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罪恶——前美国体操队队医纳萨尔的暗黑史

新华社
2018-01-20 19:47
很多受害者都提到了受到侵害之后心灵的创伤感和羞耻感,而这种创伤有时会导致悲剧的结果。

  新华社华盛顿1月19日电 题:阳光下的罪恶——变态队医纳萨尔的暗黑史

  新华社记者王集旻

  一面是光鲜华丽的傲人战绩,一面却是不忍翻阅的痛苦经历,美国女子体操最近十年称霸世界,人才辈出,然而随着前美国体操队队医纳萨尔长达几十年的恶行逐渐浮出水面,在时光隧道的最深处,那些黑暗的秘密和弱女子的无助,让人倍感震惊。

  现年54岁的纳萨尔曾在密歇根州立大学和美国体操协会长期供职,在密歇根大学工作期间,身为医学副教授的纳萨尔是该大学女子体操队的队医,同时也为其他女子运动队提供医疗服务,纳萨尔也在美国体操队长期担任医生,曾是四届奥运会美国女子体操队的随队医生。

  然而这位表面看上去受人尊敬的医生,竟然成为近一年来席卷美国体操界性丑闻的主角,目前针对他提出的性侵犯指控多达125起。去年11月,纳萨尔首次承认对数名女性进行了性侵害。而正在密歇根州首府兰辛举行的针对他的量刑听证会上,近100名女性向法庭勇敢地提供了关于纳萨尔性侵犯的证词,这些证词就像时间的碎片,逐渐还原纳萨尔的暗黑历史。

  证词显示,纳萨尔作恶的地点会在自己位于密歇根大学的办公室、自己的家中、美国体操协会下属的俱乐部,还包括奥运会期间美国体操队驻地的运动员房间里,有的时候甚至是在家长在现场的情况下进行,很多受害者都是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受到伤害,并且持续长达数年。

  美国体操女皇拜尔斯几天前通过推特证实,她也是受害者之一。“回忆当时的场景让人感到难过,而且每当想到我还要全力备战东京奥运会的时候,这种悲伤的感觉更让人绝望,我要一次次走进那些发生了罪恶的体操场馆里进行训练。”

  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勇夺体操女团金牌的五位美国运动员中,已经有马罗尼、道格拉斯、雷斯曼和维贝尔四人表示曾经受到纳萨尔的侵犯,可悲的是,这种恶行在运动员们在海外参加比赛的时候依然发生。维贝尔回忆伦敦奥运会时说:“看看美国体操协会派来什么人当医生吧,他就是来性骚扰我们的吗?”

  很多受害者都提到了受到侵害之后心灵的创伤感和羞耻感,而这种创伤有时会导致悲剧的结果。

  一位名叫多娜的母亲在证词中说,自己的女儿切尔西在受到纳萨尔侵害之后,逐渐走向抑郁和药物滥用,最终在2009年自杀。

  一位名叫斯蒂芬斯的受害人在听证会上说,纳萨尔曾是自己家族的朋友,但纳萨尔在斯蒂芬斯6岁的时候就开始对她进行性骚扰,而当斯蒂芬斯将此事告诉父母的时候,“纳萨尔说服了我父母,让他们相信是我在撒谎,”斯蒂芬斯说,当父亲意识到自己的孩子真的遭遇惨剧的时候,他无法原谅自己而最终选择了自杀。

  “小女孩不会永远是小女孩,她们总有一天会长大成人,总有一天会来惩罚恶人。”斯蒂芬斯说。

  还有几位年轻的受害者表示,自己受到侵害的时候只有十几岁,面对曾经服务于奥运冠军的纳萨尔,“根本不知道如何反抗”。

  法官阿奎利娜在听证会现场不断安慰证人,强调这不是受害者的过错,更不要因此对自己感到愤怒,“那个时候,你还是个孩子”。

  拜尔斯表示,这些罪恶必须得到严惩和制止。“我们需要知道为什么这种事情会发生,而且会发生在那么多运动员身上。我们需要采取措施让这种悲剧不再重演。”队友马罗尼表示,如果当时有一个成年人出面制止纳萨尔,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女孩子受到伤害。

  纳萨尔在听证会上多次流下悔恨的眼泪,若对于他的性侵犯指控成立,他将有可能面临终身监禁。“这100多名受害人的诅咒,将会让你永世不得安宁,”雷斯曼说。

责任编辑:王梦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289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