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上阿尔卑斯山,藏族放羊娃眺望奥运之路

新华网
2020-01-16 08:26
虽然小姑娘的篮球梦想暂告结束,但索朗曲珍立刻以一种近乎偏执的韧劲钻进了滑雪登山中。

  新华社瑞士洛桑1月15日电(记者卢星吉、林德韧、王沁鸥)爬上阿尔卑斯山,17岁的藏族小姑娘索朗曲珍看到了享誉世界的如画风景。

  雪山、湖泊、蓝天、白云,让她想起了自己在青藏高原的故乡,在那里,有着她作为放羊娃的童年,也是在那里,她萌生了自己的奥林匹克梦想。

  2020年冬青奥会,作为滑雪登山运动员的索朗曲珍首次登上国际综合性大赛舞台,在这个欧美选手占据主流的项目上,她一鸣惊人,拿到了个人越野赛和短距离赛的两个第四名。

  “我喜欢滑雪登山,我觉得这个项目,很特别,因为要不断地爬山爬山爬山……”小姑娘的表达含蓄而质朴,话里,是对山的眷念,言外,是她奥运之路的未来。

  从放羊娃到国家队员——体育改变的人生轨迹

  索朗曲珍是一个恋家的女孩子,在各地辗转训练和参赛时,她总是喜欢把来自家乡的小物件带在身边,想家的时候就拿出来看一看。这次到洛桑,她在行李箱里装进了一条哈达和一条放羊鞭,期待它们能够给自己带来好运。

  作为高原牧区家的娃娃,放羊是她童年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十多年前,在青藏高原上那曲市申扎县的牧区,按照她自己的话讲,她那时候“放了很多的羊”。

  索朗曲珍的运动之路开始于四年级时偶然被体校挑中,开始练习长跑。由于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爸妈就让我好好练,这才不放羊了”。

  比起一开始练体育时接触的长跑,小姑娘曾经更想成为一名篮球运动员,“我最大的爱好就是打篮球,到现在也是这样的。”在2017年西藏滑雪登山队组织的跨界跨项选材前,索朗曲珍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去练滑雪。当时,她刚开始在西藏自治区体校参加篮球训练。

  虽然小姑娘的篮球梦想暂告结束,但索朗曲珍立刻以一种近乎偏执的韧劲钻进了滑雪登山中。

  “她即便是生病也不愿休息,我让她休息她就哭。”西藏滑雪登山队教练阿旺扎西说,“晚上的时候她就在走廊尽头,悄悄穿上雪鞋,再找个垫子,把雪板放在上边,自己加练转换技术(该项目中转换穿板和背板上升模式的技术,比拼时间)。”

  不久后,中国登山协会从西藏队和山东体育学院附属中学选材组建备战2020年洛桑冬青奥会滑雪登山项目的青年队,她进入了国家级的队伍。

  基础薄弱,比赛又迫在眉睫,队里的训练强度和压力都非常大。或许,这种环境特别适合“一根筋”的索朗曲珍。

  她这样描述自己的训练生活:“训练中我就一直想着教练说的话,错了就再练,如果今天还有不够好的,我就睡一觉,明天继续。”

  “看得出她是热爱这项运动的。因为登山滑雪的特点就是细节很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她能把每一个细节都做得很好,这也是她能够取得现在成绩的原因。”国家滑雪登山青年队教练金煜博评价说。

  从市体校到西藏自治区体校,再到全国各地乃至国外训练、比赛,离家越来越远,小姑娘说自己时常也会想家。

  “但我要把这条路一直走下去,想家也回不去,所以我就想着要拿更好的成绩,不要让爸爸妈妈失望。”

  最拼的第四名

  在冬青奥会的滑雪登山赛场上,索朗曲珍面对的是同年龄段世界最顶尖的选手,其中多数来自有悠久滑雪登山传统的欧洲国家。

  “阿尔卑斯山地区的孩子,三四岁就开始滑雪,十二岁左右就开始练习滑雪登山。”青年队教练、意大利人安德鲁介绍说。

  在13日的短距离赛中,索朗曲珍再一次遗憾地位列第四。越过终点线后,她抱头跪倒在雪道上。

  “我没有哭!”小姑娘的脸上写满倔强,但分明还留着泪痕,“我还是哭了,看到教练走过来我一下子就哭了。”

  在10日个人越野赛结束后,索朗曲珍曾讲过她的“小目标”——短距离赛进前三。她说出目标时的声音很低,但却丝毫没有犹豫的神色和畏惧的语气。

  要知道,不论以何种方式衡量,用不到三年时间,从从未穿过雪板,到冬青奥第四名,已经是一个奇迹。现场观赛的中国登山协会副主席王勇峰直言,在两年前,这样的结果是不敢想的,那时候这批运动员连完赛都很难。

  和从小滑雪的对手比,下滑的功夫是短板,索朗曲珍目前的战术是要在攀登上为自己拼出宝贵的优势。

  但是,滑雪登山短距离赛从四分之一决赛开始就是集体出发,会有非常激烈的拼抢卡位。索朗曲珍说自己在身材和爆发力上比不过对手,“一开始我只能跟着她们,到后面再想办法超越”。

  直到来到第一转换点,西藏姑娘才有机会凭借出众的耐力后程发力,靠着每一步比对手大一点、快一点,艰难地挤到前列。

  看她的比赛是那么提心吊胆,因为只要在最后撕止滑带时慢了一步,或者下滑时打了个趔趄,拼出来的一点点距离,就荡然无存。

  这个在陡峭雪坡上健步如飞的姑娘,给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她就是那个很快的中国女孩儿!”在雪场上、登山火车里,索朗曲珍成了最有辨识度的运动员。

  奥运梦、大学梦

  据教练金煜博介绍,滑雪登山运动员出成绩的“黄金时期”是在21岁到25岁左右。

  目前,滑雪登山并不是冬奥会项目,不过,在作为奥运项目“实验室”的冬青奥会上完成首秀后,这个项目何时登上冬奥大舞台成了越来越多人讨论的话题。按照最乐观的可能性,最早在2026年,这一项目就有可能亮相冬奥会。如果这一“可能”变为“现实”,届时和索朗曲珍同批次的中国青年队员们,正好处在这个年龄阶段。

  “这个项目很有竞技性和观赏性,不论是在欧洲,还是我国一些降雪丰富的地区,滑雪登山也是一项很实用的技能”。金煜博对滑雪登山入奥的前景也十分乐观。

  “第一次出来参加大赛,还是经验不足,需要继续通过比赛历练。”教练安德鲁对包括索朗曲珍在内年轻队员们十分有信心,“别看现在排在前面的都是欧洲运动员,将来我们也能‘干掉’他们!”

  索朗曲珍表示她自己没想这么多,只是会全力以赴地训练。除了苦练滑雪登山,小姑娘还有一个上大学的梦想。

  “我哥哥现在就在上大学,他让我也要好好读书。如果不是被比赛打断,每天晚上他都要和我视频,让我一句句把书念给他听。”

责任编辑:张安琪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467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