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社@体育|如何从管理者转变为服务者?——地方足协改革观察

新华社
2017-12-31 09:04
“学校主要传授基本技能,让孩子感受到足球的快乐;足协则是利用专业教练、比赛优势,让有天赋的孩子能够在更高的平台上成长。”

  新华社武汉12月30日电题:如何从管理者转变为服务者?——地方足协改革观察

  新华社记者李劲峰、杨帆、周凯

  地方足协推进改革、加快转型,是理顺足球管理体制、改善足球发展环境和氛围的重要基础。足改方案出台近三年来,地方足协改革转型进展究竟如何?近几个月以来,新华社记者在多地展开调研。

  政府投入之外也要开发赛事资源

  业内人士介绍,当前很多地区足协依靠政府财政支持和赛事资源开发来获得资金投入。

  武汉市体育局在塔子湖体育中心投资建成了10多片灯光球场、可容纳12支队伍食宿的运动员公寓,都交给了足协管理使用。白天球场上多是小球员们在教练指导下训练,晚上球场主角变成踢球健身的市民。由于球场开放收费标准不高,场地天天爆满。

  “武汉市财政对足球投入力度一直很大。”武汉市足协秘书长付翔说,体育、教育等部门每年投入到赛事举办、校园足球、服务购买等方面的资金超过3000万元,加上场地开放、运动员公寓运营、承办赛事等方面,使足协已具备相对完善的运营体系。

  除政府投入外,通过开发赛事等方式吸引社会资源投入,则是足协改革必须迈过的门槛。在浙江,经过多年发展的浙江省足球超级联赛卖出了5年1000万元的赞助合同,赛事资源已成为浙江足协的“拳头产品”。

  河北省足协举办的“冀超冀甲”联赛在河北省内的社会参与度与关注度也初具规模,下一步还将推出跨地区主客场赛制。河北省足协有关负责人介绍,各项比赛虽然有下拨款项,但还需要地方足协发挥主观能动性,通过完善赛事机制,通过各种渠道进行赛事推广和招商,真正实现和完善“造血机制”。

  从单纯管理者转为综合服务者

  河北省足协有关负责人表示,社会足球这个“金字塔基座”的厚度决定着中国足球的高度和后劲,现在足协工作重心还要集中到青少年人才培养、提升足球普及程度上来,并通过职业俱乐部的带动效应推动足球产业转型升级。

  成都市足协主席辜建明认为,中国足协所制定的改革发展方案,要靠地方协会“落地”。近年来一直强调的“组织体系的金字塔”“竞赛体系的金字塔”,都需要地方协会在职责、任务和目标上重新定位。

  “把曾经为竞技体育和综合性运动会服务,改成为广大足球爱好者服务。这都需要把组织体系建立起来,把赛事组织、教练员和球员培训做起来。”辜建明说,地方足协一定要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否则还是悬在半空中。

  “地方足协角色转变,需要自身努力,也需要全国性配套政策支持。”武汉市体育局局长王沈顺表示,比如足协与体育行政部门脱钩后,协会目标定位、资产管理、外事政策、人员安置、薪酬标准怎么确定;高校足球竞赛体系与足协竞赛体系如何不再是“两张皮”;打通高水平足球运动员升学渠道、完善全国性的青训补偿体系等方面都急需破冰,为地方足协转型提供更多政策支撑。

  携手校园足球构建青训体系

  在武汉塔子湖体育中心,来自西班牙巴塞罗那的青训教练塞尔希奥每周都会带着武汉市足球青训营的20多名9岁小球员开展训练,或者不定期前往中小学与校园足球队交流。幽默、健谈的塞尔希奥,深得孩子们的喜欢。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我来到这里就是要激发中国孩子们的兴趣和天赋。”塞尔希奥是武汉市足协从西班牙引进的10多名“洋教练”之一。从2014年开始,这批外籍教练就在武汉与中国教练一道,带领不同年龄段的市级青训中心球员进行训练。

  在青少年群体中推广足球运动,是地方足协的重要职责。随着校园足球的全面推广,参与足球、喜欢足球的孩子越来越多。但教育系统主导的校园足球与体育系统主抓的足球青训如何衔接成为一大挑战。一些地方由于无法形成合力,甚至搞出两套体系、两个标准。

  “校园足球不是一个部门能做好的,需要部门协同、体教结合。”重庆市永川区教委主任赵德君说。作为重庆最早开展校园足球的区县,永川区教育、体育、足协在2016年签订三方合作协议。

  在永川区,专业足球教练匮乏一直是校园足球的最大短板。赵德君说,由教委负责校园足球的组织、规划,体育局和足协提供技术业务指导、组建区级青少年足球队。

  永川区足协副主席田静说,足协通过参与各类培训,储备教练人才,同时将学校中的好苗子集中组建区级青少队进行训练,寒暑假外出比赛。

  “学校主要传授基本技能,让孩子感受到足球的快乐;足协则是利用专业教练、比赛优势,让有天赋的孩子能够在更高的平台上成长。”付翔说,足协必须要与教育部门携手合作,才能构建起科学、合理、高效的青训体系。

责任编辑:陈艳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19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