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南极——访中国青年科学探险家温旭

新华网
2020-02-07 17:32
温旭说,冰川是气候变化最明显的指示计,“<2°C计划”希望通过对南极、北极和青藏高原这三极的探险呼吁更多的人关注气候变化。

  新华社圣地亚哥2月6日电(记者 张笑然)北京时间1月10日凌晨,中国青年科学探险家温旭完成了世界首例单人无助力无补给从南极海岸出发抵达南极点的壮举。近日,他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机场转机的间隙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采访。

  32岁的温旭皮肤黝黑,神采奕奕。他说,智利时间2019年11月13日,他从南极海岸的伯克纳岛最北端出发,历时58天,一个人靠一对滑雪板、一架承重180多公斤的雪橇,采用越野滑雪的方式行进1400公里抵达南极点。

  由于之前的恶劣气候影响航班,加之智利去年突发的骚乱耽搁了装备的抵达,没能够按照预订的计划完成南极大陆的穿越令他有些遗憾。

  讲到南极探险的初衷,温旭说,他从16岁开始接触冰川,2017年一次科考活动中掉进冰湖的经历令他开始思考气候变化对自然和人类的影响,当年,他和妻子虎姣佼共同发起了一个叫作“<2°C计划”的科学探险和科普项目。

  温旭说,冰川是气候变化最明显的指示计,“<2°C计划”希望通过对南极、北极和青藏高原这三极的探险呼吁更多的人关注气候变化。

  把南极定为探险目标后,温旭进行了为期两年半的准备,学习风筝滑雪,去格陵兰岛体验极地环境,为适应南极的高海拔特地去西藏骑行。

  在南极大陆每天约12小时的孤独滑行中,温旭经历的挑战层出不穷,出师不利的一次经历令他哭笑不得。

  “出发第二天就遇到恶劣天气,我在穿脱羽绒服的时候手套被吹飞了,我在追手套的过程中羽绒服又被吹跑了,风很大,比我跑的速度快,结果手套也没追上,羽绒服也没追上。”温旭最后只好用备用睡袋改制了一件羽绒服,就这样度过了后来的日子。

  温旭说,他在登上南极大陆后不久就发现雪特别深,雪橇因为装载着补给又特别重,松软的雪掩盖住南极起伏不平的地形,感觉一会儿就一个“陷阱”,经常摔跤。

  南极探险的过程中,心理压力也是一关。“当时我排解的方式,一个是自己在走的过程中努力调整心情,找到一个很舒服、没有那么大压力的状态去走;还有一个就是爱人虎姣佼给我很大支持。”温旭说。

  温旭沿途采集了60多个南极大陆的表层雪样和5个雪坑样,还会每天画一幅画,分析记录自己心理变化,采集身体样本,分析人在极限的条件下身体、心理上的变化。他说,这次探险对未来自己或其他人穿越南极都会积累一些经验。

  在南极点同担任后援和保障的探险公司会合后,温旭离开南极。一个人在“白色沙漠”中度过两个月后,温旭特别向往人多的地方和绿色。

  闻到空气中青草的芬芳,温旭说:“感觉特别幸福,看到绿色的树也特别高兴。最大的感受是要去爱,不仅是爱人和事,也包括爱地球、爱自然。”

  谈及未来的计划,温旭说,自己除了探险之外,还有科学计划要实施,也希望能继续呼吁更多的人关注气候变化。

责任编辑:张安琪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543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