均取得竞技成绩第一名。去年夺冠未颁奖,今年又因“点赞”数落后,再次无缘奖杯。

  “孩子得了冠军,去年7月兴奋了整整一个暑假,也整整问了一年,奖杯、奖牌呢?”罗柯表示,虎童俱乐部答应家长,今年会补发去年的奖,他满以为能满足孩子的心愿。

  7月30日举行的决赛中,罗柯儿子所在球队战胜对手取得竞技成绩第一,但在“点赞”数上输给了最终竞技成绩第九的另一支球队,屈居亚军。

  赛前已了解本届活动规则的罗柯,对这个亚军有心理准备。他和其他家长自制了冠军奖杯、奖牌,打算发给自己竞技成绩第一的孩子。

  然而,在颁奖典礼上了解到首届活动冠军也不是儿子所在球队,这让罗柯情绪有些失控,一度夺过首届活动的冠军奖杯。

  罗柯的怒气还源自决赛的裁判员。他认为裁判故意刁难不属于虎童足球俱乐部的球队,限制他们通过场上表现来提升“点赞”量。

  虎童足球俱乐部有关负责人阳芳(化名)表示,“世幼杯”连续两届采用的都是“点赞”综合评分制,综合了场上和场外因素,罗柯儿子所在球队首届竞技排名第一,但综合排名未进入前三。“他们以为自己是冠军,以为了一年,应该中间是有误会。”

  根据虎童足球俱乐部赛后发布的通知,罗柯儿子所在的球队因“违反规则,在活动进行时家长起哄、谩骂工作人员,侮辱裁判”被取消第二届活动综合排名亚军资格。

  颁奖典礼上家长与办赛方冲突的视频在网上大量传播,视频中透露的“点赞定冠军”信息,令外界愕然。

  “只是一场游戏”

  “我们的活动全称就是‘幼儿玩足球活动’,只是一场游戏,根本不是外面一些人理解的比赛。”见到记者,阳芳拿出带有活动名称的宣传册解释道。

  阳芳介绍,创立于2016年的“世幼杯”幼儿玩足球活动旨在给幼儿创造玩足球的机会和平台,让更多幼儿会踢球,“世幼杯”最终排名根据各队所获“点赞”数量而定。

  “综合场内、场外因素换算后的‘点赞’量体现了球队竞技实力和社会对幼儿足球的参与度、关注度、喜爱度。”阳芳说。

  根据赛前公布的规则,各球队既可通过场上表现获“赞”,包括最终竞技排名第一获1000赞,赢一场奖励100赞,进一球奖励50赞等;还可通过场外因素提升“点赞”量,如园长带队加50赞,家长在赛事公众号观看孩子踢球直播点赞,家长投稿获赞等。

  除由“点赞”量决定的团队奖、金童奖之外,活动还依据进球数评选10名金靴奖。

  虎童足球俱乐部负责人李佑(化名)说:“靠胜负关系确定冠亚军谁都会,但我们基于幼儿心理发展基本规律和足球属性,设计了这套综合评分机制。球队进球、胜利等场上表现转换成‘赞’的比重很大。同时,也考虑了幼儿足球发展离不开社会氛围,离不开家长、园长的支持,所以鼓励他们参与为小孩赢‘赞’。在我们公众号看直播点赞都是免费的。”

  “幼儿活动本来就严格限制竞技性,‘比赛’都不能提。”李佑说,“我们干了10年的幼儿足球培训,组织这一活动就是要回归到足球的本质——开心、快乐、好玩。”

  阳芳表示,罗柯儿子所在球队竞技实力很强,“可能是不了解赛制,也可能是不屑点赞”,场外“点赞”截止时综合排名第二。

  罗柯坦承,为了给孩子一个“交代”,决赛前他花了一笔钱组织人刷票,“能正正式式拿个冠军更好”。但因为已经过了场外“点赞”截止时间,这些“赞”未被纳入统计。

  “彻底伤心了”

  一场幼儿足球活动让办赛、参赛双方都称“很受伤”。办赛方饱受外界质疑,受访对象均不愿实名,“不分青红皂白骂人的太多了”。罗柯则直言,“彻底伤心了”。冲突过后近10天,双方仍未进行有效沟通。

  对于“点赞决定冠军”一事,网络舆论“一边倒”,普遍认为这一规则忽视了足球本身的竞技属性,助长了搞关系拉票的不良习气。虎童足球俱乐部的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也被各种质疑、调侃声包围。

  罗柯表示,已经取消对活动公众号的关注。“我绝对不会再和我孩子说,他参加过虎童的比赛,这段历史就从他的记忆中抹掉,没有这两个冠军没问题。”

  湖南师范大学体育学院副院长郭献中认为,主办方根据事前确定并公布的规程评奖没有问题,事后推翻反而是不合规则的;家长如果不同意,应该在活动举办前交涉。

  “但比赛的名次还是应该以竞技成绩为标准。如果主办方有其他考虑,可以增设最佳人气奖、最佳组织奖或精神文明代表队等奖项。”郭献中说。

  对于外界的意见,李佑表示,在今后的幼儿足球活动中,会考虑引入更多由场上竞技表现决定的奖项。“我们还在犹豫不决,我们在研究新的赛制。但‘点赞’综合评分机制肯定会保留,这个模式我们认为非常科学。”

  具体如何操作,李佑表示将在年内举行的一场幼儿足球高峰论坛上提出来,交由专家探讨。

  在一份文字回应材料中,虎童足球俱乐部写道:“虎童的目标始终如一:研究、宣传、推广幼儿足球,让更多小朋友会踢足球,参与到足球中来。这一点,不管虎童经受怎样的困难、污蔑都不会改变初心。”

责任编辑:李旭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456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