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中心主任罗超毅:中国围棋协会随时准备好“脱钩”

新华社
2018-01-05 17:27
去年底召开的中国围棋协会换届会议标志着中国围棋协会实体化改革迈出了关键一步。

  新华社北京1月5日电 题:中国围棋协会随时准备好“脱钩”

  ——专访棋牌中心主任罗超毅

  新华社记者王镜宇、王浩宇

  国家体育总局棋牌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罗超毅日前接受新华社独家专访时表示,去年底召开的中国围棋协会换届会议标志着中国围棋协会实体化改革迈出了关键一步。今年8月,中国围棋协会将真正开始协会化运行。

  协会实体化改革进入“快车道”

  中国围棋协会换届会议于2017年12月29日在中国棋院召开。会议选举林建超为主席,罗超毅、聂卫平、孙光明、常昊、雷翔为副主席,罗超毅兼任秘书长。王汝南因到退休年龄不再担任主席。

  罗超毅告诉记者,国家体育总局正在推行体育项目协会化改革。在棋牌中心管辖的项目中,围棋、国际象棋和桥牌的协会将先走一步,而围棋又是这三个项目中进展最快的。此次换届会议选举产生了新的中国围棋协会领导集体,中国围棋协会的实体化改革也进入了“快车道”。

  曾在国际田径联合会和国际体操联合会担任要职的罗超毅对国际体育组织的运行模式非常熟悉。在他看来,国际体育组织的运行积累了上百年的经验,有很多做法我们在协会改革的过程中可以借鉴,但这并不意味着全盘照搬。

  罗超毅说:“换届大会之后,围棋协会实体化改革的决策权和主导权已经从棋牌中心的领导班子转移到协会领导班子手中。接下来我们首先要做的是研究协会内设机构的设计。”

  据罗超毅介绍,目前初步考虑设立7个部门,具体名称尚在研究中。一是负责行政、党务等事务的综合部或者是办公室,二是主管全民围棋、群众性围棋的普及推广部,三是负责国家队、精英赛事、梯队建设的部门,四是负责围棋产业化运作、相关产业整合、大数据围棋的开发等业务的部门,五是负责宣传、围棋文化挖掘的部门,六是负责各级各类围棋社会组织、行业协会的管理和服务的部门,七是与国际围棋联盟对接、负责围棋国际推广的部门。

  崭新的中国围棋协会8月亮相

  目前,在棋牌中心从事与围棋相关业务的工作人员大约有十几人。罗超毅表示,现在棋牌中心的这些围棋项目业务骨干在协会实体化改革之后也会成为协会各个部门的负责人和骨干,而有些部门则会从社会上招揽人才。

  “我们是双向选择。原来干围棋的,只要愿意,可以到协会充分发挥作用。有些部门的工作不是围棋人所擅长的,比如产业化运作,我们就广招贤才。初步估算,协会每个部门大约会有3-5人,我们会稳步推进、逐步到位。”

  罗超毅透露,将来的中国围棋协会组织架构将会有三个层级。一是由主席、副主席和秘书长组成的主席会;二是主席会成员再加上若干执委组成执委会,执委会成员可能会包括协会职能部门的部长、重要地方棋院或者协会的领导、棋界名流、热心围棋事业的企业家等方方面面的人士;三是中国围棋代表大会,代表将来自各省区市棋牌中心或者围棋协会。

  “我们已经开始着手协会机构设置和运行机制的规划和设计,预计今年上半年可以完成。各方面准备工作进行过程中,我们会对中国围棋协会章程进行修改,把这些体制框架和运行方式以章程的形式确定下来。在今年8月8日召开的中国围棋大会上,我们将召开中国围棋协会代表大会、执委会和主席会,通过新的章程。届时,大家将看到一个崭新的中国围棋协会,协会的实体化改革将取得标志性成果,初步达到依法设立、自主办会、服务为本、治理规范、行为自律的基本要求。”

  与棋牌中心“脱钩” 中国围棋协会将“自给自足”

  罗超毅告诉记者,随着中国围棋协会实体化改革的进行,协会也将与棋牌中心“脱钩”。至于何时“脱钩”,要看国家体育总局的部署和要求。从现在开始,中国围棋协会随时做好“脱钩”的准备。

  “‘脱钩’有五个方面:机构‘脱钩’、职能‘脱钩’、资产脱离、人员分流和党建、外事等事务归口管理。其中,资产脱离最为关键。去年4月我来到棋牌中心工作以后,就开始着手财务分账工作,目前各个项目基本已经开始实行分项记账、‘分灶吃饭’,为资产脱离做好了准备。在人员分流方面,我们会在内部进行双向选择,相关工作也在有序进行。原来从事围棋工作的人员,愿意去协会的可以去协会,不愿意去的可以留在中心,将来中心如果撤销还可以去中国棋院。作为一个为智力运动提供公共服务的事业单位,中国棋院会保留下来。将来,中国棋院主要的职能是做一些智力运动的公共服务和政策性研究、办些综合性赛事,比如全国运动会和全国智力运动会等,另外对接世界智力运动联盟。”

  对于“脱钩”之后中国围棋协会的发展前景,罗超毅很有信心。在他看来,中国围棋协会“自给自足”不成问题。

  “围棋具备自收自支的能力,它在棋牌中心的几个项目中收入和效益是最好的。不能算是富有,但是在协会实体化之后工作人员提高些待遇还是具备条件的。”

  罗超毅表示,将来中国围棋协会的收入来源大致会有几个方向:一是企业对职业联赛和中国围棋协会的赞助支持,二是会员费,三是等级证书的收入。另外,中国围棋协会还会加大产业化的探索力度、扩大会员数量、创办新的自主知识产权的品牌赛事,进一步“开源”。

  前景广阔 挑战不小

  罗超毅认为,围棋在中国文化对外传播、对外推广方面能够发挥重要的作用。他说:“现在国际围棋联盟的成员单位只有77个,我们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围棋是东方文化的典型代表,也蕴含着深厚的中国哲学思想。在大数据围棋、围棋申遗等方面,我们有很多事情可做。我们要把蛋糕做大,把围棋变成世界品牌。未来的前景非常广阔,值得期待,当然这要靠很多代人的努力,不是一代人能够完成的。”

  同时,罗超毅也坦言,中国围棋协会在改革的过程中也将面临一些挑战。比如,在人员分流的过程中,要把政策落实好,要把原有的中心干部安排好,医保、社保、养老等问题也要对接好,以免留下后遗症。

  罗超毅说,现在协会改革大的构架和思路已经有了,但是工作量非常大。比如,在职业赛事方面,怎么让比赛办好、做活;在普及层面,怎么让全国各地都动起来;在协会独立之后,市场化、产业化运作能否“火”起来;在国际推广方面,能否像国际奥委会那样强起来。另外,围棋的根在文化,怎么在文化、宣传方面下工夫,而不是简单地办办比赛,也需要开拓新的思路。

责任编辑:王梦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217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