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空舞者——秋千上盛开的民族体育之花

新华网
2019-09-12 07:18
屈膝、前蹬、回身,两人配合十分默契,协调有力的动作,使两位姑娘看起来宛若在空中漫步。

  新华社郑州9月11日电 题:低空舞者——秋千上盛开的民族体育之花

  新华社记者翟濯

  像一道长虹,划破天际。

  在第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秋千55公斤以上级双人触铃赛场上,来自贵州代表团的成其艳、柳减正奋力荡绳。屈膝、前蹬、回身,两人配合十分默契,协调有力的动作,使两位姑娘看起来宛若在空中漫步。

  荡秋千还能比出个高低?实际上,民族运动会上的秋千项目竞赛方法大有讲究。秋千比赛分为高度和触铃两项,成其艳和柳减参加的触铃比赛,是在10分钟时间内,计算触碰到7.2米高的铃铛次数作为成绩。

  不同于高度比赛,触铃比赛考验的是运动员们的耐力和意志。最终,凭借4次预摆,88次触铃的表现,成其艳和柳减拿到了该项目二等奖。从秋千上下来的柳减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嗓子里直冒火”。柳减因为气候不适,来到郑州后就患上了重感冒,不过为了不影响队友备战,她一直没有告诉队友。

  “如果我的身体状态再好一点,我们应该可以拿到更好的成绩。”比赛结束后,21岁的柳减显得有些自责。但对这个进行秋千项目训练仅两年的彝族姑娘来说,这份成绩已足够让身边人为她感到骄傲。

  秋千是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唯一一个只限女子参加的正式项目比赛。运动会上的秋千项目,远非我们平时玩乐时那般自在惬意。“难度大、危险系数高、易受伤,这些特点使很多运动员在秋千训练伊始就选择了放弃,姑娘们能够坚持下来实在不容易……”教练拓明福感慨地说。

  和柳减一样来自贵州代表团的22岁布依族姑娘朱乖巧,却在踏上秋千板的那一刻,就被这个古老而有趣的项目吸引了。“你看我们比赛的第一印象是什么?我们荡起秋千来像不像游乐园里的海盗船?我们是‘海盗船’上的低空舞者!”

  当然,想把秋千荡出“花”来,仅凭一时的兴趣是远远不够的。作为贵州民族大学的在读学生,柳减和朱乖巧等人只能一边处理课业压力,一边利用课余时间进行训练。

  备战本届运动会期间,柳减在一次训练中因为手滑,直接从秋千上摔了下来,脚后跟裂了一个大口子。今年4月,朱乖巧因为训练量太大,身体很不舒服,不过她选择了咬牙坚持。“你看看这些掉了皮、磨出茧的手心,这还是小姑娘的手吗?”每次姑娘们比赛完,拓明福都格外心疼。

  在之前进行的55公斤级秋千双人触铃比赛中,朱乖巧和队友的秋千绳不慎扭在一起,引发一片惊呼。两人经过不断调整,坚持完成了比赛,收获了全场观众和各族运动员的掌声。“其实是我的失误,下来时觉得挺丢人的,没想到大家都在为我鼓掌。”朱乖巧摸着头,吐了个舌头,显得很不好意思。

  在那天接下来的比赛里,已经比完自己项目的朱乖巧站在场边为上场的每一位运动员呐喊助威。“别人给我加油,我也要给他们加油。各民族运动员一家亲嘛!”

  一天的比赛在激烈而又友好的氛围中结束了。“快来快来,给我们和教练一起拍张照吧。警察叔叔你也一起来,你们也辛苦一天啦!”跳下领奖台的姑娘们笑着招手说。

  一张充满笑脸的合影,定格了这个美丽的秋日午后。一阵晚风不知何时悄悄吹过,秋千的长绳微微摆动,仿佛在召唤着姑娘们下一次的勇敢征程。

责任编辑:丁峰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6081124988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