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足生态调查:半数球员心向退役,有编制才能保退路

澎湃新闻
2017-12-04 08:51
女足的职业化和市场化喊了许久,但赞助商和工资奖金,依旧是多年绕不过的瓶颈。不过,在政府部门的大力扶持和青训保障下,姑娘们的出路也会越走越宽。

  记者 蒲垚磊

  2017年即将过去,对于中国体育,今年有个特殊之处:全运年。

  天津全运会上,上海女足表现惊艳,包揽了成年组和U18组两项冠军。不仅时隔16载再尝全运冠军滋味,同时成年组决赛5比1的比分也创造了全运会决赛历史的最大分差。

  然而,在鲜花和荣誉之后,上海女足却遇到了“全运后综合征”的困扰。夺冠任务完成后,不少球员都在考虑退役。而“退役”,也成了今年整个中国女足联赛的关键词。

  女足的职业化和市场化喊了许久,但赞助商和工资奖金,依旧是多年绕不过的瓶颈。不过,在政府部门的大力扶持和青训保障下,姑娘们的出路也会越走越宽。

  重新训练,队里只有8个人

  “不可能说拿了全运会冠军,就可以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了。现在一切就是重新开始。”夺冠后,上海女足主帅水庆霞说球队需要的是朝前看。

  作为前中国女足名宿、奥运会亚军成员,水庆霞历经了女足运动在中国的30年起落。但是,从捧得全运奖杯后到现在,未来对于她却显得有点过于朦胧。

  11月26日是球队重新在训练基地集中的日子,两天后,水庆霞见到澎湃新闻记者的第一句话是,“现在队里就8个人(球员)。”

  在球队阵容中,有多达9个人参加了国家队集训,因此暂时无法归队。但其他的不少球员,则还处于是否要继续足球之路的“观望”当中。

  据了解,从目前来看,上海女足有大约7名队员都有选择退役的可能。水庆霞也有些无奈,“到时再做做工作,实在不想继续踢,也没有办法。”

  是否退役,是球员的“个人选择”,她选择尊重。

  但正如她在全运会决赛之后所说,“她们年纪其实也不大,觉得挺可惜的。内心还是希望她们能够继续从事足球事业。”

  事实上,在全运会后出现球员“退役潮”的担忧,并不只是上海女足一家。在其他各省市的女足,这样的情况也已经几乎成了固定戏码。

  中国女足前主帅布鲁诺就在今年全运会后公开“抱怨”,“全运会后,有五六个我们信任依靠的队员退役了,我一度觉得难以理解,这也是之前没有考虑到的。”

  而备受关注的广州青年女足小将熊熙,也在今年全运后选择了离开足球,进入大学。

  上海U18女足的一名球员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全运会后,目前队里想继续足球道路和准备接下来走学业道路,大概在“一半一半”。

  未来?静观其变

  许多球员在年纪尚轻时就选择退役,这是如今中国女足大环境下司空见惯的情景。

  比如在近年坐稳队内主力,在全运会也有上佳发挥的上海女足球员张馨,就在25岁的当打之年选择了离开,步入了婚姻殿堂。

  究其原因,或许最终还是要回到被屡次提出的那一点:待遇问题。

  今年,上海女足原有的俱乐部由于赞助商退出,重新回到了体育局的管理之下。而在此前,上海女足正是在建立了俱乐部之后,才有了薪酬的大幅提高,单场赢球奖金从最低8万元涨到了30万元。

  全运会年,为了保持球队的稳定,上海的足球管理部门仍然维持了此前俱乐部时期的薪酬,投入不可谓不大。

  而此前上海女足有俱乐部时,全运会也一直是球队最重要的目标。在其他如大连、长春、江苏等俱乐部纷纷购入外援的同时,上海女足一直坚持不买外援。拿主帅水庆霞的话来说,就是“一切为了全运会”。

  但在全运顺利夺下女足双冠之后,如今时间已经过去近3个月,球队未来的发展、打算、变动,队里仍然还没有得到通知,只能“静观其变”。

  在水庆霞看来,薪资固然是影响球员选择的因素之一,但在现实环境如此的情况下,球员自己的心态也很重要。

  “队员想追求自己的想法没有错,大家都为足球付出了很多,但也得到了很多。比如我自己,如果时间倒退,我仍然会选择足球,因为自己喜欢。”

  体制内才能保障“退路”

  不过,目前有一个上海女足的好消息。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上海女足新俱乐部的建设目前已经有了眉目,可能不久就会有个积极的结果。

  完成了最重要的全运会目标后,未来上海女足是否也会开始引进外援?水庆霞的表态是,“俱乐部如果进来,要买外援,我也不反对。”

  其实,在女足圈有越来越多企业开始增加投资的当下,上海女足的30万元单场赢球奖金标准,已经有不少其他省市的球队都能达到。

  但比以前“有钱”,是否能说明女足已经进入了“职业化”?目前还言之尚早。

  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虽然如今许多国内女足俱乐部都已经可以自由引进外援,但要谈到国内球员的引援,全运会仍然是一道过不去的坎:

  要么俱乐部不愿放人,要么加入未来球员回归打全运会的条款。

  体制内的编制,在一些球迷看来,或许是女足影响女足职业化程度的一个障碍,但其实,这却是女足球员的一份“保险”。

  “想要职业化,但你市场没有到这个程度。你说给你一年50万,你愿意放弃体制内(编制)吗?”水庆霞的分析很直接也很现实。

  “如果像男足,一场球拿十几万,一年下来上千万,那我不要这些无所谓。女足到不了这个程度,就肯定是体制内编制相对(有吸引力)。”

  “你像连美国的女足(联赛)也搞不下去(一度停摆),只能说愿望是好的。”

  未来仍需要政府扶持

  事实上,为了能让球员能够放心踢球,上海市的管理部门也下了不少功夫。

  为一线队球员转正后提供编制就是其中之一,这样可以保证球员未来的工作,解决后顾之忧。

  此外,球队也让球员坚持学业。每名球员都会每周3到4次参加高中或大学的文化课程。多年来,上海女足和本地大学一直都有合作,U18队伍主帅黄坚雄说,球队秉承的原则就是:保证先进大学,适合足球再进入一线队。

  在备战过程中,上海体育部门对女足的后勤保障可谓做到了极致。上海东方绿舟基地的良好训练和住宿条件不必说,还专门为球队配备了技术分析人员以及体能师外教。

  “有要求有需要,跟领导谈,基本上都能满足,但训练比赛的业务方面不干预,就是服务保障。别家没有像我们这样(条件好)的。”说起球队的坚实“后盾”,两支女足的主帅,都颇为自豪。

  而得益于近年开展得逐渐火热的校园足球,相比曾经,上海女足在选材苗子上也有了更多的空间。

  以前是“身体没毛病都可以来踢”,现在虽然还不至于有多么火爆,至少黄坚雄可以在“40多个人里面选30个人。”

  “上海女足之所以长盛不衰,青训这块很有讲究。因为我们有三线平台:区的培养、市少体校,再到一线队,我们就是精英队伍抓得比较扎实。”黄坚雄说。

  而对于女足发展的前景,水庆霞也表示乐观,“据我的观察,上海现在校园足球U9踢球的人真的很多,大概有二三十个队。”不过她同时也认为,应该做好校园足球从小到大的衔接,否则很多人随着升学,“自然而然就放弃了”。

  两位主帅,都对海外女足发达国家的状况有所观察。在日本,女足多是业余性质,孩子们凭兴趣踢球,一个地区选拔队就能有几百人参选,这和国内的集中专业队体制大相径庭。

  不过,这样的模式固然不错,但也需要依据现状而定,国内还很难说具备充分的条件。

  “没有市场的项目,没有政府支持肯定就不行。国外也都是女足(条件)比不上男足,这是市场决定的。毕竟(女足)激烈度,观赏性相对差一些。在社会上比较难招商引资。” 黄坚雄说。

责任编辑:陈艳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052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