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冰南展”:南方“花蕾”挑战花滑“东北力量”

新华网
2018-09-16 16:00
在北冰南展、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热潮中,越来越多的南方孩子将滑冰作为竞技体育来发展,而不仅仅是娱乐。

  新华社青岛9月16日电“北冰南展”:南方“花蕾”挑战花滑“东北力量”

  新华社记者张旭东

  很长一段时间,有“冰上芭蕾”之称的花样滑冰只在中国的东北地区较为流行。不过,在青岛举行的2018全国花样滑冰大奖赛暨U系列青年赛上,花滑“东北力量”受到了南方“花蕾”的挑战。

  青年组女子单人滑短节目比赛中,来自深圳的丁子涵以41.08分居第一名,第二名张美驰则来自上海。次日的自由滑比赛中,来自北京的王楚怡得到了87.89分,从第五名跃居头名。丁子涵以0.08分的差距屈居第二,张美驰名列第三。

  前三名有两人来自南方,这样的成绩是“北冰南展”热潮的一个缩影,说明越来越多的南方小孩走上冰雪,爱上冰雪,逐梦冰雪。

  “上冰以后就像飞一样的感觉。”同样来自深圳的蔡雨涵告诉记者,“我的目标是能参加2022年冬奥会。”

  今年12岁的蔡雨涵以金妍儿、扎吉托娃和梅德韦杰娃为偶像,练滑冰已有6年,在本次青年组女子单人滑中名列第12名。

  蔡雨涵小时候在商场看见大姐姐们滑冰特别美,就想试试,结果就练上了。她当初光想着美了,没想到练滑冰会有多辛苦。现在,蔡雨涵每天完成学业后从晚上六点练到十点,回家入睡已经要十二点,第二天早上不到七点起床再去学校。

  “这还好,我们年龄小,精力好,并不算太苦。最苦的是攻难度的时候,好几个月都不成功,有时候就真不想练了。”她说,“但当你练成动作稳稳落冰时,又会非常开心,就这样慢慢坚持下来了。”

  蔡雨涵的教练耿玉说,冰堡冰上运动(深圳)俱乐部成立三年时间,学员从几个人、十几个人已经增加至四五十人,而且大部分都坚持每周练两三次。像蔡雨涵这样的优秀学员在往专业运动员的路上靠,几乎每天练。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南方人都将滑冰当作娱乐项目。在北冰南展、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热潮中,越来越多的南方孩子将滑冰作为竞技体育来发展,而不仅仅是娱乐。”耿玉说。

  本次比赛名列第三的张美驰四岁半就开始练花滑,曾入选国青队。她说:“这几年上海的滑冰场越来越多,设施很好,身边练花滑的小伙伴们都滑得很棒!”

  张美驰的妈妈张旭曾是花滑教练,她带女儿从2013年就开始参加全国比赛。“近几年参加花滑比赛的南方孩子真是多了。”张旭说,“随着2022年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北冰南展’的热潮兴起,家长对孩子学滑冰越来越重视。而且老学员家长不断介绍新学员家长,人数也越来越多。”

  “花滑对女孩子特别好,能练她们的身体协调性、柔韧性、力量和爆发力等等。练花滑的姑娘,身材和气质都不一样。”张旭说。

  现在张美驰已经基本放下学业,专注在花滑上,每天训练5个小时左右,师从鲍丽。

  “原来光想着身材好、气质好,但后来发现真是好累啊。”张美驰说,“特别是去年在国青队那段时间,身体有伤,加上青春期发育,体重上升感觉跳不动了。回到上海后,喜欢鲍丽教练的教法,加上她的鼓励,感觉状态慢慢恢复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坚持,攻难度,别让自己后悔。四年之后就是北京冬奥会,朝着这个目标努力!”

  花样滑冰“北冰南展”热潮不光体现在这次比赛中。8月在无锡进行的2018-2019赛季国家花样滑冰运动员等级测试仅针对基础级至2级运动员,3级至10级等高级别运动员的测试另外举行,结果参加规模达到2469人次,创下了2002年花滑等级测试开始以来的最高纪录。

  首届中国花样滑冰俱乐部联赛于今年6月底至8月下旬举行,5个分站赛的参赛选手来自26个城市,其中就包括龙岩、赣州、厦门、东莞这些南方城市。

  中国花样滑冰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协会今年推出全新的俱乐部联赛,就是想顺应市场发展、满足市场需求,进一步普及和推广花样滑冰运动,加快“北冰南展”的步伐,助推“三亿人参与冰雪”目标的实现。

责任编辑:陈艳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437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