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征战 壮志未酬——记达喀尔拉力赛中国车手周勇

新华社
2018-01-18 16:49
折戟达喀尔拉力赛,对于周勇来说,也许是另一个新的征程的开始。

  新华社里约热内卢1月17日电 题:十年征战 壮志未酬

  ——记达喀尔拉力赛中国车手周勇

  新华社记者陈威华 赵焱

  1月13日,2018年达喀尔拉力赛如期进行第七天的比赛。从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前往乌尤尼,赛段全长727公里,其中特殊赛段达425公里,且车队的维修团队不能随行,因此被称为“无后援马拉松赛段”。

  特殊赛段8.6公里处是一段河道,BP勇之队324号车组到达此处发现,由于上游下暴雨,这会儿水面宽度增加了一倍,水中还隐藏着暗沟。说时迟那时快,324号赛车已经与其他七八辆赛车一起,深陷其中……

  才几分钟时间,车外水位已经上涨到快要接近车窗。车内,不知哪里冒出来的水带着安第斯高原的寒冷已经没了脚踝,河水还在逐渐上涨直至腰部。幸运的是,一辆正好路过的拖拉机可以为大家提供救援服务。但是,一辆辆获救的赛车掀起的水浪,很快就浇灭了324号赛车的希望。眼看着就要得救,发动机进水并熄火了!欲哭无泪的中国车手周勇,在救援团队积极抢救了近六个小时无果后,被迫退出比赛。

  这是这位中国著名赛车手第10次出征达喀尔拉力赛(包括因遭受恐怖威胁而取消的2008年赛事),却是他9次征程中第一次未能完成比赛。

  在开始第七赛段前,参加2018年达喀尔拉力赛的全体选手在拉巴斯休整了一天。这是为时两周的达喀尔拉力赛期间,唯一安排的一个休息日。在第六赛段中,周勇饱受高原反应的折磨,眼睛十分难受,几乎看不清前路,但是他终于还是安全地把车开到了拉巴斯营地。12日这一天,周勇尽管仍然还有点高原反应,但是精神状态十分好:“秘鲁的沙漠赛段十分艰难,小一半的车手都退赛了,其中不乏像法国车手勒布这样的名将。应该说,到了玻利维亚,就离胜利不远了。”

  周勇说的“胜利”,是指顺利完赛。对他来说,能够在今年达喀尔拉力赛上顺利完赛十分重要。“今年是达喀尔拉力赛40周年,也是我个人第10次参加比赛,应该说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除了2008年那一届因故未能举行比赛,在我之前参加的8次比赛中,我都顺利完成了比赛,完赛率100%。今年这一次,我想为自己好好赛一回。”在拉巴斯市中心的一个小咖啡馆,周勇一边喝着可以缓解高原反应的古柯茶,一边向新华社记者回忆他的赛道人生。

  49岁的北京人周勇是中国最早从事赛车运动的车手之一,26年的赛场生涯为他积累的不仅是奖杯和荣誉,更是经验和思考。他在越野、拉力、场地三大领域均有涉足并创下佳绩。2005年,他首次参加达喀尔拉力赛,不仅以第19名的好成绩完赛,而且获得了新人奖。他在2015年实现的达喀尔拉力赛第13名的中国车手最佳成绩保持至今。

  “从1992年开始参与汽车运动,参加过包括世界拉力锦标赛(WRC)、达喀尔拉力赛、GT等重要国内外汽车顶级赛事,也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我最为看重的还是达喀尔拉力赛。这次比赛也是历年的赛道难度最高值,可以说没有最难,只有更难。”周勇说。

  从利马到拉巴斯,带着“为自己好好赛一回”的信念,周勇参加了6个赛段的比赛,排名靠前。“今年的比赛真是来值了!达喀尔拉力赛难度每年高低不同,今年估计是为了纪念赛事40周年,赛段设计得非常具有挑战性。前几个赛段的难度是一个比一个大,对于我们车组来讲基本正常。”周勇说。

  作为国内车手中参加达喀尔拉力赛次数最多且成绩最好的一个,周勇对这项属于勇敢者的游戏有着自己的理解:“达喀尔拉力赛的有些赛段不是让车手单纯比快,而是比解决问题的能力。在赛道上,你需要审时度势,冷静应对。在经历了这么多年的磨炼之后,达喀尔拉力赛对我来说是一种情怀,更是一次自我挑战、自我超越。”

  赛车是一项高门槛的比赛,周勇之所以能够在这项达喀尔拉力赛这项“冒险者的游戏”中越挫越勇,背后的支持十分重要。从去年的丝绸之路拉力赛到今年的达喀尔拉力赛,周勇得到了BP公司的大力支持。“达喀尔拉力赛是一项永不服输精神的赛事,周勇和他的团队具有勇往直前的拼搏精神,这也正是我们公司企业文化的体现。虽然周勇退赛我们感到遗憾,但参与达喀尔拉力赛的体验也是BP品牌战略中的一部分”,BP集团董事长李俊对记者表示。

  折戟达喀尔拉力赛,对于周勇来说,也许是另一个新的征程的开始。2012年,周勇建立了“勇之队”,开始用自己丰富的赛车经验去帮助更多赛车爱好者实现赛车梦,推广赛车娱乐生活。“我一直希望,有一天能够带一支既拥有中国技术又由中国人管理的车队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登上最高领奖台。中国车手的水平和经验都在进步,年轻一代的中国车手,已经开始具备登上领奖台的实力。”周勇说。

责任编辑:王梦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279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