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一套学区房就能培养十个吴易昺吗?网坛天才背后站着位虎妈

钱江晚报
2017-10-27 14:36
不走寻常路的吴易昺,是怎样被“制造”出来的?回溯成长之路,不难发现,被吴易昺称为“定海神针”的“虎妈”,在每个关键时刻杀伐决断,一往无前。

  记者黄小星 曹林波

  2004年5月初的一天,一个寻常放假日子,吴易昺的母亲带着4岁的他去了陈经纶体育学校。她寻思,阿昺才上中班,体重已经超过50斤,“要么学羽毛球减减肥?”

  但兴冲冲的母子俩被拒绝了——阿昺个子还太小,练不了。准备打道回府时,他们路过校门口的网球场——网带似乎比阿昺的个子矮多了。正犹豫,一位教练递来网球拍,阿昺接过来,像模像样地挥舞了几下。

  昺妈不曾想到,她以后的人生被这一刻改变。

  很多人好奇,不走寻常路的吴易昺,是怎样被“制造”出来的?他的成才能否复制?回溯13年成长之路,不难发现,被吴易昺称为“定海神针”的“虎妈”,在每个关键时刻杀伐决断,一往无前。

  关键时刻的抉择

  本周,吴易昺的母亲安排好本职工作,匆匆赶往成都,吴易昺正参加2017国际网联青年大师赛。如同阿昺过去数不清的国内外大小赛事,昺妈坐在看台上,紧盯儿子每一次挥拍。首战取胜让昺妈倍感欣慰。

  “数据会让人闭嘴,有时自我感觉打得不错,但我妈会拿着数据分析,我存在哪些失误,”吴易昺告诉钱江晚报记者,他和妈妈之间,“从不谈论杂七杂八的事情”。

  一切从网球开始,一切围绕网球。13年来,这对母子共同面临每一个关键抉择。在吴易昺的小学阶段,这个抉择是,是否要用半天时间持续学习网球。当时,家里起了争议。但在妈妈的支持下,吴易昺开始半天上学半天训练。

  2007年,8岁的吴易昺被破格录取,进入浙江省集训队。

  家人各司其职

  从做出选择的那一刻起,昺妈也犹如听到发令枪,她拼尽全力向前奔跑。作为杭州一家私企的员工,为了与国际接轨,她自学英文;为了和儿子平等对话,她翻阅大量相关资料。“我不专业,没有第一时间发现阿昺的网球天赋,事实上,我一直到现在还有点懵。”昺妈说。当然,作为母亲,在阿昺练球偷懒时,她也会动用“非常规手段”惩戒。

  在昺妈统筹管理下,家人各司其职:曾是省队拳击运动员的吴易昺父亲鲜少露面,却甘愿成为坚实经济后盾;六七十岁的外公外婆,也被调动起来,负责阿昺的“营养、饮食、睡眠管理”。功课同样不能落下,初中后,吴易昺没有再去学校,主要通过老师网络授课。在拿下美网青少年联赛冠军奖杯之时,阿昺也入学浙大。

  团队逐渐国际化

  如今,当你路过崭新的浙江大学网球场,也许会偶遇在此训练的吴易昺。每一次训练,吴易昺敦实的西班牙籍技术教练纳汉姆,会不断发出简短而清晰的指令;另一位高大挺拔的洋教练,则是康复师托尼。

  除了中方教练,吴易昺有一支“豪华”的国际化专业团队:技术教练、体能教练、康复师、海外经纪人。昺妈觉得,外教能给吴易昺带来不同的欧美思维方式和态度。而被外籍教练尊称为“manager(经理)”的她,要求训练必须高要求高效率。

  几年前,有媒体报道,吴易昺的培养费用超过百万元。昺妈对此表示:“哪个家长不会对孩子投入全部,买一套重点学区房的钱,够培养十个吴易昺了。”只是,培养吴易昺,早已成了一个全家人投入的“商业事件”,“可以说,他是一件产品,我们必须评估产品价值,考虑投入产出比。”昺妈说。

  在美网青少年联赛捧起冠军奖杯时,吴易昺的手腕多了一块某国际知名品牌手表,更多的商业邀约也随之而来。

  很难复制的成长

  有人把吴易昺和“台球神童”丁俊晖比较,一样年少成名,一样有强有力的家庭支撑。有媒体评价,丁俊晖的父亲丁文钧在其中起了关键作用。

  昺妈告诉钱报记者,她并没有丁爸的判断力,而无论是吴易昺还是丁俊晖,成长之路都难以复制,“对父母来说,这是不知道结果的一条路,培养风险很大,支持孩子不走寻常路,这种个性化培养终究是个例。”

  在她看来,吴易昺的成才,是信念和价值观的胜利,“我就是不喜欢随大流。教育阿昺,希望他建立的人生观是,为己,为公,不忌讳谈为自己做什么,但更强调能为大家做什么;价值观就是高效率,收支平衡。”昺妈很干脆。

  点开昺妈的朋友圈,封面图一直是阿昺小时候的模样。

  这个稚气未脱的男孩,在这个月刚迎来18岁成人礼。

责任编辑:陈艳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866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