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产业高端访谈|卞光明:健身房至少还有3倍以上的开店空间

新华网
2019-01-11 09:42
明年我们会找一些跨界的合作伙伴,整合挖掘现有资源,拓展一些新领域。

  新华社北京1月10日电 新华体育记者2018年底在北京、江苏、上海、福建做了中国体育产业深度调研,以下是记者在北京对青鸟体育董事长卞光明作的访谈实录。

  新华社记者(以下简称“记”):结合您所在的健身行业,谈一下您对中国体育产业发展态势的看法?

  卞光明(以下简称“卞”):体育产业和国家整体经济发展密切相关,我高度看好这个产业。过去两年我们的营收在上涨,一是靠提高服务吸引消费者,二是消费群体在变化,年轻人消费意愿强烈。青鸟以前的会员是40岁左右的企业中高层管理人士,现在增加了许多“90后”“95后”,健身人群在持续扩大,健身需求不断增加。

  青鸟品牌经历了几任董事长和股东,历任股东都发现不好挣钱。我们2016年收购接手青鸟,企业需要转型,目前处于重新出发的阶段。青鸟店面数量不是最多的,但是起步早,是国内第一家做商业馆的品牌,口碑好。这个行业门槛不高,现金流不错,但退出成本较高,做大很难,有很多人在坚持。我们在琢磨产品,推出家庭健身空间,创造出家庭健身场景,满足消费群体的多元化需求。

  记:有些地方出现健身房倒闭,老板跑路的现象,您怎么看?

  卞:有些地方也出现健身房倒闭现象。倒闭在哪个行业都存在,管理不善、资金链断裂等都会导致经营受阻,这是个优胜劣汰的过程。健身房是低成本运营,有的俱乐部经营不善,卖卡卖会员,收完钱跑路。消费者维权成本高,法律惩罚偏轻,这不仅是企业运营问题,还是职业操守问题,对行业伤害较大。

  从整体角度看,出现一些被淘汰的企业,不是“倒闭潮”。同时我们要对比倒闭的数量和新增健身房店面的数量。据我们了解,还是新增店面更多。青鸟在2006年有7家店,现在有13家店,明年至少20家店。健身行业目前没有饱和。我们认为,至少还有3倍以上的开店空间。产品类型要多元化,包括大、中、小店,以及营养中心等具有新功能和附加值的体验店。

  记:体育投资创业方面您有哪些判断?

  卞:体育产业投资热度并没降低。首先,职业经理人要选择行业内有足够经验的人,他们创业会把公司带到新高度,年轻人创业出问题概率很大。第二,要选择投资有现金流的行业,健身、培训、体育经纪都是轻资产。目前这些项目在行业里都很活跃。第三,创业项目是否能成功,战略、目标和组织能力,缺一不可,组织能力是关键。对健身行业来说,核心就是消费者体验要好。人们去健身房都是带着目的去,首先要保障消费者要达到甚至超出心理预期。

  记:在您的经营过程中,有没有享受到政府的政策支持?

  卞:北京市体育局给健身人群有一些补贴。目前体育产业没有爆发式盈利模式,整体情况不容乐观。企业融资难,股权融资在收紧。贷款要给抵押,品牌担保现在还不完善,整个行业都存在这个问题。10家店需要1亿投资,我自己能拿三四成,店开起来一定会赚钱,开不起来就会遇到麻烦。

  税负方面没有实质性优惠。体育产业是以公益性为导向,应适当有一些税负减免。规范缴税的企业运营成本比偷逃税的企业要高,市场竞争力下降,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现象,对规范的企业不公平。希望国家能够出台具体政策,统一规范税收,为健身行业腾挪出发展空间。

  记:健身与互联网行业结合有哪些新玩法?

  卞:互联网+是很实在的概念,可以帮助我们找到和挖掘出消费者的核心需求。我们很多业务与互联网行业相关,把健身内容植入到互联网板块里:与基因检测公司合作,应用到健身人群;智能硬件提供很多数据,我们和线上减脂平台有合作,有利于提供精准服务。我们在做商业规划,未来会做小型门店,人效和平效会高一点。过去很多移动应用端变现受阻,落不到线下,但是线下做到线上相对容易。明年我们会找一些跨界的合作伙伴,整合挖掘现有资源,拓展一些新领域。

  记:从您的经营实践看,健身行业中还存在哪些问题?

  卞:这个行业基本没有国企,做培训大多要租场地。场地费用高,不签10年我就不租,按现在市场价租肯定租不起。会员价格不涨反降。18年前6800元一年,现在5000多一年,这个价格在北京已经是很贵的卡。我们在尝试转型,要研究出适合这个时代的产品。

  用人招聘方面遇到难题。健身行业是人力资源密集的产业,平均每家店教练12-15人,都是全职,优秀教练月收入在3-5万元。人力成本占营收的50%。薪酬在提高,会员价格在下降,利润越来越薄,只能维持比较低的利润率。员工流动性比较大。企业内部有教练培训流程,自己培养的人才很快就被其他机构挖走。现在市场上很多健身俱乐部的管理人才都是从青鸟走出去的。

责任编辑:陈艳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7321123973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