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版《摔跤吧!爸爸》:李绘和李玉燕摔跤的故事

新华社
2017-09-07 09:39
”说到吃苦,出身农村的苦孩子李绘不以为然,“摔跤最初是我的谋生手段”。

  原标题:姐妹版的《摔跤吧!爸爸》

  新华社天津9月6日电(记者张逸飞、陈曦、郑昕)由于和妹妹李玉燕都是摔跤手,李绘和李玉燕被称为姐妹版的《摔跤吧!爸爸》。

  不过军人才是李绘最自豪的标签。“作为一名军人,我真的特别荣幸,热血沸腾。因为我不只是一名运动员,肩上扛起的使命大不一样。”说起这话时,李绘眼中放着亮光,就像当初进入解放军队时一样。

  “李绘刚来八一队时才14岁,个子小小的不太起眼。不过一到了训练场就像变了个人。”八一摔跤队教练曲钟东说,“她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吃苦,她天生就是一名摔跤手。”

  说到吃苦,出身农村的苦孩子李绘不以为然,“摔跤最初是我的谋生手段”。

  把时光拨回到1997年3月,12岁的小李绘被当时从北京到广西招生的柔道教练刘亚鹏看中。虽然在被征求意见的时候李绘连柔道是什么都不知道,但当听说就是去“打架”之后,这个从小被家里当做男孩子养的大女儿回答得非常干脆,“打架可以,没问题”。

  走出家乡山村的小李绘进入市队后,遇到了摔跤教练蒋小荣而改练了摔跤。为了能升入省队,训练中最刻苦的就是她。“那时候小,也不知道累,睡一觉起来就满血复活。当时就想表现,期待省队的教练能来,把我挑走。”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市队待了不到2年,李绘就被省队教练挑上了。进入省队的李绘更是一发不可收拾,1999年,14岁的李绘便在全国冠军赛中拿到了46公斤级的冠军。“当时确实有些飘飘然,觉得自己可以了,这样就全国冠军了,虽然训练也努力但是在比赛中就会轻敌,果然第二年就被淘汰了。”李绘回忆说。

  从全国冠军的志得意满到跌落低谷的自我怀疑,这是每一个冠军运动员都经历过的蜕变。经过几年的摸爬滚打,李绘已经爱上了摔跤:“大概是从2004年的时候吧,才感觉开始享受这项运动,最重要的标志是开始去思考,而不是光凭一把子力气。”

  逐渐成熟的李绘成绩也开始稳定,在全国的名气也越来越大。更让她高兴的是,妹妹李玉燕也来到她的身边,跟着她一起练摔跤。

  “有一次我放假回家,妹妹放学后在家哭,我问她为什么,她说被男同学欺负。我说你要不想被别人欺负,你就收拾东西跟我走,她就收拾东西跟我走了,就这么简单。”

  不过,比她小8岁的妹妹也是个甜蜜的负担。14岁才开始接触摔跤的李玉燕,刚进队时连跑步都不会。但和李绘一样,李玉燕身上也有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在姐姐的带动下,很快也成为了跤场骁将。

  辽宁全运会半决赛,姐妹俩在48公斤级半决赛上相遇了。“这种比赛是最难打的。她对我也不忍心,我对她也不忍心。很纠结,我们都希望对方好。”李绘动情地说。最后,还是经验更加丰富的姐姐取得了胜利闯入决赛,并最终夺冠。

  赛场外,姐妹间的悄悄话也多是关于摔跤。在技术方面,姐姐能够给妹妹指导和帮助;而在姐姐受伤或者状态不好的时候,妹妹也经常帮助姐姐找到症结,走出阴霾。如今,妹妹远调到湖北队让姐妹间沟通的机会少了很多。

  “还是希望能一起练。以后吧,希望能有更多的机会一起练。”谈到离别,李绘若有所怅。

  不过在天津全运会决赛场地上,不仅妹妹,李绘的父母、丈夫和婆婆也都来到赛场边为她加油。此前,父母对看李绘比赛十分排斥——看着女儿在场上拼杀怎会不心疼?“随着我年龄越来越大,练不动了,爸妈也怕以后想看都没机会了。”李绘说。

  谈到未来的规划,李绘表示,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做教练,只要身体允许她还是想做运动员。“当教练要顾及方方面面,运动员只要管好自己就行了。而且现在摔跤招生越来越难,希望《摔跤吧!爸爸》能让更多人了解这项运动吧。”

  “有没有想过把你和妹妹的故事也拍成电影呢?”

  “我们故事还没完,或许还有惊喜呢?”李绘笑着说。

责任编辑:陈艳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618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