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主席:教育是反兴奋剂“终极武器”

新华网
2018-10-25 08:03
他解释说,传统反兴奋剂工作依托于检查和处罚这样的威慑,但只有著名运动员爆出兴奋剂丑闻才会受到关注,一般运动员的违规与处罚往往没人了解。

  新华社北京10月24日电(记者马向菲)在与体育运动中兴奋剂的漫长斗争中究竟什么才是最有效的手段?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主席里迪24日给出答案:教育。他的表态与中国长久以来的“教育为本、预防为主”的理念不谋而合。

  第二届全球反兴奋剂教育大会24日在北京怀柔召开,来自全球122个相关组织的201名反兴奋剂人士将在两天的会议中展示各自工作成果,研讨反兴奋剂教育工作并互相学习,其中最重要的内容是讨论《反兴奋剂教育国际标准》草案。这一《标准》属于《世界反兴奋剂条例》一部分,《标准》出台后,反兴奋剂教育将和检查、处罚一样,成为各国和地区反兴奋“必须执行”的项目,教育的内容、方法等都将有统一的标准。

  里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教育的重要性与检查、处罚一样,但是“从长远来看,想在反兴奋剂斗争中占得上风,广泛的反兴奋剂教育要比仅仅使用检查和处罚的手段更有效”。

  他解释说,传统反兴奋剂工作依托于检查和处罚这样的威慑,但只有著名运动员爆出兴奋剂丑闻才会受到关注,一般运动员的违规与处罚往往没人了解。但教育活动会覆盖非常广泛的人群(帮助人们了解反兴奋剂知识),从这个角度来讲,教育手段会更加有效。

  “许多从事反兴奋剂工作的人士都建议实施强制性反兴奋剂教育,WADA本身也早已认识到教育的重要性,我们要告诉人们,特别是青年人,使用禁药是错误的。强制性反兴奋剂教育是我们反兴奋剂工作前进的一大步。”里迪说。

  为此,WADA在2015年首次全球反兴奋剂大会后开始着手制定《反兴奋剂教育国际标准》,目前进入草案讨论和征求意见阶段。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态度与中国的理念不谋而合,在某些方面中国还走到了前面。从2008年起,中国开始实施强制性的反兴奋剂教育资格准入,要求所有参加重大赛事的中国运动员必须接受反兴奋剂教育、通过考试并宣誓后才能获得参赛资格。这一创意得到了WADA的肯定。近年来,国内的反兴奋剂教育力度不断加强,内容、手段更新换代。根据中国反兴奋剂中心2017年年报,去年参加教育准入的人数超过24000人,反兴奋剂教育活动覆盖人数将近14万,中心今年还开放了全新反兴奋剂线上教育系统“反兴奋剂教育平台”,目前注册的运动员和辅助人员已经超过15万人。

  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陈志宇对教育的认识和里迪如出一辙。“长远来看教育是根本的解决之道。”他说,国内反兴奋剂教育的强制性已经显示出威力。陈志宇透露,今年的青奥会反兴奋剂教育资格准入过程中,两名优秀运动员因为考试未能过关被取消了阿根廷之旅。

责任编辑:龚媛媛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609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