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好属于中国的越野故事,遵义被寄望成为中国赛车转折点

澎湃新闻
2017-11-03 08:25
对于正在逐渐成长的中国赛车市场,特色往往比速度更动人。

  原标题:讲好中国人自己的故事,遵义为何被寄望成为中国赛车转折点

  记者 宋承良

  ↑ 遵义比赛现场。图片来源 澎湃新闻

  “遵义这一次太棒了,这才是我们期待的那种场地越野比赛。”

  10月30日下午,车手鹿丙龙在观众一片欢呼声中感慨道,“这样的比赛环境,是我们这些参赛选手希望看见的。”

  数万名观众、当地历史文化与比赛的结合、越野赛事全新传播方式、独特的越野赛事摄影展……在遵义,当地用特色赛道文化营造了中国越野赛事的模板。

  很多参赛车手都对澎湃新闻记者说,希望遵义能成为中国汽车场地越野赛的转折点。对于正在逐渐成长的中国赛车市场,特色往往比速度更动人。

  因为兴趣,才更想得到认可

  我们可能都在电视和网络上看过汽车越野赛,但其实,这项运动离我们的确有些距离。

  在这次2017“圣地”贵州遵义·中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中,一位熟悉汽车越野赛的业内资深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场地越野赛是最基础的入门级比赛,即便如此,普通参赛选手一年的花费也不小:

  通常来说购买一辆越野车加上维护成本就稳稳超过50万元。再加上参加每一站比赛的运输车辆费用,一年下来跑十几站越野赛的花费差不多就要100万元。

  为何会喜欢上这项运动?澎湃新闻记者问了很多参赛选手,答案几乎如出一辙,“因为自己的兴趣。”

  这其中有人原本做房地产生意,身家很轻松达到千万级别,后来身边一位朋友笑着说,“自从玩了越野赛车,从千万富翁变成了富翁。”

  对于这些因为兴趣坚持下来的车手,他们的希望就是这项运动可以得到认可。

  见惯了世面的车手李鹏程说:“确实还没有跑过观众这么多的比赛。”汽油厂商组冠军鹿丙龙则说:“那么多眼睛看着你的车,对车手来说,心里更多了一份激励,表现欲望更强烈了。这才是我们期待的比赛啊。”

  预赛到决赛,每天都有几万名观众现场观看比赛,可能绝大多数观众连车手的名字都喊不出来,也极少听过现场广播里那些摇滚乐队的歌曲,但他们还是惊叹于那些平时看不到的镜头。

  黄沙漫天,轰鸣不断,人头涌动……竟有一种看比赛像过年逛庙会的味道。这样一场国家级的比赛,对当地周围市民而言是一件大事。 毕竟,所有的热爱都是从好奇开始的。

  打造旅游+体育城市概念

  遵义,是一座红色名城。

  遵义站比赛最特别的是赛道的设计,赛道上那个单驼峰,被命名为“红军山”,赛道上有4个连续180度转弯的水道,命名为赤水河。

  每个车手,每跑一圈,都要“四渡赤水”。

  “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好像回到了小时候的历史课本上。”鹿丙龙聊起这个赛道设置时说,“以前很多比赛,就像把一个场地从一个城市搬到了另一个城市,没有什么特色。”

  “但是遵义是一个特别的地方。车手们在这种场合下比赛会更兴奋的。你想,四渡赤水啊,那必须百分百努力。”

  这个水道设置还有个特点,水道长,地面平,水花持续覆盖在前窗上,车手要在看不到路的情况下掌控赛车方向,很考验直觉和技术。

  除了遵义站,贵州总共要举办三站场地越野赛。出资举办比赛的是当地最大的国企、遵义交旅集团的董事长毛健伦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我们正朝交通+体育+旅游的战略方向发展。这场比赛只是个开局,我们还将斥巨资打造国内最大型的越野超级联赛。”

  在赛事结束后的颁奖礼上,当各个组别获奖者拿到奖杯的时候,发现还有惊喜。

  手里的奖杯好像跟过往都不一样,它像个精致的雕塑品。以往的比赛,奖杯大多都是水晶杯或者金属制品,俗称“淘宝货”,而且造型大多雷同。

  赛车手们在遵义赢得的五星杯,用最先进的3D打印技术做成,一条湍急的赤水河流盘绕成了五条车轮印带下不同的五角星,侧面看是群峰起伏。

  讲好属于中国的越野故事

  越野赛一直是汽车行业内的狂欢,但影响力也仅限于业内。在如何传播越野赛事IP的问题上,一直找不到好的方式。

  赛事组委会副秘书长陈晞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赛车运动在中国是个小众项目,很多人不在乎越野文化在大众层面上的传播,但那是短视的表现。”

  “中国已经是一个汽车大国了,汽车运动一定有潜在市场。我们想,既然在遵义这个具有历史转折意义的城市办比赛,能不能开始尝试一种新的推广方式?”

  组委会想到了更符合年轻人口味的动漫概念,从赛场入口到观众席,所有人都能看到“一只红色卡通猫开着吉普车”的形象广告牌。场地里,也随处可见那只巨大的充气的猫。

  据说,这就是目前流行的动漫形象:魔鬼猫。

  陈晞说,“很多体育赛事,会专门设计一个吉祥物或者Logo,想让这个吉祥物深入人心,但事实证明越来越难了,就算是巴西世界杯和里约奥运会那样的最大型赛事,现在有几个人能记得他们的吉祥物呢?”

  “赛事一结束,好像这些吉祥物就死亡了。我们不想这样,所以想到了用一个已经流行起来,而且还将流行下去的卡通形象来做代言。”

  动漫之外,另一个视觉冲击是摄影展。

  在车手服务区隔壁的是人人都能进入的影展展厅。在这场主题为《逐》的宋永川/梁振文摄影双人展上,60幅赛场上的经典瞬间呈现在观众眼前,这在国家级大赛中还是第一次。

  宋永川和梁振文都是国内最资深的汽车越野摄影师。从达喀尔拉力赛,到环塔克拉玛干沙漠拉力赛,从丝绸之路拉力赛,再到全国各地的汽车场地越野比赛,两位摄影师用镜头记录的赛车美学,主要在行业内呈现。

  宋永川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不是说这个影展有多么高端,但组委会有这个想法,我自己很感动,也很开心。当我看到这些照片,能够仔细想起当时拍摄时的不同的故事。我想这些影像应该是越野文化的一部分。”

  这60张照片并不能展现中国汽车越野发展史的全貌,但它最直接地提醒了从业者,越野比赛应该有自己的衍生品和社会延伸。

责任编辑:陈艳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898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