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定能成功,但需要长期的过程——专访中国足协技术总监范普维尔德

新华网
2019-06-28 10:35
“你可以很快建一个酒店,或盖一个高楼,但足球不行,它是在每一个层次都关乎足球教育的运动项目,这需要一个长期过程,”近日,中国足协的比利时籍技术总监范普维尔德在女足世界杯期间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说。

  新华社巴黎6月27日电 题:中国足球定能成功,但需要长期的过程——专访中国足协技术总监范普维尔德

  新华社记者岳东兴 马邦杰 岳冉冉

  “你可以很快建一个酒店,或盖一个高楼,但足球不行,它是在每一个层次都关乎足球教育的运动项目,这需要一个长期过程,”近日,中国足协的比利时籍技术总监范普维尔德在女足世界杯期间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说。

  虽然成功的过程不易,但这位曾帮助“欧洲红魔”通过10年努力夺得俄罗斯世界杯第三名的前比利时足协技术总监认为,一旦中国足球完成这了这一“长期项目”,将能够成为足球强国。

  “我对中国足球充满信心。但我们不能想一下就出成绩,这需要一个过程。”他说。

  世界杯细节最关键 “第一停”反映出不足

  谈到本届杯赛,范普维尔德认为,备战中的细节最为关键,往往是决定性的。因此,整个团队和教练组6个月前就开始分析3个小组赛对手,而且在赛事期间,也会派人到各赛场跟踪对手,做出及时的赛后技术分析报告,供教练组决策。这反映出中国足协在大赛备战上技术领域的进步。

  回顾本次杯赛中国队的表现,范普维尔德认为,全队表现出足够成熟的战术素养,非常有组织性,能够晋级16强已是不错的成绩。不过,一些技术能力上的差距,反映出在青训阶段的足球教育存在不足。

  “从对德国队比赛看,我们可能是唯一一支创造出3次一对一门将的机会、却没有得分的球队。当然大赛上难免有压力,是可以理解的。”他说。

  范普维尔德分析称,2015年,球员接球后平均反应时间是2秒,但现在却是电光火石般的0.4秒,所以世界杯这种大赛会让一些中国球员感到没时间去反应。“我们目前的一个挑战是面对来球的第一停。在第一次触球前,球员应该要提前‘扫描’周围的接球环境。”

  他举了欧洲青训的例子。当地孩子在学球启蒙阶段的5岁左右时,思维虽没成型,但已开始进行一对一练习,那时就开始有第一停的分析判断。还有些孩子从小在踢“街头足球”时就已习惯这种方式,包括无球时的观察跑动等。再比如法国队,球员第一次触球前都有技术能力去判断,所以在触球后可以立即变向外线或者内切等等。“所以这种技术能力是独立于战术能力的。”

  他坦言,如果对德国队能做到更快的一碰球就处理,球可能就进了,但在这种大赛上的确很难控制。这反映了青训阶段的不足。

  “短期项目”往往事与愿违 足球教育至关重要

  范普维尔德认为,世界杯上各球队反映出的是两部分内容——该国足球教育水平和最终成绩。如果只把注意力放在第二方面,往往事与愿违。“我们需要短期、中期和长期发展规划。但要注意的是,如果选择做一个‘短期项目’,可能结果往往达不到设想的程度。”

  他举例说,法国足球是坚持一个青训模式将近30年,他们的男女足接受相同的足球教育理念,目前看法国女足和男足一样也能赢得世界杯冠军。

  此外,亚洲杯冠军卡塔尔男足虽然有归化球员的功劳,但他们早在2006年就请来西班牙籍教练,并且一直坚持同样的青训理念,而且队中有6名是本土成长起来的国脚,同样反映出足球教育的进步。

  竞赛体系要扎实 教练培养是关键

  与足球教育相结合的,是竞赛体系。范普维尔德认为,其中的地区性联赛一定要打好基础,这样才能把“人才金字塔”自下而上建扎实,辐射足球人口的面也会更广,能让当地孩子就近踢球。

  在他看来,把小球员过早集中起来培养,不是最好的方式。“他们需要在家庭环境下成长。”他认为一个好的例子是武汉青训模式:当地的西班牙外教、中方教练以及许多学校都在进行合作,更有利于小球员符合成长规律地发展。

  “竞赛体系非常重要。女足也需要好的职业联赛,和男足一样。再往下是各地区的草根足球联赛。如果足够扎实,成绩自然而然会出来。”他说。

  在足球教育的长期过程中,教练员培养是重要一环。范普维尔德坦言,目前一些教练的共性问题是,束缚了球员的自我判断力。他说,小球员们大多会说“是的教练,我们就这么做”。但其实真到了大赛上,在几万球迷的助威声中,球员听不到场边的指令。所以年轻球员一定要多鼓励,对于有个性和技术特点的球员,也要差异化培养。

  “整体来看,这对我而言是个‘长期项目’。我希望能在这里待10年,因为我想做的是长期项目,但那会儿我已经70岁,也可能不在这里了。”他说。“但那时,我希望能看到中国队在世界杯上,能够击败排名高高在上的世界强队。”

  “为什么我们不敢相信呢?中国不缺有天赋的球员,也有基础设施和一切所需。但我们需要从各地区联赛开始,把这个体系做得越来越大,让足球成为孩子们的朋友。”他说。

责任编辑:张樵苏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5701124683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