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热土上的冬奥梦——赴欧外训中国健儿挥汗迎新春

新华网
2019-02-05 20:15
参加过平昌冬奥会的滑雪队外籍教练坦雅·科萨拉克说,中国的这些孩子们训练非常刻苦,一些队员很有天赋。

(体育)(1)赴欧外训中国健儿挥汗迎新春

       ↑2月4日,中国跳台滑雪国家集训队跨界跨项组中方教练李洋(前)和挪方教练埃里克·雷恩迈尔默在挪威中部盖于斯达尔跳台滑雪训练场指导训练。 春节期间正值欧洲滑雪盛季,不少中国冰雪运动员远赴欧洲坚持训练,以拼搏和汗水庆祝中国新年。 新华社记者梁有昶摄       

       新华社挪威利勒哈默尔2月5日电 题:冰雪热土上的冬奥梦——赴欧外训中国健儿挥汗迎新春

       新华社记者梁有昶 张修智 刘曲 张淑惠

       祖国大地,万家团聚、共庆佳节。万里之外的欧洲,很多地方银装素裹、雪峰绵延,正是冰雪运动的好时节。一些中国运动员怀揣着冬奥会的梦想,坚守在这片冰雪运动蓬勃开展的热土上。

(体育)(2)赴欧外训中国健儿挥汗迎新春

        ↑2月4日,中国跳台滑雪国家集训队跨界跨项组队员在挪威中部盖于斯达尔跳台滑雪训练场进行训练。 春节期间正值欧洲滑雪盛季,不少中国冰雪运动员远赴欧洲坚持训练,以拼搏和汗水庆祝中国新年。 新华社记者梁有昶

       跨界的飞跃

       2月4日早上,农历除夕。天空虽然放晴,挪威中部盖于斯达尔跳台滑雪训练场气温只有零下17摄氏度。

       “教练,之前我的两个板子分得太开了吗?”“嗯,有点儿。再跳吧!”

       中国跳台滑雪国家集训队跨界跨项组女队员翟羽佳听到指令,马上沿着助滑道向下滑行,加速,再加速……起跳!矫健的身躯腾空而起。前方,雪野茫茫,一望无际。

       为备战2022年北京冬奥会,挖掘和培养跳台滑雪人才,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采取跨界跨项选材的方式充实后备人才队伍。这支被送来挪威训练的队伍,组建之初就坚持国际标准、高点定位,目标直指2022跳台滑雪领奖台。

       跨界跨项,意味着运动员都是从别的运动项目转过来的。在去年8月份才来挪威外训的这些队员们,从最开始的一上雪坡就摔跤,到现在已经能在雪地练习台上飞跃了。

       挪方教练埃里克·雷恩迈尔默说,当前训练进展顺利,这些中国运动员非常有潜力,希望他们走得越远越好,而奥运会就是他们的目标。

       中方教练李洋也对这些年龄只有16岁到19岁之间的年轻队员表示赞许。“每个人都有进步。他们现在的雪感特别好,一上雪就能做出动作,基本功打得比较扎实。”

       中国冰雪运动基础差、底子薄,要在北京冬奥会上实现“参赛也要出彩”的目标,就需要充分调动一切力量和资源,也需要“大浪淘沙”。这是一个近乎残酷的淘汰过程,去年来挪威的22名队员,如今只剩下4男5女共9名队员。

       从小就练蹦床的翟羽佳说:“我们的目标就是2022年冬奥会。现在最近的(目标)就是每天好好训练。”

(体育)(4)赴欧外训中国健儿挥汗迎新春

       ↑2月3日,中国天津越野滑雪队队员汪可欣(右)在波黑亚霍里纳山参加训练赛。 春节期间正值欧洲滑雪盛季,不少中国冰雪运动员远赴欧洲坚持训练,以拼搏和汗水庆祝中国新年。 新华社发(内迪姆·格拉博维察摄)

       少年的梦想

       地上白雪皑皑,天空冷雨哗哗,波黑亚霍里纳山的气候令人敬畏。

       冷雨中,姜雨良、汪可欣与队友们一道,气喘吁吁,汗水交织着雨水,顺着脸颊往下流淌。两人分别刚刚滑完4公里与2公里的自由滑。

       姜雨良、汪可欣来自中国天津越野滑雪队。50天前,天津越野队来到波黑亚霍里纳山集训。亚霍里纳山是1984年第14届冬奥会的比赛场地之一,如今是驰名欧洲的滑雪胜地。

       除夕前一天的这场比赛,在滑雪队与萨拉热窝当地5个滑雪俱乐部之间进行。姜雨良、汪可欣分别获得了男女组第三名。尽管没得冠军,但他们仍然笑得灿烂。

       发令后,姜雨良比其他人晚了半分钟的样子才出发,他的雪杖插在雪地里一时拔不出来,要不,成绩会更好些。

       参加过平昌冬奥会的滑雪队外籍教练坦雅·科萨拉克说,中国的这些孩子们训练非常刻苦,一些队员很有天赋。自己对中国队员们今天的比赛成绩非常满意,如果不是碰上雨夹雪的天气,队员们的成绩会更好。

       中方教练都继良对自己队员们的成绩也表示满意。他告诉记者,比赛也是训练的一种,集训期间,不时有这种比赛。

       都继良说,越野滑雪队由14名队员组成,最大的17岁,最小的才12岁。主要从黑龙江、吉林等地选拔而来,大多数队员的雪龄只有三四个月。越野队的目标是2024年第15届全国冬运会。不过,奥运会也是这支队伍怀抱的一个目标,大家暗自期待,14个孩子中,未来至少会有一个出现在奥运会的赛场上。

       平时,队员们每周训练4-5次,每次训练要滑上25-30公里,风雪无阻。

       孩子们平时居住在一栋三层楼的别墅里。14个孩子,外加领队、教练、助理教练、翻译,分住在不同的房间。房间并不宽敞,但整个队伍像一家人一样,楼上楼下经常回荡着欢声笑语。

       助理教练彭永红已经熬好了一大盆姜汤在等孩子们。

       除夕在即,孩子们带着真挚的笑容,朝向祖国的方向,齐声拜年:“爸爸妈妈,祖国同胞,新年快乐!”

(体育)(3)赴欧外训中国健儿挥汗迎新春

        ↑2月3日,中国天津越野滑雪队队员姜雨良在波黑亚霍里纳山参加训练赛。 春节期间正值欧洲滑雪盛季,不少中国冰雪运动员远赴欧洲坚持训练,以拼搏和汗水庆祝中国新年。 新华社发(内迪姆·格拉博维察摄)

       新春的祝福

       除夕当晚,在瑞士洛桑奥林匹克博物馆,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与百余名瑞士华人华侨共同庆贺中国新年,大家用中文共同欢呼“新年快乐”!

       巴赫在接受采访时说,虽然新春将至,他知道仍有不少中国体育健儿为备战冬奥会而坚持训练。他在祝福这些中国运动员春节快乐的同时,也鼓励他们努力训练,希望他们将来在家门口代表祖国取得优异的成绩。

       在挪威盖于斯达尔跳台滑雪训练场往南25公里,就是曾举办过1994年冬奥会和2016年冬青奥会的利勒哈默尔。除夕之夜,由当地政府和企业主办了中国传统春节庆祝活动,正在这里集训的中国跳台滑雪队和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也参加了活动。

       “在未来几年里,或许我能看到你们其中的一些运动员,能够在一些比赛中打败我们一部分挪威选手。”利勒哈默尔副市长英根·特罗施霍尔门当晚在发表新年贺词时说。

责任编辑:李亚馨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088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