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培训迎来白刃战,这里或许有中国篮球的真正出路

体育产业生态圈
2017-08-14 08:57
体育培训市场目前只占培训行业的5.5%,但是增速极快,预计在2020年会占到 20% 左右。

  将近日中国篮球大事件剪成蒙太奇的话,会是这样:

  在黎巴嫩,中国男篮在亚洲杯首战败给了身高1米79的罗密欧领衔的菲律宾爆出冷门,次战击败卡塔尔,第三场险胜伊拉克。

  国内,中美高中赛上,清华附中和回浦中学先后败给美国高中联队

  法庭上,哈林篮球与优肯之间的青少年篮球培训机构间的第一案正在进行。

  在上海滩,姚明则代表篮协,与上海体育学院宣布共建篮协学院。这样的四个事件,有怎样的内在联系呢?

  7、8月份恰逢暑假,前几日一篇《月薪三万,还是撑不起孩子一个暑假》的文章刷爆了朋友圈。这样的现象在大城市并不稀奇,这其中教育培训市场的火热,实际上也带动了体育的生意。而暑假,是各类培训机构最为忙碌的季节,但在夏季繁荣的背后,各个培训机构的明争暗夺也在上演。

  近日,哈林秀王将优肯篮球告上法庭,这是在青少年篮球培训机构之间发生的第一案。

  据了解,哈林秀王在起诉书中直指优肯篮球多次抄袭推广文案。另外,哈林秀王的起诉书中还包含恶意竞争条目,在2013年底,优肯在百度竞价用“哈林秀王”做为自己的关键词,当时,哈林秀王已对此进行了公证。

  ↑ 优肯阳光俱乐部和哈林秀王篮球训练营推广文案对比。图片来源于网络

  “屡次被抄袭,实在无奈,”哈林秀王创始人许云飞告诉生态圈。据悉,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已经立案,海淀区人民法院将择日开庭审理。而对于抄袭一事,优肯篮球的创始人丁仁海向生态圈表示,优肯方面也做出了书面回应。

  “全国有叫爱肯、威肯、优尼、优佳的培训公司数不胜数 ,有的直接叫优肯,但我们不是很在意,”对于诉至公堂一事,丁仁海告诉生态圈,“不知道为何一直揪着不放。”言下之意,似乎优肯并不在乎抄袭与被抄袭,所以自己也没有太多顾忌。

  不过,这样的竞争逻辑在近几年迅速生长的培训行业里经常出现,并非偶然事件。

  ↑ 另外一例:而在被抄袭slogan之后, 闵鹿蕾篮球训练营CEO闵伟凡说他虽然在意,但也很无奈

  这是篮球培训行业的第一案,看似平淡的抄袭、恶意竞争和篡改网路排名和入口等手段,或许只是其中简单的几种。但这样的竞争是背后,篮球培训行业的发展来到了怎样的阶段?作为备受资本瞩目的培训,后续的入局又应该有着怎样的选择?

  十年成长的体育培训,市场竞争到达了怎样的阶段?

  “篮球培训行业还在初级阶段,”优肯篮球的创始人丁仁海认为,现在各个培训机构的发展都远未成熟,竞争色彩并不浓厚。的确,体育培训行业严格来说不过10年左右的时间,在器材场地和教师的专业程度、以及教学方式、品牌等方面,都还有着巨大的进步空间,现在谈竞争似乎尚早。

  但是,对于青少年市场而言,体育培训虽然火热,但市场占比较低,教育类培训仍占据主流。坐落于上海的YBDL创始人张晋之曾告诉生态圈,体育培训市场目前只占培训行业的5.5%,但是增速极快,预计在2020年会占到 20% 左右。

  体育培训潜力巨大,增速快,篮球这一大项亦是如此。根据德勤2016年的教育产业报告,2015年中国K12培训产业市场规模达到1800亿元,并预计在2020年达到5000亿的市场规模。也因此,在不断的有学院和家长进入篮球培训的过程中,第一层的生源竞争便出现了。这首先的表现,便是如上述案例一般的搜索与流量入口之间的较量。

  “教练进入学校是引流的一大方式,”深耕花式篮球培训的姜山告诉生态圈。实际上这不仅是篮球,在很多体育培训机构中,都是惯用的方式,一方面教练员进入学校能够减轻校方和教师的压力,也可以满足学生对课件时间的学习、兴趣拓展,深受家长欢迎。

  入驻学校的方式,最开始来源于教育类培训机构,对于拉拢生源、扩大影响力而言,效果显著,这其中新东方的故事最为人所熟知。此外,各类培训机构在培训价格、差异化上的竞争,也进一步影响着家长和孩子的看法。

  “2008年的时候,没有多少家长原因送孩子来网球培训,”做网球培训的张巍告诉生态圈,而在创办齐动力之前的培训生涯里,他发现外教的课程更受欢迎,也因此,如何找到差异化的教学方式,成为他在行业中竞争的核心武器。

  外教作用明显,但管理仍需谨慎

  “外教确实能够迅速打开市场,”在2006年创办哈林秀王的时候,许云飞便确定了以“外教+英语”的形式为特点。如今外教的模式也逐渐被培训行业所重视,尤其是篮球这类在国外鼎盛的项目。

  想要把美式篮球教学理念带到中国,张晋之在2014年创立YBDL时,便建立了外教英语篮球课程体系,他告诉生态圈,在YBDL2016年上半年营收比2015年增长超过400%,这样增加速度都还能至少保持3-5年,2017年营收有望破亿元。

  在博眼球和英语教学之外,外教所带来的更多的是专业的指导、优质的课程和教学方式,这才是培训机构在成为行业翘楚中,最大的王牌。也因此,很多培训机构开始开设外教的培训班,但这其中的管理,却往往不那么轻松。

  “工作签证的流程复杂,而且多数外教不愿长久留任国内,”HoopEasy的创始人赵工佐这样告诉生态圈,因此,有些拿着旅游或是商务签证的外教也上岗了。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培训机构与其签署的相关协议并不受法律约束,因此外教的主动权相对较大,难管理成为普遍现象。

  “外教说不来就不来了,你没有办法,”许云飞表示,除了此之外,当遇到其他培训机构挖角时,自己的权益基本难以受到法律保护。也因此,解决签证和合法协议成为设置外教其中的重点。

  据生态圈了解,解决方式有很多,取得工作签证资质、合作经纪公司,或者与国外公司签署合同等方式,也都可以保证双方的权益。

  中方教练,后续培养是关键

  不过,对于“教育”为核心的篮球培训而言,外教并非唯一,中方教练也一样能够胜任。但在中国教练的选拔问题上,关于资质问题却始是一团糟。

  “很多培训机构不专业的根本在于教练,”闵鹿蕾篮球训练营CEO闵伟凡告诉生态圈。

  实际上在培训行业中,教练的选择基本由培训机构决定,而在资质问题上,目前的职称分为“二级、一级、高级和国家级”四个层次,多数情况下,底层教练证书深受中小学体育教师,之后便是职业体系,而这其中的认证和考核机制,对普通高校生和运动员而言并不容易。

  ↑ 5月份,全国篮球教练员岗位培训第二十期高级班在山东体育学院举办

  民间培训难以获得职业教练员青睐,即便有也多是兼职身份,因此,基层教练水平参差不齐成为行业常态,培训机构要多维度考量教练员的能力,在上任后,还需要对教练的教学能力进行培训,相关的课程规划也需要进一步的做完善,这就迫使培训机构要在教练身上下足功夫。因此,为了降低甚至避免这样的成本,培训行业难免鱼龙混杂。

  培训机构的进步还需时间,但教练员等体育人才的职业道路,或许并不应该仅限于培训班。

  对照传统学科教育便可以发现,培训机构对教练的缺乏,所反映出的问题是我们的篮球人才的培养体系,规则和考核标准只是其中一环。教育系统缺乏教练员人才的培养,因此,运动员出身成为业余教练员一个极为重要的标识,而这也造成了职业体系和业余体育的脱节,无论是体育教师还是职业教练员,专项人才的晋升之路都不轻松,人才流失成常态。

  不过,好的消息是,在姚明上任中国篮协后,关于篮球的改革从未停止过脚步。

  8月8日,上海体院携手中国篮协,成立国内继山体和北体后的第三个篮球学院。山东体院的篮球学院成立于1月21日,将在2017年秋季正式开展全日制本科教育和研究生教育,其中便包括教练员、裁判员、管理人员、体育教师、专项体能训练师和运动康复师等专业人才。

  这样的变化如今终于开始,而篮球学院能够带来的改变还需要时间,尤其是第一代的篮球产业人才的发展轨迹,也值得我们关注和探讨。

  在大品牌要扩张的时代,小而美能否坚持?

  与教育培训一样,体育培训的市场仍然广阔,入局者跃跃欲试,已经成型的培训机构更想要扩张。那么,在竞争和生存的问题上,篮球培训下一阶段的发展版图,是否会出现规模扩张的巨头?将目光聚集在区域、主打教学质量的小而美,又有怎样的机遇?

  地域扩张在培训行业是做大的必经之路,诸如新东方、好未来等教育培训大户,也基本都选择了这样的赛道,而从现在的成果上看,扩张的确是笔好生意。

  这自然也能复制到培训领域。2016年9月,宏远时代完成了3亿元C轮融资,联合创始人贾洪波向生态圈表示,这笔钱将用于开辟疆土,扩展全国规模,而在融资之前,他们已经进驻了20多座城市,拥有员工近2000人,培训过40万学员,覆盖多个体育项目。

  篮球培训并非刚需,但其扩张之所以能够走通,一方面是蛋糕足够大,另一方面则是地域上的冲突较小,而城市之间的出行成本也使得培训机构需要依赖于学校、学区或者生活密集地带。但在地域扩张的背后,解决硬件问题已经不再有难度,除了场地、资金、加盟商等,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教学质量,这其中包括如何构建师资团队、制定健康的管理方式,以及制定和调整教案等关键问题。

  除了宏远时代,其他篮球培训机构的扩张方式大抵如此。据生态圈了解,东方启明星直盟校区达到300余个;优肯篮球在北京共60个校区,教练员150余名;YBDL在上海用拥有40多个教学点,超过100个可以随时调动的教练库;哈林秀王在北京拥有26个校区,外教在职的三十多人。

  而当这样的培训品牌做大,是否会动摇小培训机构的生存状况呢?据生态圈调查,这个问题在行业中看法不一。一方面,培训的市场存量,足够支撑拥有优质教学方式的“小而美”的机构。但另一方面也有人唱衰,他们的理由在于,小而美的培训机构,在同地域的竞争战中武器不足。

  “打价格战,一年便可攻陷,”一位培训业内人士这样告诉生态圈。

  在生态圈看来,这只是这其中的一种方式,巨头或许更具品牌认同、多元化服务和体教结合等优势。不过,各个地域之间的情况各有差别,现在的篮球培训还远未到巨头横行、市场竞争加剧的阶段,而这样的时代是否会出现,或许还需要市场来告诉我们答案。

  当然,无论市场状态是怎样的,都不能脱离培训是教育的本质这一命题。

  篮球培训作为整个体育培训行业中的重头,也是在当下走在前列的项目之一,但篮球培训仍然脱离不了应试教育弊端所带来的束缚,功能性、体验性在家长眼里仍是它最大的价值所在。

  “职业教练会选择身形标准的球员,但是我们业余教练的身边围绕的球员确实五花八门的,”在中国职业篮球发展论坛上,黄浦区卢湾少体校男篮教练徐超这样说。的确,无论是职业培训还是业余体系,我们都容易注意到姚明、易建联,也容易忽略同样拥有天赋小艾弗森、小托马斯们。

  ↑ 近日引起热议的中美高中赛。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果孩子不能成为职业球员,那家长为什么要坚持这条路?”这样问题不断拷问着我们的教练员,在家长看来,职业道路的失败后,孩子将一事无成,加上职业球员本身具备的风险,更是加重了这样的印象,而大学毕业证至少算是一个敲门砖。

  专业队训练并不轻松,也看不清未来,加上CUBA属于教育系统,目前在体育局注册的球员不能打CUBA,也就意味着更难进入大学体系。因此,球员和家长需要在这之间做出取舍,而这个年龄非常早,一般的家庭通常会选择早早放弃。

  业余体系和职业之间的鸿沟,以及球员的出路问题,也都直接影响着我们的人才储备和青训体系的构成。如今,培训市场的繁荣,以及培训机构自身能力的不断增强,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着其中的困境。

  但对于篮球人才培养和青训来说,商业培训的力量是有限的,因为它的本质还是生意,而这其中的不足和短板,便需要全行业不断的努力。

  正如姚明在上体成立篮球学院时说的,“我们要把体育想的更大一些,这样的话就会发现,我们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不仅是运动员和教练员,还有很多幕后的人才培养,同样需要不断跟进。”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新华网体育立场。

  本文由 体育产业生态圈 授权 新华网体育 发表,并经新华网体育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

责任编辑:陈艳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477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