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满贯”丁宁:人生怎么发球,我都接

新华社微信
2018-04-09 17:44
人生如球场,即使在最灰暗的日子,她也会每天拿起球拍。球场如人生,不确定性永远都会有,难得是死磕到底的心。

  丁宁,国乒女队队长。她是中国女乒领军人物,是软萌俏皮的邻家女孩,也是叮当们的“大宝贝”。一些人认识她,因为伦敦奥运失金的潸然泪下;更多人记住她,因为里约奥运夺金的喜极而泣。竞技场上努力去赢,生活中学会面对输。“人们只看到你摔倒和爬起,却不知道你独自走过的路。”

  “人生就是一个坑接一个坑。”她一次次摔进去,灰头土脸;又一回回爬出来,笑容灿烂。

  “新青年”第15期邀请奥运冠军丁宁讲述这些年她走过的路。

  访谈实录

  大家好,我是新青年丁宁,一个乒乓球运动员。

  面对挫折,是我从5岁加入体校开始的一门必修课。可这件事儿,并没有因为我“经验丰富”,就变得简单一点儿。

  2010年,在莫斯科的世乒赛团体决赛中,我是球队的主力,我输给了冯天薇,中国队最终败给了新加坡队。

  那一年我20岁,第一次担当女团主力。我的教练被下调到二队,网上到处是我输球哭了的照片儿。

  当时我觉得,这就是我人生中最大的一个坎儿了,可是我错了。

  不仅是输,而且是在巅峰对决中一败涂地。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把自己封闭起来,不愿意和任何人对话,觉得所有人的鼓励、支持和信任,都是同情。

  我抗拒每天的训练,在之后许多的比赛里打得乱七八糟。

  有一天,我哭着给妈妈打电话,问她说:“为什么我要打乒乓球?为什么我不可以像别的女孩一样?”

  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在黑暗中迷了路的孩子,不停地找,却找不到回家的方向,找不到光。

  回国之后,每天的训练都特别地痛苦,早上醒来第一个念头就是:不想去,不愿意拿起球拍。

  可我跟自己说:“今天我去练一堂,哪怕明天我不练了,至少,我今天往前挪了一步。”

  就这样,我在失败的黑暗里,或慢或快,走了好几年。

  2016年,又是在奥运会女单决赛上,我遇到了2012年的对手——我的队友李晓霞。这一次我赢了,所有人都说,四年前的那次失败,丁宁该放下了吧。

  所有人都觉得,里约奥运会的那枚金牌,是我战胜挫折的节点。

  可是如果问我,我反而很难说,是在哪一个点,自己走出来了。

  我觉得,这是面对挫折的时候最残酷的一件事儿:人们只看到你的摔倒和爬起,

  但你很难去告诉别人,在摔倒和爬起之间,你走过了多么漫长的一段路。

  很多人在你耳边说:“没关系丁宁,加油啊!”可是反反复复、持久不愈的疼痛,

  还是你自个儿承担。

  就好像有一个茧困住了我,我并不觉得自己是用巨大的能量,让它一瞬间炸裂。

  我其实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在茧里不断地蛹动、再蛹动,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五十次,一百次……突然有一天,我发现,哎?好像这个茧松了。

  教练说“丁宁,你要做到心如磐石”,可是,无数次比赛的胜负在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关注下被放大。磐石,哪有那么好当?

  很多人说,90后是自我的一代,是在乎快乐超过在乎荣誉的一代。可我觉得,我们为国而战的决心从来没有弱化,身上的担子也更重了。

  不管你愿不愿意,你赛场之外的行为也成为了焦点,你吃什么穿什么喜欢什么,都可能影响另一个年轻人甚至一群年轻人的选择。

  而今天,我想大声告诉和我一样的青年一句“反鸡汤”的话——放心吧,当你越过一个坑,前头还有更大的坑在等着你。

  我从莫斯科的坑爬出来,才多久,又掉入了伦敦的坑。现在,我爬出来了,对吧?可未来,我肯定还会遇到更大的坑。比如,我今年28岁了,退役后要做些什么?

  我还能像在球场上那样如鱼得水吗?

  我从来不敢对这件事盲目乐观。

  在我看来,人生就是一个坑接着一个坑,咱多半不可能全都优雅漂亮地跳过去。就得摔进去,再自个儿爬出来。绝大多数的时候,我们爬很长时间都爬不出去,然后就会自我否定。

  但是其实我特别想说,越难的时候,越要看到自己每一点细微的努力和改变。你凭着这股韧劲儿,不断挣扎,某一天就忽然发现自己换了一个人,变得更平静、也更有力量。

  体育精神,远不只是输赢;就像奥运冠军,远不只是金牌。我是90后,我只相信,黑暗中,不要停下脚步,要自己去寻找光。

  新青年对话·丁宁

  问:你打比赛也会紧张焦虑么?

  答:我也是人啊。虽然我拿到过很多成绩,但我也是一个正常人。所以我觉得所有情绪发生都很正常,你应该接受,不应该觉得不正常。只要你渴望胜利、想取得冠军,你想战胜对手、战胜自己,你就必然会紧张。

  问:理想的男友类型?

  答:我觉得我并没有一个固定的、理想男友类型。这是要随缘分的,不是你想找就能找到。我觉得双方都要相互有感觉,并且觉得合适。

  问:你是一个很独立自主的人么?

  答:可能我是那种在最后下决定的时候自己能够非常坚定的人。但很多事情在一开始的时候,我都会询问大家的意见,父母也好、朋友也好。我会综合大家给我的一些信息,然后自己才会冷静下来想一想,做出一个决定。不是一上来就很果断,认为这件事情就这么干,就是完全按照自己想法的一个人。

  问:“男孩子气”下其实是一颗“少女心”?

  答:少女心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我的性格其实很害羞,只是没有太展现给大家看。但是,跟我特别熟的人就会发现,有的时候,我是特别害羞和保守的一个人。

  问:做过的最重要的一个决定是什么?

  答:最重要的决定就是一直坚持这项运动,一直坚持,没有放弃。

  问:哭得最惨的一次是哪次?

  答:哭最惨的一次就是12年的伦敦奥运会,当时不光是哭得惨了,全世界的人都看到我在场上的那个状态。22岁还是非常年轻吧,也是第一次站在奥运会单打决赛的赛场上。从现在再去往回看,当时自己确实是有很多方面做得不够好。

  问:现在和张怡宁联系还多么?

  答:还是会经常联系。她和郭焱姐都是北京队当时的大队员,我从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她们,我觉得在她们两个人身上,自己学到了很多东西。而且宁姐是我的偶像,一直是我在乒乓球这个领域非常崇拜的一个人。但是现在可能跟原来不一样,跟她沟通的范围会越来越广,话题也会越来越多一些。

  问:退役以后做什么工作?

  答:从我五岁开始打球到现在为止,我已经完成了自己所有的梦想。未来的自己应该去做些什么样的事情,或者是自己有兴趣的事情,我也会再慢慢地思考,自己还没有下一个最后的结论。应该说,乒乓球所赋予我的很好的东西,我希望自己能够把这样的精神和想法,包括看待或者处理事情的一些经验,都能够运用到自己未来所做的事情当中去。

  问:“大宝贝”的由来?

  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一些比我大的粉丝,就是所谓的“姐姐粉”。她们可能把我当成宝贝一样,就给我起了这个名字。或者是因为我的小名叫“宁宁”,这个名字其实也是宝贝的意思。

  后记

  人生如球场,即使在最灰暗的日子,她也会每天拿起球拍。球场如人生,不确定性永远都会有,难得是死磕到底的心。黑暗中,她始终没有停下来,最终找到了那丝光。所谓“百折不挠”,不过“心如磐石”。新青年,从不言弃。

责任编辑:陈艳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655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