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体育丨是“泳”者更是勇者:“我们几乎都在黄河里救过人”

新华社
2017-10-18 11:52
大多数人都看见了这些冬泳者们不惧低温逐浪黄河的爽快与豪情,但却鲜有人知道这些看似平凡的群体除了游泳,还常年如一日地默默做着一件并不平凡的事。

  新华社兰州10月18日电 题:是“泳”者 更是勇者:“我们几乎都在黄河里救过人”

  新华社记者张睿

  每年冬天,穿兰州而过的黄河便成了冬泳爱好者的乐园。冬泳者们在仅有两三摄氏度甚至可能还有冰雪的岸边做好拉伸,掬一把黄河水擦擦胸口和脖子,再拍拍小腿,便慢慢进入黄河开始畅游了。河面上冬泳健将们头顶冒出的白色热气与胳臂溅起的阵阵水花,为阴冷沉闷的冬日黄河增添了一份独特的激情与欢快。

  然而,大多数人都看见了这些冬泳者们不惧低温逐浪黄河的爽快与豪情,但却鲜有人知道这些看似平凡的群体除了游泳,还常年如一日地默默做着一件并不平凡的事:在黄河里拯救生命。

  55岁的左杰是甘肃省兰州市冬泳协会的一名资深会员,已有21年的冬泳经历,当被问起上个月从黄河里救起一个17岁落水男孩的事情时,他连连摆手:“哎呀当时真的没有什么想法,就觉得那个男娃娃更危险,这种事情换做我们冬泳队任何一个人都会做的。”

  9月22日下午五点左右,左杰正在兰州雁滩大桥往西一点的的冬泳区域内游泳,突然发现不远处的河面上有一团黑乎乎漂浮状的东西,旁边还有气泡不间断地飘上来,多年在黄河游泳的经验让左杰马上反应过来,有人溺水了。

  做出判断后左杰没有丝毫犹豫,赶快游了过去。“在黄河里救人的最佳时间其实就在几秒,因为水势随时都在发生偏转和变化,溺水的人如果没有力气沉了下去,那再能够找到和救起的可能性就几乎为零了”。游到那团黑乎乎的东西旁边后,果然是一个落水的男孩子,漂浮着的正是男孩的头发。“我当时看到那个情况,发现他已经开始往下沉了,如果没有人来他坚持不了5秒”,提起那天的情景,左杰依然心有余悸。随后左杰没有任何犹豫,两只手死死抓住这团头发把男孩往上提,把下沉的男孩抓上来后左杰手脚并用将男孩架离了水流较快的区域,并大声呼救,随后在其他的人共同帮助下,男孩获救了。

  严俊德是兰州市冬泳协会的主席,当记者问起这件事时,严俊德爽朗地笑着说道:“这只是发生时间最近的一件,我们协会有360名成员,几乎每一个都在黄河里救过人呢。”

  严俊德向记者介绍,冬泳协会的队员都是经过协会考核才能加入,基本都是游泳技术与经验比较丰富的人,再加上长年在河里游泳,对自己区域的水域情况都比较熟悉,因此如果有人不幸落水,他们往往会是最及时出现在现场并实施救援的“救生员”。

  严俊德冬泳已经有23年了,在这23年里他见过和参与过的黄河救援也有4、5次,他自己也曾因情况紧急衣服还没脱就下河救人,那一次泡坏了他两部手机,“胳膊后来一周都抬不起来”,最后成功救起了一位25岁不慎落水的男子。严俊德表示,冬泳队里大部分人都有救人的经历,“救完人就回家了,都觉得这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事儿”。

  不管年龄大小,遇见遇险者只要有能力立刻施救几乎已成了兰州冬泳队的传统。除了左杰,75岁的退休医生张荣庭曾在2015年从黄河里救出了一个16岁的孩子,66岁的赵训香2016年成功救了一位老人……尽管心态普通平和,但拯救生命的义举却绝不平凡,每一位冬泳人每一次在涡流旋涡中、万分危难间伸出的援手都当得到掌声和赞歌。

  谈起救援的危险性时,严俊德表示:“当然危险了,我们常说一句话‘欺山不欺水’。尤其是黄河,水深,水底下情况又复杂,涡流方向随时都在变,有时候我们自己游的时候都会突然被旋涡卷到下面,几十秒的工夫就能被带出去四五十米的距离。”

  徐建云是兰州市冬泳协会的副秘书长,他向记者介绍:“冬泳本来就是一项对人体素质要求较高的运动,在冬天很冷的时候因为低温我们也都规定我们的队员下水时间不能长,每次下水只能游几分钟就必须得出来,但如果遇见溺水的,那这些时间上的规矩限制肯定就不适用了,救人永远是第一位的。”

  不过徐建云也提出建议,在凶险的黄河里救人需要勇敢,同时也需要仔细,它是带有一定危险性的。及时报警并力争与其他有经验的人一起救人非常重要,这是为了提高营救成功的几率,也是为了救援者自身的安全。

  当最后被问起那天救起男孩之后的感受时,左杰这么说道:“太险了,真是太险了,如果我有片刻犹豫就会错失救人的最佳时机,一个17岁孩子的生命有可能就此结束。我至今仍为我当时的行为感到高兴。”

责任编辑:李旭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820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