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全运(39)|我要上全运⑲:业余教练员和动漫设计师,“110阿姨组合”圆梦天津

新华网体育
2017-09-01 16:07
这对“110阿姨组合”虽然未能小组出线,但实现了共同的梦想,欢笑而归。

  他们是体育的追梦人。全运会的改革,给了他们一个圆梦的契机。新华网体育推出2017全运会系列报道之“我要上全运·激励一代人”主题策划,聚焦这次登上全运会舞台的群众项目和体育爱好者。

  体育是为了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闫萍、张晋仙参加全运会比赛。新华网记者王建光摄

  新华网体育天津9月1日电(记者 王建光)一个是业余俱乐部的教练员,一个是媒体的动漫设计师。由于同为55岁,闫萍、张晋仙——这对来自山西的羽毛球双打组合就被队友们戏称为“110阿姨组合”。

  “在我们看来,她俩突出重围,杀进全运会的决赛赛场,既是传奇,也是榜样。”山西省羽毛球协会主席梁永威说。

  在本届全运会业余羽毛球女子双打C组(50岁以上)比赛中,这对“110阿姨组合”虽然未能从小组出线,但是实现了共同的梦想,欢笑而归。

  具有“童子功”的教练员,实现了当年的梦想

  8月31日,天津市勤勤文化公园羽毛球馆看台的最高一层,闫萍独自坐在那里,紧盯着男单赛场一名选手的身影——她当年的弟子正在进行单打比赛。半小时前,她与搭档张晋仙刚刚艰难战胜对手。

  闫萍是太原一家大型国企的职工子弟,从小就喜欢篮球等各种体育运动,小学四年级时成为学校少年队的一员。“接触到羽毛球后就非常喜欢,虽然是业余训练,但是自己还是很刻苦的。”回忆起往事,闫萍慢慢打开了话匣子。

  “那年还参加过全国少年赛,和其他省的专业选手一起打,咱还打进了三十二强。”由于身高臂长,头脑灵活,再加上训练刻苦,闫萍逐渐脱颖而出。“全运会?咱想都不敢想!”由于山西省没有设置羽毛球专业队,再加上进入高中,闫萍羽毛球生涯的最佳成绩就停留在了“三十二强”。全运会成为她遥不可及的一个梦。

  高中毕业后,闫萍进入太原钢铁集团公司工作,经常代表公司参加全国钢铁系统比赛、全省职工比赛,总是榜上有名。“咱有童子功,而且那时候也年轻,拿几个冠军不稀奇。”回忆起往事,闫萍的语气里充满着自豪。

  半路出家的美术设计师,得到了意外之喜

  与闫萍相比,张晋仙则是半路出家。2003年“非典”时期,出于健身的想法,她开始接触羽毛球,没想到球拍拿到手中之后就再也放不下了,而且技术水平突飞猛进。与闫萍搭档后,她俩很快称霸山西女子双打赛场。

  今年年初得到业余运动员也能参加全运会的消息后,两个人一拍即合,决定为自己的梦想努力一下。“全运会这样的比赛,千万不能错过。只要把自己的水平展示出来,不要受伤,就满意了。”张晋仙说,“我们通过了分站赛的选拔,又通过了预赛这一关,才进入决赛,非常艰难,也有点意外。”

  近些年,全国各地的羽毛球运动开展得风生水起,各种业余比赛不计其数。当羽毛球作为群体项目之一进入全运会后,无数业余爱好者都把参加全运会当做最高荣誉。

  张晋仙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是山西日报传媒集团的广告部的一名美术设计师。前些天,山西省举行第三届文化产业交易博览会,她设计的动漫形象“小亲圪蛋”参加了展出。文博会一闭幕,她飞速回家拎上球包直奔火车站,在比赛前一天赶到了天津。

  投身青少年培训,希望培养出来更多的“林丹”

  “我们就是抱着参与的心情来的,只追求快乐,不追求成绩。”闫萍说。虽然自己不追求成绩,但是闫萍还是有愿望的,就是希望山西的业余羽毛球能够得到全面提升。

  “你看了这比赛就知道,南方很多省市的水平很高,参与人数也很多,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人家有专业队,有少体校,这样就带动了业余的普及和提高。”看着赛场内六块场地里龙腾虎跃的身影,闫萍的眼睛里有一丝羡慕,“参与的人多了,林丹这样的高手就出来了。”很多球队装备齐整,兵强马壮,而山西只有5名选手。

  从单位内退之后,闫萍受聘于太原市志勇羽毛球俱乐部,专门从事青少年的培养工作,“咱打不动了,就把自己的本领教给下一代”。赛场内正在参加男单比赛的谢泽伟就是她从小带出来的。在闫萍看来,培养更多的高水平青少年是她的目标,山西像谢泽伟这样水平的弟子太少了。

  比赛结束了,俩人拍了最后一张合影,背起球包离开赛场。一对热爱羽毛球的姐妹搭档,能够站在全运会的决赛场,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版权信息:新华网体育拥有以上所有资料的版权和其他相关知识产权,在显著位置明确注明来源并用于非商业传播的,可以转载。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新华网体育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责任编辑:张涛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586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