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难中心距奥运火炬10公里——探访福岛第一核电站

新华网
2020-01-30 18:30
2011年3月11日,在日本历史上最严重的海啸中,这座距海边只有300米的车站瞬间就被抹去,一同消失的,还有近一万六千条生命。

  新华社日本福岛1月30日电题:灾难中心距奥运火炬10公里——探访福岛第一核电站

  新华社记者王子江

  从东京经过一次倒车,大约3个小时就能抵达福岛县富冈站,小站一切都是新的。2011年3月11日,在日本历史上最严重的海啸中,这座距海边只有300米的车站瞬间就被抹去,一同消失的,还有近一万六千条生命。

  3月26日,东京奥运会火炬接力在不远处举行一个盛大开幕式后,很快就会抵达这里,东京奥组委将这次奥运火炬称为“复兴火炬”,为的就是让奥运会火炬传递能够帮助福岛灾后重建,彻底摆脱海啸带来的阴影。

  尽管过了近9年,灾难留下的痕迹依然随处可见,从火车站沿海边往北不远,路边到处是废弃的房屋。当然笼罩着福岛灾区的最大阴影,还是在海啸中发生了严重核泄漏事件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它就在火炬接力的地方以北10公里。

  这座核电站,正是29日日本外国记协组织的外国记者参观地。因为核泄漏,海啸发生后,日本政府把核电站20公里内的区域划为禁入区,从2015年开始,禁入区外围被逐渐放开,但富冈仍然属于居住受限制的“返乡困难区域”,原则上禁止进入该区域。

  富冈车站附近的公路上车辆并不少,也可以看到很多工地在施工,但越靠近核电站,就越靠近9年前。沿途路口都是从头到脚被防护服裹得严严实实的管理人员,只有获得许可的车辆才能进入。

  “不准带手机、相机和电脑,必须带身份证件,必须穿长袖衣服和裤子。”虽然此前已经收到类似通知,但在核电站门口,陪同参观的东京电力公司人员再次做出以上要求。

  除了类似机场的安检外,进入核电站还要比对事先留下的指纹。但防护措施并没有想象的严格,记者只是被要求脱掉鞋子,套上两双提供的普通袜子,穿上一双雨靴,身上只是套上简单的马甲和雨衣,外加手套、口罩和安全帽,这些防护装备与其说是防辐射,不如说是为了防雨,当天正好赶上狂风暴雨。唯一与核辐射有关的,就是一个比手机还小的辐射监测仪。

  整个厂区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工地,核电站负责公关的经理阿部贤治告诉记者,现在处理废墟的工人有4000多,大部分是以前的居民。厂区内看到最多的是巨大的容纳核污染废水的储水罐,自2011年以来,为控制反应堆温度,东京电力公司注入大量冷却水,因而产生含有辐射物质的污水,有报道说,储罐群容量将在2020年达到极限,无法再容纳多余核污水。因此记者在厂区看到,厂方正在用钢板焊制更加巨大的储水罐。

  为了防止地下水进一步被污染,厂区所有没有建筑物的地面都被涂上了一层厚厚的混凝土,阿部说,现在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将这个曾经的核电站做无害化处理,包括废水、废料、土壤。当然最艰巨的工作,还是处理在海啸中严重受损的四个核反应堆,1至3号反应堆发生了堆芯熔化的最严重事故,约250吨核燃料棒高温熔化后掉落至反应堆安全壳底部等处。

  记者乘坐的大巴进入反应堆中心区大门时,车内的核辐射探测器的数值从每小时0.1微希沃特不断增加,很快就达到32微希沃特,当记者被带到距2号核反应堆直线只有200多米的高地时,工作人员随身携带的监测仪显示数值达到了每小时130微希沃特,有人随身携带的监测仪开始发出超值的警报声。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只要不超过每小时150微希沃特,就是安全的。

  现在除了1号反应堆外,其他三个反应堆受损的顶部都已经安装好了盖子,周围开始搭建防护设备,未来的目标是将四个反应堆用钢铁完全包裹起来。

  “但将核电站做到完全无害化,恐怕要30年到50年的时间。”阿部说。

  30年已经是漫长的时间,对于不到两个月之后的火炬接力,大家会感觉安全吗?毕竟距离这里只有10公里。

  “即使再发生一次2011年那样的海啸,这里也是安全的。”东京电力核电部总经理八木秀树这样回答记者。“如果说到本地的食物,你在这里吃的午饭都是本地出产,也都是经过福岛县有关部门检查过关的。据我所知,只有福岛的渔业还没有恢复。”

  八木秀树还说:“因为核电站还属于受限制区域,火炬接力无法抵达这里,但当地人对火炬接力充满了期待,希望奥运会能帮助福岛尽快复兴。”

责任编辑:李旭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7321125513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