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为何拆对? 五单项怎样布局?——访国羽主教练夏煊泽、张军

新华社
2017-11-10 23:33
里约奥运会后,郑思维和陈清晨异军突起,长期排名混双世界第一。然而,在“围城组合”如日中天之际,两人得到了被拆对的消息。

  新华社广州11月10日电 题:“围城”为何拆对? 五单项怎样布局?——访国羽主教练夏煊泽、张军

  记者 姬烨

  在上月底的法国羽毛球公开赛之后,被称为“围城组合”的混双世界第一郑思维/陈清晨正式拆对。即将在福州开战的中国公开赛上,众多国羽新组合将亮相。中国羽毛球队单打和双打主教练夏煊泽和张军日前详细解释了“围城”拆对的原因,称在新周期兼项将越来越少,处在新老交替的国羽需要提早为东京奥运会布局。

  里约奥运会后,郑思维和陈清晨异军突起,长期排名混双世界第一。然而,在“围城组合”如日中天之际,两人得到了被拆对的消息。

  对此,双打主教练张军解释了原因:第一,不是队员不具备兼项能力,而是整个环境和项目不允许兼项。世界羽联今年3月公布了2018年至2021年的新赛事体系,按级别和奖金共分为一到六级,新体系针对中国、韩国等有兼项的队伍出台了新规,即一到三级赛事各项目只有32席、取消资格赛,这意味着新组合由于没有足够的积分将无法参加高级别赛事。因此,国羽在双打项目要提早布局,尽快把新周期的组合固定下来。

  第二,现在羽毛球赛对抗非常激烈,陈清晨/贾一凡在女双比赛有时一场球要80、90分钟,如果陈清晨再去打混双,精力肯定下降。就算前几轮对手相对较弱,但八进四、四进二的比赛,如果还是兼项,连续作战难度很大。

  虽然国羽在之前的奥运会当中曾有人兼项,但在张军看来,新周期国羽80%的运动员将不再兼项。“像张楠、郑思维这种比较突出的运动员,他们从骨子里想要打两项。但是兼项一是剥夺了其他队员的机会,二也造成了主项的不确定因素。从我们教练角度来说,奥运会肯定不能兼项,这是我的底线。平常比赛你想兼项、找一下状态,我觉得可以。”

  国羽教练组决定让郑思维与黄雅琼搭档参加混双,陈清晨则将主要精力放在女双,而曾拿过奥运男双和混双冠军的张楠未来将专注男双。“郑思维的目标就应该是成为中国第一混双,拿2020年东京奥运会金牌。”张军对郑思维与黄雅琼这对新搭档寄予厚望,而兼项女双的黄雅琼将逐渐把重心转到混双。

  其他双打组合也面临着重组,之前与黄雅琼搭档混双的鲁恺,将与汤金华配对混双,出战中国公开赛,但两人不一定会长配,教练组还会给鲁恺寻找一位更年轻的搭档。女双世界冠军陈清晨/贾一凡将比较固定,而其他组合也可能迎来重组。与此同时,国家队调集了一批有单打基础的女运动员补强女双,发挥她们跑动、力量的优势。男双组合除了李俊慧/刘雨辰、刘成/张楠较为稳定外,教练组也在考虑如何组合其他年轻队员。

  张军还说:“正常情况下每个双打项目在国家一线队要有六对组合,前三对是核心,后三对则要对前三对形成冲击,而在全国冠军赛获奖选手也可冲击国手,要让核心组合有危机感。”

  随着众多老将在里约奥运之后退役,国羽在新周期开端的成绩并不尽如人意。夏煊泽、张军坦言,虽然羽毛球在国内有广泛群众基础,但真正在专业层面的选材范围还是较为局限。

  “虽然女单选手陈雨菲、何冰娇在近期的丹麦和法国公开赛中闯入四强,但国羽女单整体比较单薄,有些选手别说报名二、三级赛事,就连四、五级赛事都没资格报。”夏煊泽略显无奈地说,“现在全国范围选材确实人比较少,希望挖掘更多人才。”

  夏煊泽还透露,因伤休战一年的伦敦奥运会冠军李雪芮目前还在积极训练恢复,但打全场坚持20-30分钟,膝关节就会有反应。在李雪芮、王仪涵、王适娴的时代,国羽女单曾占据垄断地位,但现如今用夏煊泽的话说,“女单任务很艰巨”。

  男单方面,里约奥运冠军谌龙在今年世锦赛和全运会发挥不佳。“确实,对谌龙来说没想到会打这么差,从奥运冠军一下跌到低处(全运会男单‘一轮游’)。”夏煊泽说,“好在从法国公开赛开始,谌龙的求胜欲望有所恢复,我觉得在中国公开赛,他的精神状态应该可以回来。”

  老将林丹也将出战中国公开赛,他和李宗伟有望在四分之一决赛相遇。夏煊泽表示,连续征战考验着林丹的恢复能力。

  对于石宇奇等男单年轻选手,夏煊泽认为一些人表现趋于稳定,有些比赛可以进入前四,但他们在上升期会遇到瓶颈,在比赛中容易产生杂念,这需要教练组去调整他们的思想状态。

责任编辑:王梦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938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