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购达人”安踏,突围狂奔

新华网体育
2018-10-23 14:27
但如何整合品牌,进而规划未来整体发展方向,是投资者最为关心的。

  新华网体育北京10月23日电(记者 丁峰)近十年,受益于中国快速成长的消费市场,一批民营企业崛起壮大,安踏和小米就是其中的代表。

  相较小米创始人雷军在个人微博上的高度活跃和恣意性情,8年发布了8千多条微博,平均一日两条,不遗余力地推介小米各种产品。安踏体育董事局主席丁世忠可谓低调许多,他最近一次个人微博更新,还是前年11月。

  个人微博沉寂的这段时间,丁世忠带领安踏在港股市场走出一波炫目的大牛行情,股价从11.8一路涨到最高48.8港元,市值一度曾达1310亿港元。但伴随今年外部环境的剧烈变化,以及市场对安踏持续高增长的忧虑,安踏体育的股价也从年中高位开始下挫,截止22日收盘,市值约895亿港元。

  就在月前,冷清的国内并购市场曝出重磅新闻,安踏体育宣布连同私募基金方源资本向芬兰体育用品巨头亚玛芬(Amer Sports)发出初步收购意向,以每股40欧元的价格,总计46.6亿欧元,用现金的方式收购后者的全部股份。在今年国内企业严守流动性,审慎投资的大趋势下,丁世忠和安踏体育的惊人之举令外界颇感意外。

  两家类PE的体育用品公司并购

  北欧芬兰,诞生了很多传奇的跨国知名企业,比如曾经的手机王者——诺基亚,从一家小伐木造纸作坊起家,逐步向胶鞋、轮胎、电缆等领域扩展,最后以手机制造闻名于世。

  亚玛芬的发展历程与诺基亚的传奇相比也不遑多让,是一种典型的外延式成长模式,从最初的烟草制造和分销,逐步收购体育用品做运营,再剥离烟草业务,专注体育行业,成长为世界顶级的体育品牌运营管理公司。

  经过多年对各国专业顶尖运动品牌的兼并,亚玛芬目前旗下拥有萨洛蒙(Salomon)、始祖鸟(Arc’teryx)、阿托米克(Atomic)、颂拓(Suunto)等13个户外、极限运动服饰、鞋履、配件品牌,同时拥有一家运动追踪科技公司Sports Tracker,涵盖领域包括自行车、滑雪、登山、棒球、网球、潜水等,品牌矩阵非常丰富,产品多定位专业运动人群和国际竞技比赛,强调顶级、严谨、科技,单价往往上千人民币。

  在外界看来,作为体育户外品牌的收购狂人,亚玛芬更像3G资本这样的PE公司(私募基金公司)。3G资本正是通过不停地并购整合和投后管理,打造出百威英博啤酒王国,揽获汉堡王、卡夫亨氏等知名消费品牌,构建起全球最大的食品饮料集团。

  与亚玛芬相似,安踏也正是借助收购斐乐(FILA)、迪桑特、可隆等一系列知名品牌,开启买买买的模式,驶上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将李宁等一众国内体育公司甩在了身后。

  或许是双方骨子里都有着PE基因,或许都深谙并购对于企业发展的重要性,从目前的公开报道来看,亚玛芬管理层团队并未发出带有抵触的敌意言论。

  亚玛芬产品卖得贵,安踏也毫不吝啬的高价收购,给出近4成的溢价,折合人民币371亿元。于是,一个亚玛芬远远超过李宁、特步、361度、探路者、三夫户外5家国内体育用品公司的总市值。

  财报显示,近些年亚太地区已成为亚玛芬增速最快的地区,营业收入从2013年2.72亿欧元到2017年的 3.89亿欧元,5年平均增速约为7%。亚太区中,增长最快的当属中国区,过往两年,基本保持着双位数以上的增速增长。

  根据亚玛芬2018年的战略,中国区已经是公司重点开拓的市场,2020年销售目标在2亿欧元。在中国,亚玛芬主要以卖场、品牌直营店和电子商务为主要渠道。按照公司未来3年的规划,直营渠道将作为亚玛芬重点开拓的渠道之一,这与安踏目前的发展方向一致。如今萨洛蒙、始祖鸟等都已进驻天猫商城。

  年初的全国体育产业发展大会上,丁世忠曾表示,消费者和需求都非常多元化,从专业体育到休闲体育,从户外到冰雪再到各种专业个性化运动需求,一个品牌不可能满足所有消费者的需求。“因此,安踏以多品牌、消费者全覆盖、通道全覆盖的布局来满足市场发展的需求,未来还会引入更多的优质品牌。”

  现在看来,将亚玛芬收入安踏囊中应是丁世忠早就谋划已久的一步。但如何整合品牌,进而规划未来整体发展方向,是投资者最为关心的。

  冰雪和户外或成未来发力点

  和其他晋江系体育用品公司一样,草根出身的安踏也是以运动鞋起家。

  2015和2016两年,丁世忠的新浪官微上谈论话题最多的就是NBA巨星“汤神”克莱·汤普森,其次就是有着中国“跑神”之称的陈盆滨,他们二人也都是安踏的运动鞋类代言人。

  产品单一不利于公司壮大发展。自2007年上市以来,安踏就逐步调整此前鞋类占比独大的畸形结构,先后收购了斐乐(FILA)等品牌,目前服装比重约为50%,鞋类约为46%,配饰约为3%。

  但运动鞋服同时也是两大体育用品巨头耐克和阿迪达斯的传统领地。仅2018财年,耐克的鞋服就占总营收的96%。年轻的国产运动品牌虽然性价比上占优,但也只能是勉力保持住已有的市场份额。曾经红极一时的德尔惠、喜得龙等品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黯然离场。

  中信证券研究部通过走访发现,耐克和阿迪达斯近年来始终在推进中国地区的渠道下沉策略,逐步抢占低线城市的运动市场,获得庞大年轻消费者的心理认同,目前三四线部分消费者已能接受耐克和阿迪达斯的价位。虽然今年上半年营收仍旧保持高位增长,但严峻的形势对于主品牌主攻三四线市场的安踏而言,护城河变浅,“城门”隐现危机。

  在海外市场,安踏体育的国际化目标是未来10年内营收贡献增至40%。但从2017年财报来看,超过95%的营收来自国内,仅在东南亚、东欧及中东市场有少量分销业务,想要实现巨大的海外增幅目标,需要尝试撬动耐克与阿迪达斯固若金汤的后花园——北美和欧洲市场,这样的愿景似乎遥不可及。

  上述这一切也许能解释,为何安踏上半年势如破竹突破1300亿港元市值后,突然掉头下挫。

  根据马太效应,当企业成为某个领域的领头羊时,即便投资回报率相同,也能更轻易地比弱小的同行获得更大的收益。如果没有实力迅速在某个领域做大,那后者就要突围,寻找新的发展领域。

  还好,随着国内全民健身意识的觉醒,庞大的白领阶层参与路跑、骑行、登山等户外健身运动的比例急剧攀升,加上北京冬奥愈发临近,冰雪产业的兴起,都给中国体育产业多元化发展注入更大的商业价值。

  国内地产龙头万科对于主业相当执著,但发展冰雪运动产业,却是难得的慷慨。在斥巨资打造的吉林松花湖滑雪场,出于对滑雪配套体验的高要求,万科从一开始就与亚玛芬达成战略合作,引进品牌雪具2500套。

  卡宾滑雪副总裁于洋向记者表示,一个滑雪爱好者在他的运动进阶之路上,至少需要三到四套雪具,而且越往上走,对雪具的质量要求越高,花费也越大。

  根据亚玛芬2018中报数据显示,包含冬季器械、自行车、运动仪表的户外运动产品占总营收的60%。而欧洲和北美市场,那里安踏主品牌很低的存在感,但却是亚玛芬的势力范围,贡献了83.9%的营收。而这也是安踏看重亚玛芬的关键所在。

  著名投资人、IDG资本全球董事长熊晓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及安踏收购亚玛芬的看法,“这笔收购确实不菲,但也反映安踏看好冰雪运动产业在中国的发展前景。到今天,全世界参加冰雪运动也就一亿人,如果加上国家提出的三亿人参与冰雪,未来就是一个四亿人的庞大消费市场。而我们是从一个较低的起点开始发展冰雪运动,基数小潜力大,从冰雪服装到运动雪具,刚性需求和市场空间巨大。”

  掌握体育高端研发迫在眉睫

  “亚玛芬对于安踏的重要性,除了加强安踏的多元品牌组合和全球销售网络外,更为重要的是,亚玛芬旗下一众品牌所拥有的顶尖体育科技,如果收购成功,将对安踏的整体研发实力提升有着推动作用。”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陈元欣告诉记者。

  今年6月,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在中国政府采购网上发布的自由式滑雪项目国家队进口器材成交公告显示,小到障碍追逐雪杖、护臂和护背,大到障碍追逐滑雪板、追逐头盔、竞技滑雪鞋,从头到脚一身装备都需要从国外进口。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虽然很多冰雪运动器材国内也能生产,但产品质量与国际雪联认证的标准还是存在较大差距,所以只能寻求进口。而这样的现象不仅仅存在于冬奥项目,像自行车、赛艇等夏季运动项目上,包括国家队、省队在内的专业团队使用的装备依然主要靠进口。

  陈元欣说,我国体育高端制造与集成电路、动力工程等很多技术含量高的行业一样,产品研发能力与国际顶尖公司相比,存在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差距。原因有很多,首先,过去市场需求整体不高,居民体育消费水平有限,企业难以持续在体育高科技方面投入,被迫转型或者放弃高端体育制造;其次,受我国整体装备制造业发展水平不高的限制,新材料、新技术应用等方面落后于国外,世界知名体育用品制造企业大多有40年至70年的历史,而我国平均只有不到20年的历史。无论是技术专利积淀,还是综合配套能力都有着巨大鸿沟。

  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两会期间在新华网接受采访时,一针见血指出,“体育产业要增强科技含量,通过科技来提升体育产业的增加值和产业内涵,光靠卖衣服、卖运动鞋是不行的。”

  虽然近十年来,安踏研发支出逐年增加,2017年研发费用率约为5.7%,产品的科技含量有所提高,逐渐改变以传统鞋服为主的行业标签,但综合研发实力还是远远落后于耐克和阿迪达斯等国际巨头。

  著名体育产业专家、首都体育学院校长钟秉枢教授告诉记者,面对体育高端产业上的落后,国内体育用品公司可以采取弯道超车的策略,并购国际知名体育公司,引入他们的核心技术,进行消化和吸收,而这也是国内不少产业发展过程中所共同经历的道路。

  近日,从市场上传来消息,安踏连同方源资本将向银行寻求最少35亿欧元的两笔贷款,用于收购亚玛芬,贷款期限预计5年左右。但此外,亚玛芬目前债务高企,净债务达8.2亿欧元。等尘埃落定之后,这些都会对安踏的现金流和运营带来极大考验。

责任编辑:王梦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599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