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人入选国家成年队、76人效力于职业俱乐部, 武汉足球青训出产人才的秘诀是什么?

新京报
2017-12-15 09:38
“中国足协新闻团”前往武汉,对其城市足球改革发展进行采访调研。通过研究其青训,便可以从一定程度上了解武汉足球出产人才的秘诀。

  原标题:武汉足球青训模式 可供借鉴学习

  记者 房亮 

  今年12强赛上,国足队中蒿俊闵、张稀哲、梅方和曾诚都来自武汉,女足的核心球员王霜也是武汉青训培养的人才。据不完全统计,武汉青训球员截至目前共有21人入选国家成年队,有76人效力于中超、中甲俱乐部。武汉足球人才兴旺并非偶然。12月11日,“中国足协新闻团”前往武汉,对其城市足球改革发展进行采访调研。通过研究其青训,便可以从一定程度上了解武汉足球出产人才的秘诀。

  理念

  启发式教育 让孩子思考

  记者走进武汉塔子湖5号球场时,一名教练刚好叫停比赛,他问一个小球员,“你刚才那样的做法会导致什么后果?”小球员思索了一下,给出了答案。之后,教练又亲自示范了一遍。

  “我们不会直接告诉他怎么做,而是让他去思考。”武汉尚文青训总监贝拉向记者解释说,“中国倾向于灌输式教育,但在欧洲更多的是启发式教育。两种方式各有利弊,但我们希望球员在场上能尽快形成自己的决断。”

  3年前,贝拉作为巴塞罗那足球学校青训总监被武汉市足协请到中国,和他一同前来的还有8名同事,以及他5岁的女儿。据他说,女儿现在的汉语水平已远高于他。“她正处在学习语言的黄金时期,水平提升很快。足球也一样,小孩子要在6到12岁期间打好基础,包括身体协调性等方面。如果基础没打好,以后提升就会很难。”

  说着,贝拉指着远处的场地说:“像2010年(出生)的那批孩子,我们重点培养的是他们的球感,而等他们再长1岁,才会引入技战术对抗,让他们对比赛形成认知。”

  武汉人郑斌踢球时入选过各级国家队,退役后成为职业教练。他没有将两个儿子送去自己供职的俱乐部梯队训练,而是把他们留在武汉。他的大儿子已到了对抗的年龄,而且表现不错。“我认为现阶段武汉的青训模式比较成熟,孩子们在这踢球,我很放心。”郑斌说。

  策略

  请外教进来 送球员出去

  贝拉所在的武汉尚文青训机构是武汉市足协与武汉尚文之星体育产业有限公司共同打造的,也是武汉市足协已搭建完成的“校、区、市”三级青训体系中的最终一环。这个青训中心汇集了从2002到2009共8个年龄段的精英梯队,超过400名球员。记者在场边看到,每个梯队都配备了1名西班牙外教,还有几名中方助教。

  12月7日,2017年中国足协教练员大会在广州召开,贝拉受邀参加。作为在中国耕耘青训3年的外教,他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中国足球要构建清晰而完整的青训方案,然后坚定不移地去执行。

  贝拉为武汉谋划设计的,不仅仅是把巴塞罗那足校模式和模板带到中国,而是要结合中国文化和具体情况,形成适应中国国情的青训方法。

  比如,他们不仅教球员,还教教练。

  “未来改变中国足球、提升中国足球水平的一定是中国人,那就需要有中国的优秀本土教练。所以,我们就是西班牙外教跟中国本土教练合力带球员。”贝拉表示,把欧洲最先进理念,日复一日一点一滴地传输给本土教练,对中国足球的未来更有裨益。

  有“请进来”,也有“走出去”。在一份名为“尚文之星”精英青训培训计划里,武汉市级青训中心球员每年将选拔出25名到巴塞罗那俱乐部青训中心接受为期5年的专业培训。从2015年至今,在西班牙接受培训的武汉精英球员已达63名。

  方式

  重体教结合 办校园联赛

  贝拉介绍球队时,球场外聚集了许多家长。他们等孩子的同时,也在认真地看训练。

  过去,足球与文化课学习之间,往往被认为存在矛盾。与过去的“三集中”及当下青训队聘请老师进基地授课的模式不同,这里的孩子们都是放学后从武汉各地赶来训练,根据年龄,每次练60到90分钟,结束后再回家。初、高中阶段队伍(2002至2005年龄段),每周要练6次,小学阶段队伍(2006至2008年龄段)每周训练4次。

  武汉市教育局、体育局和足协达成一项合作,该项目中的所有梯队球员自小学毕业后由相关部门协调,依照不同年龄段,统一安排升入初中。球员入学后被编入不同班级,在校与其他学生无差异地学习文化课。比如,2002梯队就已全部就读于武汉市第二十中学。

  球员外出集训、比赛时,也有校方指派教师随队补习功课。当然,这种特殊的“走训制”与武汉市足协选材着眼于本土、最远不过周边城区有关。政府各部门通力合作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传统的业余体校体制被打破后,中国还尚未建立起新的人才培养机制,武汉提供了可供借鉴的模式。

  除了校—区—市这个晋升通道外,武汉市足协还打造了联赛机制——武汉市校园足球精英联赛,以校队为参赛单位,将相当年龄段、相近水平球队分为甲组、乙组(每组又分A、B两个级别)共34支队伍,联赛共涵盖8所初中、18所小学。

  后援

  多方筹资金 政府供场地

  如此庞大的项目单靠一个地方协会很难完成,尤其是在资金上。不过,武汉市足协秘书长付翔总结出来的秘诀是“事在人为”。

  据武汉市足协统计,该青训项目2014年总投入约500万元,2015年增至2000万元,2016年已超过3000万元,今年的投入已超过4000万元,包括外教团队费用、球队竞训装备、输送培养及训练补贴等。

  除了企业承担,武汉市教育局、体育局还拨专款补助,并提供训练场及相关配套设施以推动该项目。2015年3月,《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公布后,有主管部门的领导曾表示,应对足协“扶上马”、“送一程”,这一点在武汉体现得比较明显。

  武汉市体育局局长王沈顺表示,市足协与市体育局脱钩,但对市足协各方面工作上的支持力度有增无减,在资金扶持和政策倾斜方面力度更大了。资金方面,武汉市体育局对足协举办的一些重大赛事,今年就投入了1200万元。场地设施方面,武汉两个市级青训中心武汉塔子湖基地和二桥基地的住宿楼和足球场,都让武汉市足协管理和使用。

  未来,足球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塔子湖青训中心内将建设一栋包含力量健身房及科研、医疗康复室和学术交流的独立功能楼,建筑面积近5000平方米,还将建设一个3万座专业足球场和一个室内足球场。

责任编辑:陈艳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115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