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特别节目《春来福到》幕后揭秘:空中跳伞拼“福”字究竟有多难?

新华社
2018-03-30 14:57
“福”字笔划多,笔划之间又不完全连接,运动员们漂浮在空中很难保持稳定,因此难度远大于一般的造型跳伞。

  新华社北京3月30日电 题:“福”,如何从天降——揭秘春晚特别设计《春来福到》

  新华社记者李丽

  春晚特别设计环节《春来福到》。资料图

  2018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的特别设计环节《春来福到》及“奔跑吧,新时代”2018体育嘉年华引发不少关注。48名造型跳伞运动员从5000米左右的高空跃下,在空中组成巨大的“福”字和“CHINA”字样,寓意“福从天降”。这份别致又吉祥的祝福,令电视机前的观众惊喜又好奇:这个高难度的造型是怎么来的?

  记者近日从负责策划和制作这个节目的国家体育总局航空无线电模型运动管理中心(以下简称“航管中心”)了解到,春晚上短短1分半钟的视频,背后却是两个多月的组织协调,以及两个月的时间也无法体现的困难、担忧和忙碌。

  航管中心副主任丁鹏说:“虽然困难很多,但还是很高兴的。能登上春晚这样一个平台,对航空运动、对体育人来说意义重大,既是给我们航空体育人一个机会向全国人民祝福,也有利于这项运动的宣传和推广。此外,造型跳伞虽然近年来逐渐为人熟知,但汉字造型国内还是首次,世界上也极其少见。”

  困难首先体现在时间非常紧张。去年9月份提出“福从天降”的创意;11月初在武汉飞行者大会上航管中心初步与圈内“大腕”、美国造型跳伞队教练索利进行了接触;11月中开始前期与索利的具体接洽,找人、找钱、找地方,做方案,做服装;尽管中间赶上圣诞节和元旦,但紧赶慢赶之下今年1月底全部人员已抵达美国佛罗里达州的跳伞基地开始试跳了。

  为了很好地完成任务,航管中心决定由丁鹏亲自带队与航管中心伞类部主任王永利一起,共同参与了“福从天降”的设计和实施。他们最早跟索利商量时,对方以为是2019年,等弄明白是2018年春节要做,一度认为不可能。

  然而“不可能的任务”最终还是成行了。首先是天公还算作美。由于国内条件不允许,权衡之下拍摄地点最终选在佛罗里达州海边,海边天气变化快,很幸运在计划的六天里完成了拍摄,而刚拍完就下雨了,多一天都不成。

  跳伞服的定制也历经波折。定做跳伞服只能在美国,中间圣诞节还不开工,时间上一天都耽误不起,50多套跳伞服要预付好几万美金订金,偏偏当时资金没到位,最后是索利个人出于对航管中心的信任,先进行了垫付。

  正式跳伞和拍摄只有从1月30日-2月4日的六天时间,但每天都是度日如年。索利在答应组建团队的时候,并没有想到汉字造型这么困难,“福”字笔划多,笔划之间又不完全连接,而运动员们漂浮在空中很难保持稳定,因此难度远大于一般的造型跳伞。

  时间紧,任务重,运动员们都是临时召集的,他们大多不认识汉字,对位置不熟悉,加上大家跳伞服颜色都一样,刚开始运动员们都反映,跳出去后找不到人,不知道该拉谁。48个运动员,需要三架飞机同时升空,驾驶员的相互配合也是个问题。这些,只能靠每天的技术会进行沟通改进。

  另一个关键是摄像师。摄像师也要跟着跳,还要控制身体“飞”到合适的角度进行拍摄。但因为不认识“福”字,刚开始摄像师拍摄的角度老是不对,讲了几次后才弄明白。

  第六次跳伞时组成的“福”字特别工整漂亮,那天的天也很蓝,画面之美更胜于最后春晚播放的视频,可惜当时摄像师先跳了下来,没能拍到,这个遗憾让丁鹏和王永利至今耿耿于怀。

  运动员们也很辛苦。试跳前航管中心都会专门进行动员,鼓励运动员们一起挑战前所未有的高难度,为上亿中国观众送上祝福,外国运动员们也都倍感荣幸。然而随着时间流逝,造型老做不好,疲惫和焦急逐渐累积,这些跳伞高手们也开始有情绪了。

  确实,这是他们没有尝试过的难度。为争取多跳几次,团队一般要很早起床。海边昼夜温差大,早上刚起也就2、3摄氏度,等飞机上升到四五千米,气温会直线下降到零下20多摄氏度。跳伞的飞机是敞开门的,跳伞员们冻得裹着毛毯,眉毛胡子都挂着冰碴儿。

  有的运动员岁数比较大,体力上也是问题。飞行高度到5000米人就缺氧了,为安全起见,在4000米以上就要求每个人都吸氧。即便如此,运动员们每跳一次也消耗很大,一天跳个三、四次的,非常疲惫。

  48名运动员技术上参差不齐,刚开始“福”字的“口”字总做不好,最后只能临时换人。不过,这次参加造型跳伞的三名中国国家队选手、包括一名女运动员,都是从头坚持到尾,成为中国航空体育人的骄傲。

  最早,这个节目只打算在体育嘉年华进行播出,但临去美国前又说要上央视春晚,让整个团队感到责任更大,时差加上担心,中方团队许多人每天只能靠安眠药入睡。北京时间2月3日的凌晨,前方按要求做了一分半钟的片子传给家里,后来反馈说过了春晚的审核,这时团队的每一个人才睡了个踏实觉。

  回顾这段难忘的经历,丁鹏感慨万千。“中国航空运动最近几年发展很快,这次的事情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准备好,同我们这段时间的发展有很大关系,首先技术上给予了保证,国际的交流也多了,知道如何运作。而这同我们国家的发展和富强又是分不开的。”

  航管中心主任贾冰作为后方指挥,他认为,这两年中国航空运动协会做了一些大事,其中一件是去年在武汉举行了国际飞行者大会,受到国际航联高度赞赏;还有一件就是这次“福从天降”的创意。“通过这些,中国航空运动在国际上的地位提高了很多。很多国际同行都表示,希望中国领头再做些大事。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让更多人关心、参与航空运动,加速中国航空运动的发展。”

责任编辑:陈艳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615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