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座8000米|罗静希夏邦马日志:等待冲顶

新华社
2018-05-10 15:10
25日的一场大雪打乱了罗静的拉练计划,原计划行进到一、二号营地之间的一行人中途暂停拉练,并下撤至前进营地。

  ↑罗静在定日县

  编者按:10多天来,正在攀登希夏邦马峰的42岁业余女登山者罗静进入了冲顶前的调整期。因大雪从海拔6380米的一号营地下撤至海拔5640米的前进营地数日后,罗静与团队又按计划撤回更低海拔的定日县进行休整。7日,罗静一行再次返回希夏邦马峰,等待天气窗口准备冲顶。海拔8027米的希夏邦马峰是罗静个人攀登生涯中最后一座海拔8000米级高峰,如登顶成功,她将成为完攀世界14座8000+高峰的第一位中国女性。

  Day16—Day21(4月25日—4月30日)——拉练,等待

  25日的一场大雪打乱了罗静的拉练计划,原计划行进到一、二号营地之间的一行人中途暂停拉练,并下撤至前进营地。

  拉练中出现了一些小插曲:“从冰塔林到一号营地,行走起来很简单,一路上坡,都不用修路绳,但密布着很多明暗裂缝,我们上次拉练时,去程我的摄影师旺堆就掉到一个大裂缝中,突然一下没顶了……我与他结组跟在他身后,马上往后跳了两步趴地上紧紧拽着绳子,还好前面有夏尔巴帮忙拽了他上来……第二天下撤时六人,四人陆续掉到裂缝里,后来老外拉练也基本都掉过了,有结组就安全很多……只有我一次没掉,跟摄像机前嘚瑟着……”

  ↑拉练中的团队

  “希峰很多人说不那么难,海拔(在14座海拔8000米以上高峰中)也最低,但每一次风险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严重的……”罗静说。

  ↑拉练中的罗静

  其后数日,罗静与团队开始了在营地的“蛰居”生活。

  “其实我有想过上到二号营地住一晚上的。”

  那是海拔6876米的高度,近乎7000米,氧含量仅为平原地区的约40%。而在珠峰,海拔7500米是大多数攀登者开始吸氧的高度。

  “尽量依靠自己的身体适应高海拔,是我喜欢的攀登方式。”罗静说。

  ↑下撤前一天的前进营地降下大雪

  在此期间,通往三号营地,即登顶前最后一个营地的路修通。

  所谓“修路”,即在山体上固定路绳,以标记登山者应采取的路线。攀登时,登山者使用挂钩和上升器与路绳连接,保证安全。此次希峰攀登,这项工作由西藏雅拉香波探险公司的登山协作完成。在其他一些山峰的攀登中,罗静自己也曾参与修路。修路者有时承担着比登山者更大的风险。

  Day22—Day28(5月1日—5月7日)——等待,再进山

  1日,罗静一行下撤至日喀则市定日县。在“喜马拉雅式”登山中,拉练、扎营、适应高海拔后,在冲顶前下撤至相对低海拔区域休整,是攀登流程中的一个环节。

  而罗静的心一直没有离开过山上。

  “再不进山,都要长毛了。”再次出发前一天,罗静对记者说。

  山中生活不无聊,国外登山者自带健身器材,罗静也曾去过了把瘾。不过她承认:“一个都起不来。”

  7日,罗静一行再度出发,并将于当日抵达海拔5028米的大本营。

  据天气预报显示,9日之前,山上多为大风天气。合适的冲顶窗口至少在10日后才会到来。

  ↑下撤前,罗静在前进营地遥望希夏邦马峰

责任编辑:王梦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8117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