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赫国安赞助体系和广告价位出炉,胸前广告开价1亿

新京报
2017-11-22 08:07
国安正式宣布俱乐部的赞助体系和广告价位,其中球衣胸前广告价格为1亿元人民币。

  原标题:国安商务推介胸前广告1亿

  记者 房亮

  北京中赫国安2018商务推介会昨日举行,俱乐部广告招商资源的全新布局在这次推介会中正式亮相。国安正式宣布俱乐部的赞助体系和广告价位,其中球衣胸前广告价格为1亿元人民币。同时,国安也在马不停蹄地建设球队,除了两名内援胡延强和邹德海确定加盟,颇受关注的外援人选还在筛选中。

  助威团:国安球迷忠诚度超八成

  今年是国安俱乐部成立第25个年头,也是变动最大的一年。在度过2017赛季后,国安已开始为新赛季蓄力,昨日的推介会就是其中的一环。其实,这样的推介会国安每年都会召开,不过今年的重视程度与以往不同。

  因忙于引援工作,未能到场的国安总经理李明通过视频致辞,他表示国安在2018年不仅要在成绩上取得突破,还要全力提升对赞助商和合作伙伴的服务体系。“我们将以崭新的面貌、全新的姿态迎接新赛季。”李明说。

  国安推介会现场汇集了国内外200余家企业代表和广告商,整个会场看上去有点像一台小型晚会。当明星球迷代表上台致辞,讲述与国安的故事时,场下的反响比较热烈。担任主持人的国安副总经理高潮分享了与球迷的往事。

  提及球迷的次数很多,多少证明了国安推介的底气还是在于球迷和市场。据统计机构尼尔森现场公布的一项数据,国安在认知度、关注度、互动、签名合照、参与相关活动、购买周边产品等方面的数据,明显优于其他中超俱乐部。该公司称:“整体来看,国安球员的社会声量较大,各方面表现均优于竞争球队、球员,社会影响力大,球员价值高。”另外,他们提供的一份数据显示,国安球迷对俱乐部非常拥戴,喜爱程度、推荐度超过了九成,忠诚度超过了八成。

  当然,更为吸引人的是一张“表”。昨日,推介会上国安公布了一份比较详细的俱乐部赞助体系以及广告价位数据。

  商务团:官方合作伙伴级别5000万+

  目前,国安的赞助体系大致分为3级,其中官方合作伙伴级别需达到5000万元+,赞助商级别需达到500万元+,供应商级别需达到100万元+。

  比赛服广告中,胸前广告有1席,价格为10000万/席/赛季;背部广告有2席,价格为2500万/席/赛季;袖标广告有1席,价格为1200万/席/赛季。刊例广告方面,国安HITV的节目冠名价格为80万/赛季,官网、官方微博(粉丝506万)、官方微信、官方APP的价格为20万/条;球员大巴车身广告(车身两侧)价格为800万/年;赛场TIFO广告价格为100万/场;球员商业活动价格为100万/人/2小时;球票背面广告价格为200万/赛季;整版球票票卡广告为200万/赛季;队刊广告共有8席,价格为160万/页/16期;现场大屏幕广告是在开赛前15分钟播放、中场休息第一时间播放,刊例价格为20万/场/15秒。

  另外在这次推介会上,国安还对赛场场边广告、现场大屏幕广告等价格做了介绍。俱乐部商务总监徐云龙提到,今年国安重点加强了对于合作伙伴的定制化服务。相关企业不仅可以在衍生品开发上与国安合作,还可以对国安队新赛季单场比赛进行冠名。

  这里要着重说一下胸前广告。这一区域是球衣身上商业价值最高的部分。参考国安在2014年签下的胸前广告合同为3年过亿元,这次也算稳中有涨。中超胸前广告此前售卖最成功的莫过于广州恒大。他们在2014年卖出了两年1.1亿的价格。不过一般的中超俱乐部也都将这块区域留给了母公司,用于宣传推广。所以1亿元,也体现了国安对自身商业价值的自信。

  加强团:内援定两人外援成重头

  商务开发的基础还是球队的成绩。所以为了球队明年的成绩能有所回暖,俱乐部正在积极着手引援工作。目前,国安已经确定离队的有老将张辛昕,外援拉尔夫和克里梅茨。同时也有传闻称,队中另几名球员也将转投他队。

  从各个角度来说,国安引援工作刻不容缓。昨日李明缺席推介会,国安方面也透露了原因——“有重要的引援工作,无法到场。”

  此前,外界盛传延边中场池忠国即将加盟国安。考虑到池忠国的实力和市场中可流通球员的质量,都让这名曾经入选过国家队的球员成了“香饽饽”,国安能否引进尚不确定。

  至于辽足的胡延强和绿城的门将邹德海,已经确定加盟。俱乐部至今仍未官宣,也要考虑到后续人员的引入和搭配,再确定二人在队中的位置。此外,俱乐部也可能考虑外租。

  外援是国安今年引援的重点。在伊尔马兹离队后,国安的攻击力大幅削弱。而国安主帅施密特的战术需要一名冲击力强的前锋。

  在这一点上,李明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没有消息可以公布。他坦言,现在正处于转会“困难期”,因为欧洲的转会窗口没开,所以只能做一些筛选。“还有新政的因素影响,都要考虑进来。”李明说。

  新人团:“新政Plus”下U23仍需补强

  有一句话,叫做谁掌握了现在,谁就掌握未来。放在中国足球可以改为谁掌握了未来,才能掌握现在。

  今年足协实施U23新政,该政策规定,在赛季的首次报名中,每队在足协注册的27名国内球员中,应至少包括4名U23球员;在每场比赛的18人名单中,应包括至少2名U23球员,其中至少1名U23球员首发。

  U23球员一时间变得炙手可热。国安今年租借的U23球员唐诗合同到期,没有续约。好在自身培养的巴顿成了意外收获,巴顿的年龄明年依然能满足要求。

  只是下赛季,中国足协正在酝酿推出“新政Plus”。有报道称,明年的政策要求各俱乐部注册名单中,U23球员不得少于6人,其中必须包括至少2名U21球员;18人的比赛名单,必须有3名U23球员;每场比赛中,除了继续实施至少1名U23球员首发,还要求全场比赛至少有1名U23球员始终在场。

  今年国安的大名单中包括1997年出生的门将张岩和郭全博,前卫吴贵超、后卫黄超以及中歇期引进的前锋宁伟辰。不过,这几人中,只有宁伟辰替补登场踢了几分钟,其他人都没有一队出场记录。U21就是未来的U23,参考到其他家俱乐部的U23球员,国安的班底仍不算厚。有传言称,李明当时执教U19国青的主力队员张宏疆接近加盟。

责任编辑:陈艳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991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