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人工智能“神算子”的自述:“数据”“资源”“算法”这三要素成就了我

新华社
2017-10-28 09:58
我要引用小川老师的一句话,“人类相对于AI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参照物,只是AI前进路上的风景”。

  新华社西安10月27日电 题:“神算子”养成记——一个围棋人工智能“新手”的自述

  记者 郑昕 王浩宇

  大家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神算子”。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大名鼎鼎的“阿尔法围棋”(AlphaGo)的晚辈,就是那个下围棋赢过李世石、赢过柯洁的围棋人工智能系统。我是AI(人工智能)界的新人,请多关照,那么来听听我的故事吧。

  我还不到一岁,2017年1月1日是我的出生日,我的“爸爸妈妈”们——来自清华大学航天航空学院的老师、学生以及校友们,共同给予了我“生命”。这个团队有六七个人,但可都是学霸哦,而且都和我一样喜欢围棋,水平最高的能达到业余六段呢,还有那个靠下盲棋创造过世界纪录的才子鲍橒。

  至于我呢,专长是下围棋,现在唯一的爱好也是下围棋。别看我才诞生不到1年,但是我学下围棋的“年龄”,可比李世石、柯洁他们都要早:我一出生就学会下啦!虽然没有专门的围棋大师启蒙,但我起初就学习了超级多的棋谱,有些来自你们人类比赛的,有些是我自己和自己对弈时的棋谱,要说后者可比前者多得多呢。

  这次来到中国华山国际围棋大会,已经是我第三次正式比赛了。6月在福州、8月在鄂尔多斯,很多人期待我的登场。虽然结果都是输多胜少——包括这次也是3场都输了——但我一直在进步呦。我偷偷听到“爸爸”清华大学博士生导师由小川跟别人讲,我的水平已经从6月份首战时的业余五段水平,到了现在的职业初段水平。就是说,经过4个月的实战,我这次虽然还是输给了马晓春九段,但是现在面对部分职业棋手的话,正常发挥我是可以不落下风的。

  我为什么进步这么快呢?当然主要还是依靠“阿尔法围棋”的成功,它的Deepmind团队去年公布了研究论文,包括我在内的国内外兄弟姐妹们,几乎都是沿着这位前辈摸索的道路前进。在国内,BAT都有参与研发人工智能围棋以及其他衍生系统,像我们这样六七人的小团队,还属于小家碧玉。

  当然还有更加“袖珍”的,就像这次在华山击败马晓春获得人工智能对抗赛冠军的韩国“石子旋风”,几乎是靠开发者林在范一人多年的努力,而且听说林先生本身棋力平平。这么看来,“生”我们出来的人,不见得就要是超级围棋高手。

  那么,我们的实力进步这么快依靠什么呢?小川老师说,“三要素”成就了我。一是我之前提到的棋谱,属于“数据”层面,也是我们学习怎么下棋、不会把棋子下到方格子里的前提条件。历史上人类职业棋手的对战棋谱有几万局,而我们人工智能相互对决以及自对弈的棋谱,到目前为止已经成百万上千万了。中国有一句古诗叫“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我们家族下棋破千万局,赢下李世石又算什么呢?

  其次是“资源”,主要指我们的大脑和躯壳——计算机的运算水平啦。这确实是“有钱任性”的方面,大的团队可以达到极高的运算能力。与最高水平的相比,我还真的只是“菜鸟”。

  再就是“算法”,即我们的深度学习能力,基础还是“阿尔法围棋”的,我们“家族”各个团队无论发展时间的长短,也都有创新出自己的特色。不过这里涉及我的隐私,就不多说了。我只能说,随着最近“阿尔法围棋-零”的问世,我们的算法又要迎来一次巨大的革新。

  我们每一次的“进化”,最终目的并不是打败所有围棋高手。在此,我要引用小川老师的一句话,“人类相对于AI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参照物,只是AI前进路上的风景”。围棋好处在于足够复杂,以至于成为不封顶的客观理性标尺。AI不是为了击败人类,只是单纯为了提高解决围棋盘上真理的能力,进而更少地依赖人类以及计算资源,去达到应用到其他领域时有更低的成本和更高的推广性。

  用在围棋盘上的这些技术,终有一天会在成熟后用到人类生活方方面面的,比如无人驾驶、人脸识别、智能推荐、新闻稿件自动写作(比如这一条)等等。虽然现在还都在刚起步阶段,但或许就像我们突然得到突破就突飞猛进一样,进入应用阶段的速度超乎你们的想象。

  所以,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当我们大行于世时,请不要觉得是我们抢了人类的饭碗。毕竟,如果能用更少的人力投入,创造出与现在同样或是更大的经济社会价值,我们岂不是给人类换来更多自由的时间了吗?噢,“爸爸”叫我去学习了,下次再见咯!

责任编辑:王梦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869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