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备战 追求历史的跨越——写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倒计时两周年之际

新华网
2020-02-04 14:49
倪会忠说,这是冬运中心备战北京冬奥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目标。

  新华社北京2月4日电 疫情防控,毫不懈怠;备战冬奥,分秒必争。

  在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严密防控中,在紧张的训练和比赛中,中国冰雪健儿迎来了北京冬奥会开幕倒计时两周年。

  疫情来袭,给中国选手备战北京冬奥会带来了困扰和挑战,疫情防控成为目前的头等大事。

  非常时期,有非常举措应对。从国家体育总局到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下称“冬运中心”)都在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奥运备战,力争把疫情的影响降到最低。

  防控疫情

  据国家体育总局竞体司司长、国家体育总局疫情应对办公室副主任刘国永透露,目前在训的所有运动队没有出现一例确诊和疑似病例,各项目国家队都采取了原地训练、全封闭管理的备战方式,力争保持住这样“干净”备战的局面。

  为了严防疫情,原定2月在内蒙古举行的第14届全国冬季运动会以及在北京延庆举行的世界杯高山滑雪赛事,已经分别推迟和取消。对于近期有出国参赛任务的运动员,包括冰雪项目选手在内,国家体育总局将做好各项沟通协调工作,确保中国运动员顺利到各办赛国家和地区参赛。

  冬运中心针对下属各队采取了更加细致的防疫措施,印发《疫情防控工作方案》,精准排查所有相关人员,建立返京队伍的相对集中隔离和医学观察制度,全面梳理近期举办的各级各类体育赛事,根据疫情做出风险评估,通过推迟或者取消的方式最大限度降低交叉感染的风险,严禁无关人员进入国家(集训)队训练和生活区域,做好宣传和心理疏导,储备足够数量的防疫物资,做好打持久战、艰苦战的准备。

  宁可备而不用,不要用而无备。对于疫情防控,冬运中心从物资到心理都已做好充足准备。

  超常规、跨越式发展

  疫情虽对中国冰雪选手备战北京冬奥会造成了一定困扰,但并没有影响他们的信心与决心。

  北京冬奥会是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举办的重大国际赛事,意义非凡。从2015年7月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至今,中国对于这届具有特殊意义冬奥会的备战逐步推进、层层升级,其广度、深度和强度史无前例,难度、高度更是前所未有。

  中国军团把“全项目参赛”和“取得历史最佳成绩”作为北京冬奥会的目标。

  2018年平昌冬奥会中国代表团获得一金,参加了55个小项的角逐,是参赛历史上最多的一次。从平昌冬奥会参与55个小项夺得一金,到北京冬奥会的109个小项全部参与以及创造历史最佳成绩,这是一个蕴含巨大历史跨越意义的挑战。为此,中国军团确定了“扩面、固点、精兵、冲刺”的备战方略。

  根据各冰雪项目国际组织当前关于冬奥会参赛资格的规定,北京冬奥会109个小项中,东道主可获得61个小项的直通资格,剩下的48个小项要靠自身竞技实力去争取。

  109个小项中,大约有三分之一此前在中国没有开展。“有的项目,我们当时连器材都搞得不是很清楚。”冬运中心主任倪会忠说,“北京申冬奥成功之后,我们用超常规的办法,跨越式发展,跨界选材,全国动员,借助国际冰雪组织帮我们选配教练,迅速把我们过去没有开展的项目组织开展起来。”

  2014年备战平昌冬奥会时,中国各支相关国家队的外籍教练只有两名。现在,他们的人数达到了170名。另外,冬运中心还和加拿大奥瑟团队以及俄罗斯“面姐”团队等一些世界著名的教练团队建立了合作关系。

  过去两年,中国冬奥备战坚持科技引领,全方位加大科研力度;采取完善的反兴奋剂措施,确保“零容忍”“零出现”;强化运动队思想政治工作,成果显著。

  值得一提的是,冬运中心大力强化对于“体能”的认识,将之提升到“比赛制胜因素层面”,强调体能在训练备战中的基础地位和引领作用。

  从“扩面”到“固点”“精兵”再到最后的“冲刺”,是一个从全面铺开到沉淀、提纯和淬炼的过程。倪会忠表示,2019年“固点”阶段如期全面完成,备战选手由4000多人精简至1153人,全面覆盖109个小项的各支国家队、集训队已经建立,今年的任务将是精兵提纯。他说:“能够承担北京冬奥会参赛任务、争金夺牌任务的选手和小项已经开始逐渐清晰了。”

  “精兵”战略

  如果说“扩面”“固点”阶段确立了中国备战北京冬奥会的广度,“精兵”“冲刺”阶段将考验的是深度和强度。

  进入“精兵”阶段,中国冰雪精兵开始初显威力。与上赛季同期相比,中国选手在2019-2020赛季进行大半的时候,获得的金牌数与奖牌数,都增长了一倍以上。但倪会忠把这些称为“暂时的成绩”,认为要保持头脑清醒。他说:“我们的短板和不足仍然非常明显,甚至个别项目还存在较大的危机。”

  随着各国备战力度空前强化,中国军团备战形势严峻。还剩两年时间,等待中国选手的依旧是重重雄关,遥遥漫道。

  因此,在2020年“精兵”之年,中国军团备战将更加努力,冬运中心提出要形成尖子群体,重点突出“五精”:“打造精锐之师”“锻造精勇之士”“明确精准目标”“抓实精细训练”“强化精致保障”。

  “精兵”阶段,需要中国冬奥军团把备战深层次的工作做精做细。倪会忠说,需要做到因队施策,因人施策。

  另外,在去年底开始举办的第14届全国冬季运动会也承载着备战北京冬奥的任务。为此,本届冬运会对标北京冬奥会,设置完全一样的109个小项,并推出滑冰、滑雪、冬季两项、冰壶、冰球、雪车、雪橇等7个大项15个分项运动员的联合培养模式。

  冬运中心副主任孙远富表示,出台某些项目运动员联合培养模式政策的主要目的,在于鼓励更多地区参与到冬运会中来,另外也能调动全国更多的资源来保障冬季项目的精兵尖子选手备战北京冬奥会。

  另一高度

  中国军团对于北京冬奥会宏大壮阔的备战,不仅要实现空前的109个小项“全项目参赛”这一具有历史高度的目标,也不仅仅是要实现历史最佳成绩的这一具有巨大难度的目标,而是有更深远的影响和意义。

  此次备战为将来储备了人才。倪会忠表示,冬运中心正在着手组建成体系的国家二线队,着眼于北京冬奥会后中国冰雪运动的发展。预计将有300人左右入选国家二线队,他们将有专门的训练基地、训练人员与计划。

  得益于备战期间与顶级外籍专家的接触与学习,北京冬奥会结束之后,中国势必将诞生大批冰雪专业人才,其中包括高水平的教练队伍。倪会忠说,这是冬运中心备战北京冬奥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目标。

  最重要的一点是,此次北京冬奥会备战也极大地推动大众参与冰雪运动,为“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这一史诗般的冰雪普及活动做出贡献。

  倪会忠认为,“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是北京冬奥会最重要的、标志性的遗产。

  中国冰雪运动基础薄弱,主要原因在于参与人数太少,影响长远发展。为了逐步夯实中国冰雪运动的基础,冬运中心近年来一直坚持冰雪运动“走进城市,走近大众”,大力推进冰雪运动“南展西扩东进”战略实施,举办大量相关活动。

  比如,“第五届全国大众冰雪季”2018年12月启动,在全国31个省区市开展了1608项冰雪活动,约2200万人参加。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2019年3月印发的《关于以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契机大力发展冰雪运动的意见》中明确提出:“力争到2022年,我国冰雪运动总体发展更加均衡,普及程度明显提升,参与人数大幅增加,冰雪运动影响力更加广泛。”

  相比于“全项目参赛”和“历史最佳成绩”,这一目标代表中国备战北京冬奥会的另一高度——一个更加具有历史跨越意义的高度。

  如此,才能更加充分体现北京冬奥会“点燃中国冰雪运动的火炬”的深邃内涵。

责任编辑:张安琪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30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