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衫之梦

新华社
2018-07-31 08:20
曾经的倔强变成执着,骑上车,他就像骑士,用刻苦磨砺出剑锋。那件蓝色的,仿若青藏高原天空的领骑衫,给了他奔向远方的信念。

  新华社西宁7月30日电题:蓝衫之梦

  新华社记者李琳海、马邦杰、赵雅芳

(体育)(3)自行车——环青海湖国际公路赛第二赛段赛况

  ↑ 7月23日,天佑德车队选手李自森在颁奖仪式上庆祝。 当日,第十七届环青海湖国际公路自行车赛展开第二赛段——西宁绕圈赛的角逐。来自中国青海天佑德车队的选手李自森获得象征亚洲最佳的蓝衫。 新华社记者吴刚摄

  从家乡云南到异乡青海,从高原到更高的高原,22岁的车手李自森说,他的心中有团火焰为自行车运动而燃烧。

  曾经的倔强变成执着,骑上车,他就像骑士,用刻苦磨砺出剑锋。

  那件蓝色的,仿若青藏高原天空的领骑衫,给了他奔向远方的信念。

  高原月光

  22岁的车手李自森有着阳光的外表,每天高原训练,皮肤晒成小麦色,一双清澈的眼睛,说话时,像个孩子。

  李自森的老家在云南会泽。2012年初中毕业后,他来到昆明市体校,接触到自行车运动。

  “我的父亲李景泽曾是一名田径队员,练自行车,也是受他影响吧!父亲希望我自立,自强。”

  刚入队时他练过小轮车,也练过山地车,当时对自行车运动一窍不通,以前就是每天骑着玩的状态。为打好基础,练好肌肉类型,每天他们需要大运动量的跑步训练,还有蛙跳等等。

  “那时训练量非常大,每天肌肉酸痛,连下楼梯都下不去,上厕所都不能蹲下。”

  力量和肌肉训练后,李自森和其他队员终于能骑车了,更大的困难考验着他们。

  刚开始他们每天在昆明滇池旁骑行120至140公里,后来慢慢加强度。“为了完成训练量,教练真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对我们‘连哄带骗’,”李自森说。

  “有时真的会坐到地上和教练发脾气,教练怎么拉都不起来,真的非常累。”

  对于一个当时只有10多岁的孩子来说,每天近200公里的骑行距离没有些毅力是坚持不下来的。但如今,他从心底感谢启蒙教练李新文和陈武对他的栽培。

  进队4个月后,李自森参加了昆明首届自行车嘉年华比赛。“当时取前30名,我拿了第30名,红色的证书给了我莫大鼓励。”

  后来他在一些业余比赛中拿过全国第一。“我还是一个比较要强的人,虽然进队比较晚,但想着一定要早点赶上去。”

  2013年8月,李自森转战到位于青海的多巴国家高原训练基地进行自行车训练,开启了全新旅程。

  青海省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每天他需要强度更大的训练量,还要忍着思念家乡的苦。

  2013年中秋节是李自森来青海过的第一个节日,很多本地车手都回家了,举目无亲的他只能待在基地。

  “我只能在训练场骑车打发时间,那时感觉车是我的依靠,它就像一位老友。”

  中秋之夜,高原的明月寄托了他对远方家人的思念。被月光照亮的,还有他死心塌地要练好自行车的心。

  “从家出来了,摆脱了父亲的‘束缚’,也自由了,但现在看着两个妹妹越来越大,但因为平时缺少交流她们和我的关系有点疏远。有时在外久了,感觉自己心在流浪。”

  高原战士

  凭借良好的身体条件和刻苦训练,李自森逐渐在国内外自行车赛事中崭露头角。

  今年对于李自森是值得用心铭记的一年,5月环韩国比赛中,他拿过青年(23岁以下)第一,今年6月在山西举行的全国公路自行车联赛上,他曾取得第二名。

  “一个个荣誉给我增添了信心,让我对今年的环湖赛充满期待。”

  今年的环湖赛是李自森第二次参加这项亚洲顶级公路自行车赛事。2017年,李自森和青海本土车队以及外援车手苦苦战斗,最终青海天佑德洲际自行车队的外援车手乔纳森最终穿上了代表个人总成绩第一的黄衫,李自森和其他队友的配合功不可没。

  今年环湖赛第一赛段乐都到西宁,全长162公里,分别在96.91公里和148.52公里处设有两个途中冲刺点。对于擅长平路赛段的李自森来说,拿下本赛段相对有把握,而且平时经常在乐都和西宁训练的他对该赛段道路比较熟悉。

  “第一赛段我们按教练安排的战术进行比赛,相对平稳,我也如愿穿上了象征亚洲最佳车手的蓝衫。”李自森说。

  第二赛段西宁绕圈赛时,其他亚洲车手紧盯着他。该赛段全程115公里,设有三个途中冲刺点。23日的比赛,李自森一直紧随来自哈萨克斯坦维诺阿斯塔纳队的卡梅舍夫·阿尔曼。

  “他快我就快,他掉入大团我也在大团骑行,凭借着一秒的领先优势,我一直掌握着主动权。”李自森说。

  说起那天的比赛,李自森两眼放光:“那天我和卡梅舍夫真的在斗智斗勇,进行体力和脑力的比拼,在队友帮助下,我守住了蓝衫,太幸运了。”

  赛后李自森才知道,卡梅舍夫·阿尔曼是哈萨克斯坦全国冠军。

  拿下冠军,凭借的不仅是运气,对于一个战士,实力和兵法才是打败对手的绝佳武器。

  第三赛段开赛两公里后,李自森意外摔车,他的左腿膝盖疼得不能发力。“平时在爬坡路面的站立式骑行动作我根本完成不了,我只能右腿出力,左腿跟着转一下。”他说。

  用这样的动作,李自森完成了第三赛段133公里的骑行。当天晚上,他疼得只睡了两个小时,第二天又骑行了整整100公里。直到30日环湖赛第九赛段结束,他一直没有放弃。

  存在,就要战斗。

  在没有硝烟的自行车战场上,他摔车后的坚持为他赢得了尊重,而他对自行车运动的信仰让他在尊重中赢得了更多尊重。

(体育)(8)自行车——环青海湖国际公路赛第七赛段赛况

  ↑ 7月28日,来自青海天佑德队的李自森(右)在比赛中骑行。 当日,第十七届环青海湖国际公路自行车赛展开第七赛段——祁连至门源的角逐。 新华社记者吴刚摄

  高原之梦

  2016年初,由于职业发展的困扰,李自森曾回到云南老家——那个他曾经无数次渴望回去,但又为了训练匆忙离开的地方。

  他在家待了整整9个月,此间他放下了骑行装备,心中却装着一个随时离开家,准备上训练场的行囊。

  李自森说:“在家的那段时间,我其实完全按一个运动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每天早睡早起,体重控制在130斤左右。”

  2016年冬,车队要他回队参加冬训,他立马启程。“那些倔强其实早已变成对自行车运动的执着,哪能轻易放下啊!”

  如今,对于第一次在昆明体校练车时有些“搞笑又难受”的经历,李自森记忆犹新。

  “当时我们训练场地是碳渣田径场,砂子非常滑,弯道时因为侧滑我一下摔了出去,还撂倒了很多后面的队友。”现在想起来,李自森还有点难为情。

  那天回去后,钻到肉里的渣子他是用鞋刷刷出来的。至今他腿上还有没有取出的黑渣。

  对于一名车手,摔车是家常便饭,今年环湖赛第五赛段龙羊峡至鸟岛共235公里的路程,膝盖受伤的李自森一直骑在大团后面,由于青海湖畔侧风影响,大团一直靠公路最左侧骑行。

  “那天车队一共摔了三次,我一跤都没落下,只要前面有摔车,后面大团根本没法躲,只能向前冲。”

  一次次的摔车让他本来就有的伤口雪上加霜。内心对自行车的团团烈火却铸造了一个更为刚强的战士。

  不再年少的李自森在打拼中不断变得更加强大,也渐渐读懂了父亲。

  “父亲在我眼里是伟岸的,来青海这么多年,每次和他聊天,他前十句会狠狠教训我,第十一句时,他的话一定会软下来。其实我知道,他会觉得我在举目无亲的地方会受委屈。”

  多巴基地-日月山-西海镇-青海湖的训练道路李自森不知跑了多少回,那件如高原天空般纯净,如青海湖般透亮的蓝色领骑衫,终究成就了这位高原车手的梦想。

  有了车队的帮助和家人的爱,他能放心去飞。

  那就张开双臂,酣畅淋漓地冲过终点,去拥抱属于自己的高原蓝。

责任编辑:陈艳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199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