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攀岩渴望更高荣誉——专访登山运动管理中心攀岩部部长厉国伟

新华网
2019-08-10 12:05
厉国伟认为,中国攀岩在短时间内取得现在这样的成绩,是可以令人满意的。“只要给我们充足的时间,我们对拿奥运会金牌是充满信心的。”

  新华社太原8月10日电(记者许雄 杨帆)二青会攀岩比赛日前在山西省太原市结束,在为期6天的比赛中,来自51个代表队的329名运动员争夺39枚金牌。

  中国攀岩历经32年的风雨发展,有过高峰,也走进过低谷。现如今,一批批爱好攀岩的中国青少年已有能力在二青会、全运会甚至是世界级比赛上“飞檐走壁”、斩获荣誉。而当攀岩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让国家体育总局登山运动管理中心攀岩部部长厉国伟对未来有了更多期待。

  起步较晚 曾有巅峰

  中国攀岩运动的发展,始于国家1987年派出一批人员赴日本学习攀岩技术。

  “发展到2010年左右,中国攀岩运动员,尤其是在速度攀岩领域是引领国际高水平的,曾6次打破世界纪录。”厉国伟说,“2009年中国攀岩运动员钟齐鑫、何翠莲在世界运动会上包揽了速度攀登的两块金牌。”

  不过在经历巅峰之后,中国攀岩的竞技成绩步入低谷。厉国伟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当时那一代运动员年龄逐渐增大,后续的年轻队员又没能接续上。

  随着攀岩入奥,2016年中国成立了攀岩国家队。2017年攀岩正式加入全运会大家庭,今年攀岩又首次亮相青运舞台。“我国攀岩运动发展迎来了新契机,许多攀岩人开始摩拳擦掌。”厉国伟说。

  付出与收获 中国攀岩“触底反弹”

  2017年我国为攀岩运动进行了大规模的跨界跨项选材,从田径、武术、体操等其他体育项目的4500名运动员中挑选出200多人,并建立起10支集训队。

  与此同时,还配套组建了复合型的攀岩教练团队。“从体能、营养到专项都有专业教练,复合型的教练团队在我国攀岩竞技成绩的提高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厉国伟认为,正是这些原因,使这几年成为中国攀岩运动32年的发展历程中,发展最快的时期。

  除了国家投入,社会上的攀岩土壤也正在孕育新力量。近几年各地岩壁建设如雨后春笋,很多商业设施中都出现了岩壁的身影,青少年对于攀岩的参与度也越来越高。

  “我第一次接触攀岩是一次和妈妈去看电影,旁边岩壁上正在攀爬的人吸引了我。”夺得二青会体校组女子乙组全能冠军的重庆市九龙坡区青少年体育学校选手李婧瑜说。也是从那之后,她开始攀岩训练,并在前年入选国家集训队。

  “就拿这次二青会攀岩比赛来说,51支队伍中有25支是社会俱乐部,这充分反映了攀岩这种‘小众’运动的社会基础正在迅速扩大。”厉国伟说。

  中国攀岩在国际大赛上的表现也更加亮眼。2019年国际攀联世界杯攀岩赛重庆九龙坡站的比赛中,19岁的中国小将宋懿龄创造了新的女子速度攀岩世界纪录——7秒101,将该项世界纪录提高了0.2秒。

  “岩壁芭蕾” 期待更高荣誉

  在二青会攀岩赛场上,选手实力十分接近。体校组女子甲组随机速度决赛中,夺冠的宁夏回族自治区体育运动学校选手田沛阳用时仅比第二名少0.138秒。

  李婧瑜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选手之间咬得紧,说明大家平时的训练也都在向高水平努力。李婧瑜今年曾赴国际攀联世界杯攀岩赛重庆九龙坡站的比赛现场观赛,宋懿龄创造世界纪录的那一刻让她激动万分。“我知道我现在的水平和她有差距,但我相信经过艰苦努力和科学训练,我能够接近或者达到她的水平。”

  拥有更大梦想的不止李婧瑜一人。

  厉国伟介绍,这个月攀岩国家队就要赴日本参加世界锦标赛。“这也是一个重要的奥运资格赛。”“我们对明年的东京奥运会充满了期望。”厉国伟说,“但这也只是停留在对奖牌的期望上面。对于金牌,实事求是地讲,我们现在可能还不具备这个实力。到2024年,我们对奖牌的渴望可能会更高。”

  厉国伟认为,中国攀岩在短时间内取得现在这样的成绩,是可以令人满意的。“只要给我们充足的时间,我们对拿奥运会金牌是充满信心的。”

责任编辑:张安琪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86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