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抢”金腰带——新科世界拳王徐灿“复盘”夺冠夜

新华网
2019-02-03 19:20
“我还是喜欢这种不被打扰、没人认识的感觉,可以安安静静专心训练。”徐灿说。

  新华社昆明2月3日电题:“明抢”金腰带——新科世界拳王徐灿“复盘”夺冠夜

  新华社记者岳冉冉

  早晨8点,徐灿开始了45分钟的晨跑。冬日的暖阳洒在小区草坪上,小鸟唧唧喳喳地在红玉兰树间跳来跳去。徐灿深吸一口气,“还是家舒服!”

  跟徐灿住一个小区的人或许不知道,从他们身边跑过去、左眼有淤青的瘦高小伙是新科羽量级WBA(世界拳击协会)世界拳王。24岁的他在北京时间1月27日一战成名,成为我国历史上第一位获得WBA世界拳王称号的中国拳手。

  “我还是喜欢这种不被打扰、没人认识的感觉,可以安安静静专心训练。”徐灿说。

  从美国打完比赛回到北京,参加完各种采访和商业活动,再回到昆明,徐灿每天的睡眠就5个小时。他说倒时差太痛苦,与其睡不着,不如起来跑步保持状态。喝完一盒妈妈递来的牛奶,咬了几口面包,徐灿坐到了记者旁边。

  回忆在休斯敦战胜当时的WBA羽量级拳王、波多黎各选手罗哈斯的比赛过程,徐灿说自己就兴奋了那一个晚上:“因为赛前我就有信心,一定能把金腰带带回国。”

  徐灿的底气来自三个月的艰苦备战。团队专门找来了WBO(世界拳击组织)同级别世界排名第一的菲律宾拳手赛万尼亚给徐灿做陪练,因为他的身高、体型、打法跟罗哈斯很像。此外,针对罗哈斯的技术特点,团队还为徐灿量身打造了技战术。

  “我们对他的研究可谓透彻,也做了很多针对性训练,比赛当天我真的是胸有成竹。”徐灿说。

  “复盘”当晚的比赛,徐灿用“知己知彼”来形容:“首先,罗哈斯拳重,身体好,因此我要尽量避免正面硬杠。其次,比赛中他会有些小动作,比如头顶、架肘,因此我要尽量不被他逼到角落,一旦到了角落,我就会被动挨打,没法移动。”

  徐灿说,整场比赛自己的移动距离很长,脚下一直在走,而且增加了侧向移动;此外,他一如既往保持了出拳频率高的风格。

  徐灿坦言,比赛中段的时候,是自己最难熬的时光,“特别到八九回合,是我的疲劳期,但这却是罗哈斯最猛的时候,但熬过去后,就是我的表演时间了”。

  度过疲劳期后,徐灿说自己越打越自信,“因为看出罗哈斯后程体能不行了,我就一直压着打”。

  最终,徐灿以12回合点数完胜,如愿摘得WBA羽量级(126磅,约合57.15公斤)世界拳王金腰带。

  对于左眼角的淤青,徐灿说那是12回合累积下来的伤。“比赛过程中,我就有疼痛感了,左眼角和左腮帮都很疼,比完赛后就是很强的肿胀感。”徐灿轻轻摸了下左眼,他把伤解读为“荣誉勋章”:“这样才证明你打过一场比赛,如果打完后全身干干净净的,多不男人啊。”徐灿看了一眼母亲,“只是把我妈心疼坏了。”

  除了感谢团队,徐灿表示现场华人华侨的助威也给了自己很大信心。“场下的加油声我全都听得见,我感觉自己直接从客场变主场,很多观众嗓子都喊哑了。”

  说到本场比赛的遗憾,徐灿坦承自己还是重拳能力不足,“以后要加强这方面的训练,这场比赛算是有了一点点进步”。

  “给我们看看你的金腰带吧。”记者提出了请求。

  “我的金腰带还在订做中,打赢比赛当晚,我戴的那条是罗哈斯的,媒体拍完照后,金腰带就被罗哈斯团队要回去了。”徐灿笑着说,“连我自己都没来得及细看一眼。”

  根据WBA的规定,每位拳王夺冠后都可以保留金腰带,即便头衔易主,他依然可以珍藏。而对于新冠军,官方将为其再定制颁发一条全新的金腰带。

  “当晚,我算是从罗哈斯手里‘明抢’了金腰带挂着拍照。”徐灿笑了。他知道自己成为五年来问鼎羽量级世界拳王的第一张亚洲面孔。

  两周后,徐灿独有的金腰带就能从美国寄到北京了。

责任编辑:李旭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7321124084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