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奥运,期待重建和疗伤——几个普通福岛人的奥运期待

新华网
2020-03-09 14:34
更好的消息还在后面,他已经接到了东京奥运会的订单,他亲手种植的鲜花,将被发到奥运冠军的手里。

(体育·图文互动)(1)期待奥运,期待重建和疗伤——几个普通福岛人的奥运期待(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这是在日本福岛县双叶郡浪江町拍摄的一幢建筑物(2月27日摄)。 (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新华社记者王子江摄

  新华社东京3月9日电(记者 王子江)64岁的川村博蹲在他的花棚里,侍弄着已经吐出骨朵的洋桔梗,兴奋洋溢在脸上。再过两个星期,4000平方米大棚的收获就可以摆到东京的花店里;从2014年开始种花,他的生意日渐红火。

  更好的消息还在后面,他已经接到了东京奥运会的订单,他亲手种植的鲜花,将被发到奥运冠军的手里。

  “如果我的花能够出现在颁奖典礼上,我当然非常自豪。9年过去了,这是送给全世界的一个我们已经重建的信号。”

(体育·图文互动)(2)期待奥运,期待重建和疗伤——几个普通福岛人的奥运期待(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这是在日本福岛县广野町拍摄的一处混凝土防波堤(2月27日摄)。 (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新华社记者王子江

  东京奥组委去年宣布,计划用2011年3月11日地震和海啸灾区种植的鲜花,制作奥运会和残奥会奖牌得主的花束,其中就包括来自福岛县的洋桔梗。

  川村所在的福岛县双叶郡浪江町是当年受灾最严重的镇子之一,由于第一核电厂核泄漏,使得它成为整个灾区返回率最低的地区之一,原来两万多居民中只有1000多人回到了家乡。

  川村灾前开着一家福利中心,为老年人和残疾人服务。2013年,他在遍地的垃圾和断壁残垣中开垦出一片土地种植蔬菜,可是收成中被检测出辐射超标,所有的努力化为乌有。他转而种植花卉,专门到长野学习了技术,终于一步步发展到今天。

(体育·图文互动)(3)期待奥运,期待重建和疗伤——几个普通福岛人的奥运期待(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这是在日本福岛县广野町拍摄的一块避难处指示牌(2月27日摄)。 (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新华社记者王子江摄

  赚钱是次要的,现在有5个人帮他打理大棚,其中两个是残疾人。川村也成立了一个非营利组织,继续为当地的老年人和残疾人服务。

  他说:“为了奥运会用花,我必须将现有的种植规模扩大四倍,邀请更多的人,尤其是年轻人回来帮忙。”

  但浪江最缺的正是人,川村自己的孩子都不愿回来。这里到处是9年前被毁掉的房屋。陪同记者采访的浪江农场的代表和泉亘形容浪江到处是“鬼屋”,他说如果不采取更好的措施,都无法想象10年后的浪江看上去会有多么恐怖。

(体育·图文互动)(4)期待奥运,期待重建和疗伤——几个普通福岛人的奥运期待(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日本福岛未来学园高一学生光八岛用翻译机说出了自己的奥运心愿(2月27日摄)。 (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新华社记者王子江摄

  54岁的清水裕香里平时为川村帮忙,7年前东京申办奥运会的时候,她觉得那些申办口号与她毫无关系,为了奥运会做出的承诺也不可信,没想到现在奥运会突然与她关系如此紧密。

  “有了奥运会,我们终于可以把更多的花卖出去了,并且还可以卖到奥运会。”

  东京奥组委将今年的奥运会称作“复兴奥运会”,奥运火炬也称为“复兴圣火”,似乎一切活动都打着复兴灾区的招牌。3月20日,圣火从希腊抵达日本,第一站就在灾区,接下来6天圣火一直在灾区巡展,3月26日,火炬接力在浪江附近举行隆重的开幕典礼,开始三个多月的传递。

(体育·图文互动)(5)期待奥运,期待重建和疗伤——几个普通福岛人的奥运期待(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这是日本福岛未来学园的羽毛球馆内景(2月27日摄)。 (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新华社记者王子江摄

  “9年过去了,我希望人们能够保持积极的心态。”川村说。“但很多人改变不了那种心态。”

  除了工作,川村没有其他的爱好。

  “当花开的时候,我总是很感动,非常感动。”

  这种心态是一种坚强,也是一种无奈。距他花棚两公里外,就是大海,重新加固的防波堤前面,施工人员正在忙着挖除受核废水污染的泥土,大片土地已经变成了杂草丛生的荒地,这里此前曾经是一个500多人的村子,当10米高的海啸袭来,一切都被瞬间抹去。不远的小山上,是新建的大平山陵园,面对大海的,是一座雕刻着每个遇难者名字的纪念碑。

(体育·图文互动)(6)期待奥运,期待重建和疗伤——几个普通福岛人的奥运期待(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政府企划调整课课长菅原佑树向记者介绍情况(2月26日摄)。 (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新华社记者王子江摄

  不幸中的万幸。靠近海边只有200米的请户小学的93名学生,接到预警后利用仅有的几十分钟的时间,疏散到了大平山上,全部幸免于难,可以想象,当这些孩子回头看到黑压压的海水袭来的恐惧。

  那座小学的废墟依然矗立在海边,连楼顶的钟表都还保留着,和泉亘说,这个小学将被用作博物馆,纪念那次生死逃离。

  当年的小学生,最小的也已经15岁,他们很多人后来都去了位于富冈町叫“未来学园”的临时学校里,2019年,未来学园新校落成,福岛受灾最重的几个镇的学生,都在那里就读。

(体育·图文互动)(7)期待奥运,期待重建和疗伤——几个普通福岛人的奥运期待(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这是日本福岛请户小学的一幢9年前被海啸摧毁的教学楼(2月27日摄)。 (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新华社记者王子江摄

  未来学园现代化的建筑非常突兀,尤其是拥有10块标准场地的羽毛球馆甚至达到了国际水平,羽毛球馆正中央悬挂着“富冈魂”的巨大标语。很多年来,羽毛球一直是富冈中学的体育特色项目。

  世界羽毛球冠军、现在世界排名第一的桃田贤斗,就出自这里。

  大地震发生时,桃田贤斗在富冈中学上学,当时高中羽球部安排了合宿训练,桃田贤斗在3月10日,也就是大地震发生的前一天被派往印尼参加一项青少年比赛,幸运地躲过了大地震的冲击。

  桃田从这里出发,一路高歌,他现在是全校的骄傲,并担负着为日本赢得历史上第一块羽毛球单打金牌的重任,高一学生骏松尾走的就是当年桃田贤斗的路,他现在是高中羽毛球部的寄宿生,桃田一直是他的偶像,谈到奥运会时,他用一个小的翻译机说:“我希望日本运动员能发挥出好的成绩。”

(体育·图文互动)(8)期待奥运,期待重建和疗伤——几个普通福岛人的奥运期待(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川村博在日本福岛自家的花棚里照料洋桔梗(2月27日摄)。 (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新华社记者王子江摄

  他指的肯定是桃田。

  骏松尾的三位同班同学也都对奥运会充满了期待,平时喜欢篮球的光八岛说:“我希望东京奥运会能够帮助家乡的重建。”喜欢历史的嘉人长冈说,希望让全世界的人看一下日本的传统文化。喜欢科学的飒太坂本说,希望日本能利用奥运会展示一下自己的科技水平。

  学校将有两个学生参加火炬接力,副校长南乡市兵说,火炬接力经过学校时,他们会组织一些欢迎仪式,希望“桃田贤斗能来”。

  南乡副校长说很多孩子对灾难记忆犹新,他希望奥运会能够“鼓舞他们的精神”,奥运时学校也会组织活动为桃田加油。

  福岛距东京200多公里,除了举办火炬接力的开幕仪式,还将举办奥运会棒球和垒球比赛。不过,受灾地区的很多地方,尤其是受核泄漏污染的地区,还是受限制进入的区域。第一核电站所在的大熊町,超过一半的面积还属于“返回困难区域”,远离海岸的西部,去年4月才解除了避难指示,新建的大熊町政府办公大楼就位于这里。

(体育·图文互动)(9)期待奥运,期待重建和疗伤——几个普通福岛人的奥运期待(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这是日本福岛请户小学的一幢9年前被海啸摧毁的教学楼(2月27日摄)。 (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新华社记者王子江摄

  奥运会火炬接力,就经过办公楼外同样崭新的街道,街道一侧是为刚搬回来的乡民兴建的公租房。负责重建工作的当地建筑公司的事务局长高田吉弘说,奥运会火炬接力是一项非常高兴的事情,希望原来的居民都能回来观看接力活动,这是家乡重建的积极信号,可以增强人们的信心。

  不过,大熊町的重建之路非常漫长,原来1万多居民只回来了100多,大家购买生活用品都只能到外地。因此,政府企划调整课课长菅原佑树告诉记者,尽管奥运会能够提升大家的士气,但还是想告诉全世界:“奥运会在福岛举办,不代表重建已经结束,而是重建正在进行,并且未来需要很长的时间。”

  他希望到2022年,大熊町的全部区域都能解除限制,大家都能安心回家。但由于第一核电厂就在大熊町,人们谈起核电站仍然心有余悸。

(体育·图文互动)(10)期待奥运,期待重建和疗伤——几个普通福岛人的奥运期待(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这是在日本福岛县双叶郡浪江町拍摄的一幢建筑物(2月27日摄)。 (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新华社记者王子江摄

  吉川彰浩灾前是第一核电厂的员工,海啸发生两年,他辞去核电厂的工作,利用专业知识投入到灾后重建,他一方面敦促核电厂加快消除核污染的速度,同时告诉人们如何防护核污染,也向人们解释不要恐惧。

  对于奥运会,他说:“灾难发生以前,我会为了奥运会彻夜不眠,我现在仍然会观看奥运会比赛,但想到我们这里经历的一切,我很难说会和以前一样享受奥运会带来的乐趣了。”

  吉川把核辐射和现在的新型冠状病毒相比较,说:“根据我的经验,如果你曾经绝望,现在应该希望,听专家的话,不管是病毒还是核辐射,中国和日本都应该互相帮助。”

(体育·图文互动)(11)期待奥运,期待重建和疗伤——几个普通福岛人的奥运期待(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日本福岛未来学园羽毛球队的骏松尾用翻译机说出了自己的奥运心愿(2月27日摄) (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新华社记者王子江摄

  9年过去,奥运会只是他们生活中的一朵浪花,转眼就会远去,他们更期待的,是找回9年前的生活,尽管生活已经永远不可能回到过去。

  在富冈町,我们遇到了一位热心公益的酒店经营者平山勉,我问他经历9年前的灾难,他是否会害怕到海边去,他笑笑说:“不,我仍然喜欢大海。”

  年纪更大的川村博则以这句话和我们告别:“我们失去了很多,但我们也得到了新的东西。”

责任编辑:张安琪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85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