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足协改革让“专业人”上位,朱广沪目光瞄向青训体系

澎湃新闻
2017-09-29 16:30
前国足主帅朱广沪出任主席,正是上海足协坚持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记者 蒲垚磊

  9月28日,在上海足球人的眼中,这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第九届上海市足协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召开,新一届足协执委投票产生。在新执委会名单中,足球专业人士、圈内人士占据了绝大多数,一改坊间所谓中国足坛“外行领导内行”的弊病。

  前国足主帅朱广沪出任主席,正是上海足协坚持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这位主管上海足球发展的“新帅”,已将目光瞄准了足球发展的基础——青少年足球。

  在广州足协等足协机构率先开启地方“管办分离”的浪潮后,作为足球重镇之一的上海成为又一个“吃螃蟹”的先行者,而和此前广州足协的改革思路一致,上海足协改革也秉承“扶上马送一程”的原则。

  ↑朱广沪。图片来自网络

  新执委拒绝“足球外行”

  第九届上海市足协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这是上海足协开启改革以来的首次会员大会。

  选举新一届的主席、副主席、执委,是现场140多位会员代表最主要的任务之一,全员投票的选举形式,也让人感觉到了一丝改革的新风。

  此前,上海足协并没有执委会这一机构,只有常务委员会,如今更名,也是为了与中国足协及国际接轨。

  这个“新”不仅是名称,从执委的构成上,也令人惊喜。

  最终出炉的13人名单中,足球专业人士占到了绝大部分——朱广沪、马良行、成耀东、孙雯、范志毅、秦国荣,这都是上海乃至全国球迷耳熟能详的名字。

  除此之外,执委名单中还包括上海三家职业俱乐部,上港、申花及申鑫的俱乐部高层,以及在有亚足联任职的体育官员。

  从这份新一届执委名单,不难看出上海足协对“专业人办专业事”的追求。

  此前,中国足协宣布“脱钩”,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于去年撤销后,中国足协主席仍由总局分管领导担任。如今,上海足协似乎走得更加“彻底”。

  足球名宿、前国足主帅朱广沪成为新一届足协主席,两名副主席中也仅有一位上海市体育局官员。

  在这届大会上,上海足协明确了自己的定位:受市政府委托承担足球事业公共管理的社团组织。今后,上海市体育局将只进行宏观管理,而不参与具体的足球事务工作。

  ↑上师大康城实验学校幸运星足球俱乐部,小队员们在放学后进行足球训练。张新燕 澎湃资料

  朱主席瞄准上海青少年足球

  事实上,出任上海足协主席前,朱广沪一直很忙。

  他目前是中国足协技术委员会的副主任,也是教育部校园足球专家委员会的一员。

  很多时候,朱广沪都是在为青少年足球和校园足球奔忙,光去年,他就去了60多所学校,推动更多的孩子开展足球活动。

  在上海,青少年足球一直都是自己的领先优势之一。今年天津全运会,上海队在男女共4个组别的足球比赛中包揽了全部冠军,足以证明其强大的青少年足球底蕴。

  而坐上上海市足协主席的位置后,朱广沪也毫不意外地把目光投向了青少年。

  “我们最近一直在讨论,包括社会足球和我们的青训。怎么样培养一个人格健全的孩子和球员,首先他们是一个有理想有素养有担当的人,从这个方面我们去做好。作为协会,要对我们的足球老师、足球教练进行指导和培训,这样的培训相当关键。”

  在朱广沪看来,青少年足球最重要的功能是育人,不能太过“功利”。

  其次,他也坦言,发展青少年足球最重要的是提供更多的赛事和基础设施。

  “还要组织有效的联赛体系,不管社会足球、校园足球,还是青训体系,要形成我们有效的体系,再有要开拓更多的场地,让我们的球员孩子有更多场地去训练。”

  “还有最后一个,不管在哪里训练,最后还应该让球员回归社会,回归社区,去带动更多孩子。”

  主要开支经费来源于三大块

  全新的上海足协成立,也预示着上海足球的改革进入了新的阶段。

  比以往更加“独立”的上海足协,将有更多的空间和自主权去专业地打理足球事务,不过,在目前的阶段,相关体育部门的支持也必不可少。

  此前,中国足协人士就曾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地方足协改革,最难的就是“钱”的问题,“脱钩”后失去拨款,令协会的生存成为难题。

  对此,上海市足协采取“自力更生+政府支持”的办法。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未来,上海市足协的经费收入将主要分为三大块——

  一是会费、注册费;二是自己开展活动和服务的收入以及比赛收入;三是政府购买服务、国际国内组织的补助以及外界捐赠。

  通过这样的结合,上海足协能够更好投身于足球事业的发展。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广州市足协“脱钩”改革的过程中,采取的也是类似手段。

  本次上海市足协会员代表大会上,受邀出席的足协副主席李毓毅就提到了上海出众的青训政策:上海不仅专门为基层的青训教练设立了年度奖项,还特别给青训基地打分,按等级给予从每年100万到400万不等的补贴。

  而这一系列政策,正是在体育部门的支持下,才能够得以实施。

  事实上,本届全运会上海足球的四支冠军球队,就有几种不同的模式——有委托职业俱乐部,有购买青训基地服务、有专业队体制、也有体教结合。

  在新一届上海足协执委产生后,将整合多方面资源,在各部门帮助下前进。

  正如朱广沪所说,上海足协既要借鉴国际先进经验,更要深入研究上海实际情况,走出一条自主创新之路。

责任编辑:王梦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746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