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产业疫后能否迎来新转机?

新华网
2020-03-05 19:48
对于国内冰雪产业来说,踌躇满志的2020年甫一开端就陷入了危机,春暖花开之时是否能迎来新的转机?

       新华网成都3月5日电(孙小惠)暖春未至之时,在白雪皑皑的雪场尽情享受冰雪运动的快乐,原本是很多家庭的旅游计划。但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这一切成为了泡影,人们只能宅在家中眼睁睁看着冰消雪融。

       对于国内冰雪产业来说,踌躇满志的2020年甫一开端就陷入了危机,春暖花开之时是否能迎来新的转机?

       △ 2018年3月6日,一名滑雪爱好者在中级雪道上摔倒后站起。新华社记者滕沐颖摄

       变故突如其来

       “这场疫情让我们损失了400万。”

       健飞少儿运动成长学院负责人张小飞向新华体育表示。

       健飞是一家专注于少儿户外体能训练的培训机构,早期以乒乓球、篮球入手,在2013年开始转向滑雪项目。此次疫情暴发前,健飞原本已经安排好了新一期的少儿滑雪训练营,地址在河北省张家口市崇礼区,届时将会邀请国外专业教练与国内教练一同对孩子进行集中式培训,但随着疫情形势的严峻,健飞最终取消了本次训练营,并选择了向家长全额退款。

       “场地、住宿、装备、证书……包括外教的来回机票和课时费用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但没办法,该退还是要退,毕竟孩子的健康安全是最重要的。”据了解,此次训练营人均收费在一万五千元左右,有部分家长出于对健飞的信任选择了不退学费,延续至明年训练营。

       目前,受疫情所限,健飞只能转向线上课程,通过专业教练带领孩子做线上体能课程的训练方式来缓解经济压力。

       “目前的线上课程有一对四、一对多等形式,一对多的收费在200元一节左右,一对四的收费在500元一节左右。”

       谈及此次疫情造成的影响,张小飞坦言,因为前期积累了一定的经济基础,所以400万的损失额在可承受范围之内,遗憾的是,即使疫情结束,今年的滑雪训练营也因过季而无法再展开,冰雪培训在2020年步入了大范围的空窗期。

       “北京冬奥会好不容易为冰雪项目添了把火,眼看着热度起来了,现在又被泼了一盆凉水……”张小飞颇为沮丧。

       △ 2018年3月6日,一名滑雪爱好者在初级雪道上练习滑行动作。新华社记者滕沐颖摄

       寒潮刺痛冰雪产业

       被泼凉水的可不止健飞一家。据报道,疫情的发展令国内冰雪产业收入呈断崖式下跌。雪具店的存货、冬令营的开营都遭受了严重打击。自1月24日起北方各大户外雪场和南方室内雪场逐步清场谢客,整个冰雪市场进入冰封期,几乎所有赛事全被叫停。

       如原计划于2月15-16日在延庆小海坨举办的高山滑雪世界杯被迫取消,这是我国首次举办高山滑雪世界杯,也是北京冬奥会第一场测试赛;原计划2月在内蒙古举办的“十四冬”被迫延期;而一年一度的行业盛会ISPO北京以及亚太雪地论坛也被迫取消。

       此前,随着2022北京冬奥会如火如荼筹办中,我国冰雪产业也步入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国家及地方政府先后出台了《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群众冬季运动推广普及计划(2016-2020年)》、《全国冰雪场地设施建设规划(2016-2022年)》、《全国冬季项目体育竞赛管理办法(试行)》等多个政策,引导、推动冰雪产业的发展,冰雪产业已成为“热经济”。

       冰雪热让国内诸多行业巨头纷纷入局,万科和融创便是其中之一。

       2017年1月,万科集团成立冰雪事业部。“万科遇上了行业千载难逢的机遇。”时任冰雪事业部CEO的丁长峰这样评价万科的冰雪事业。但随着疫情的暴发,旅游业遭遇重大冲击,冰雪旅游也不例外。

       吉林省受疫情影响较小,2月24日,万科旗下的松花湖滑雪场开始逐步恢复营业,但仍然严格控制入场人数和时长。面对已经产生巨大的损失,万科松花湖滑雪场靠微薄的营收勉强找补回一些。

       另一位地产大佬融创董事长孙宏斌,也在这几年进军冰雪产业,斥巨资在哈尔滨、广州、无锡、昆明等地打造了融创雪世界,拥有多条先进的第四代室内滑雪场。因为疫情影响,上述四地的融创雪世界至今尚未恢复营业,原本预计大赚的寒假黄金期算是凉了。

       热心冰雪产业的还有奥瑞金这家上市公司,旗下冰球队参加了丝路冰球超级联赛。联赛汇聚了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国的30支球队。

       疫情蔓延后,奥瑞金的主场比赛全部迁址到俄罗斯,失去的不仅仅是票房收入,更关键的是和国内球迷的交流互动中断了。

       尽管疫情为推动冰雪运动和发展冰雪产业带来了重重阻力,但总会有结束的时候,当疫情结束之时,冰雪产业会否迎来一次反弹式的发展呢?

       △ 2018年3月6日,来自各地的滑雪教练在雪场参加培训。新华社记者滕沐颖摄

       春暖花开时,会否迎来转机?

       国内的19-20雪季已基本结束,户外雪场只能等到下个雪季才能恢复雪季经营,而室内雪场何时能恢复营业还要看疫情发展以及政府的管控政策。

       谈及今年的冰雪产业发展,国家体育总局经济司副司长彭维勇在此前答记者问中曾提到,今年的冰雪产业面临着最充分的准备和最差的市场表现。

       彭维勇坦言,近年来受政策利好的影响,社会主体投建滑雪场的积极性持续增高,目前为止已经建成 770多座滑雪场,然而受疫情影响这些滑雪场的客流量断崖式下滑,河北的冰雪场馆接待人数较2019年下滑278 万人次。伴随着去年年底京张高铁的开通,沿线的滑雪场在人力、物力和环境等方面都做了充分的准备和较大的投资,但突如其来的疫情令市场表现如寒冬一样非常差。

       即使按乐观评估 3 月中旬疫情基本结束,2020 年可运营的雪季也基本结束,如何才能补救损失?

       彭维勇表示,总局层面将实施三大措施,首先是要实施“百城千冰”计划,加大冰雪场馆建设力度,普及青少年的冰雪运动,进一步实施三亿人参与冰雪行动计划,增加冰雪运动参与人口。其次要指导各地体育部门创新举措,精准施策。比如北京已经对滑冰滑雪场所给予用水用电补贴,吉林对旅游滑雪场给予专项补助等。最后,要发挥中国冰雪产业联盟的作用,搭建政府与企业之间的沟通桥梁,做好行业服务,创新滑雪场四季运营的产品结构和运营模式。

       对于明年冰雪培训产业是否会出现反弹式的增长,深耕冰雪培训的张小飞认为可能性不大。

       “明年预计将和今年一样,保持在大约20%左右的涨幅,不会出现大规模的上涨。”

       张小飞表示,冰雪培训项目与其他体育培训项目不同,受师资、场地等条件限制,成本较高,费用也高,短期内很难做到市场下沉,“我们目前的客户主要还是以国内中高产家庭为主。”

       与冰雪培训产业不同的是,在政策扶持和环境感染下,冰雪旅游或将在明年迎来新的生机。

       彭维勇认为,通过政企一起努力,滑雪场的春天一定会到来。我们也希望在经历了疫情的阴霾后,国内冰雪产业能够迎来真正的春天。

责任编辑:张安琪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68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