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爱容易相守难——写在中国排球协会与排球之窗解约之后

新华网
2020-04-22 16:44
双方联手打造世界第一排球联赛的豪言如在昨日,如今已各奔东西。此情此景,令人唏嘘。

  新华社北京4月22日电 题:相爱容易相守难——写在中国排球协会与排球之窗解约之后

  新华社记者王镜宇 韦骅

  情深缘浅,只能说遗憾。

  从2016年7月体育之窗(排球之窗的母公司)牵手中国排球协会成为中国排球联赛商务运营推广商,到4月21日中国排协宣布因对方“严重违约”与其分手,这段备受关注的“情缘”只持续了3年零9个月。双方联手打造世界第一排球联赛的豪言如在昨日,如今已各奔东西。此情此景,令人唏嘘。

  高位“入市” 低点“退场”

  2016年3月底,在经历了前一个赛季的中国排球联赛冠名“裸奔”的尴尬后,中国排球协会决定对排球联赛的商务运营合作伙伴进行公开招商。包括盈方体育在内的7家公司参与竞争。几轮角逐之后,体育之窗文化产业有限公司和北京欧迅体育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进入最后的PK。最终,体育之窗一举胜出。彼时,在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体奥动力斥资80亿拿下中超联赛版权、乐视体育蒙眼狂奔的背景下,体育之窗开出了年均亿元级别的高额推广费价码,高位“入市”。

  中国排协与排球之窗解约的消息传来,中国体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体育政策研究院院长鲍明晓和北京关键之道体育咨询公司创始人张庆的第一反应都是遗憾。鲍明晓说,体育之窗介入排球联赛的时候,中超和CBA联赛的价值都在往上走,体育之窗非常有信心,希望能把排球这块版权的“洼地”做起来。但是,介入这么一个相对还不太成熟的联赛,需要做好很多年不挣钱的准备。从现在这个结果看,体育之窗对排球市场和联赛的复杂性认识可能还不够充分,其资金实力和运营经验跟国际先进的体育公司相比尚有差距。

  张庆表示,体育之窗介入排球联赛是在投资热潮席卷体育界的背景之下,业内也寄予了很高的期待,这样的结果令人遗憾。

  2016年5月,时任欧迅体育高管马富生就曾直言,中国的排球联赛有发展潜力但是不成熟,拿下推广权之后还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去培育市场,推广费价格不宜过高。两个月之后,报价低于体育之窗的欧迅体育出局,而马富生的判断在近4年之后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应验。

  一位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当时体育之窗的中标价格的确较高。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双方要合作持久,需要在联赛的开发和推广中保持高度的互信和配合度,切实推进排球联赛职业化进程。遗憾的是,事情未能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自2016年之后,体育产业的资本热潮退去,乐视体育轰然倒塌,这次的疫情又让体育产业雪上加霜。体育之窗在行业低谷时无奈“离场”,让人扼腕。

  相爱容易相守难

  中国排协与体育之窗的合作曾经有过“蜜月期”。在郎平率领中国女排登顶里约奥运会之后的2016-2017赛季,体育之窗如约付款,专门为排球联赛服务的子公司排球之窗应运而生。2017-2018赛季,双方联合宣布联赛进入“排超时代”,并以“打造世界上最好的排球联赛”为愿景,2017年和2018年的全明星赛也办得热热闹闹。然而,从中国排协21日发布的公告看,这个赛季排球之窗就开始出现欠款情况。2018-2019赛季,联赛赛程有所压缩,排球之窗对联赛和全明星赛的推广力度明显减弱。再到2019-2020赛季,在中国女排和男排国家队备战东京奥运会的大背景下,联赛进一步“缩水”,合作双方都有些意兴阑珊。直至新冠疫情来临,刚刚开始的男排联赛无限期“停摆”。不料,联赛何时恢复尚无定论,双方已然缘尽。

  鲍明晓认为,中国排协和体育之窗的合作走到这一步,双方恐怕都有一定责任。在介入排球联赛之前,体育之窗可能高估了自身实力,没有做最坏的打算。从中国排协来讲,在签了高额合同之后也需要为推广商着想,考虑如何结成利益共同体、实现双赢。遇到困难之后,减免推广费也是一种选择。就联赛的市场化程度而言,排球在三大球中是个“短板”。如果联赛发展得好,从长远看对国家队也会有推动作用。现在这个结果,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张庆说,从这件事情看来,有两个很重要的因素关乎一个项目职业联赛的发展。一是土壤。在男、女排联赛的20多支队伍中,绝大多数都不是职业俱乐部,自身生存和造血能力有限,而排球项目也缺乏像金字塔一样的人才体系。在这种情况下,尽管有巨资进去,回报周期注定漫长。二是考核指标。对排球项目的管理者而言,在目前情况下保持中国女排战绩稳定是最重要的现实考量,没有必须深化改革的迫切性,单靠推广商的力量很难朝着职业化的方向进行深度改革。

  联赛、国家队“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据记者了解,在2019年中国女排蝉联世界杯冠军之后,迎来了新的一轮签约潮。目前,中国女排的官方合作伙伴和官方赞助商已经超过20家。在同一时间段,排球联赛在商务开发方面的成绩要黯淡得多。

  有业内分析人士表示,与中国女排的商务开发相比,排球联赛的商业价值和吸引力相对偏弱。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有一些潜在的联赛赞助商后来选择了赞助中国女排。品牌赞助商的选择无可厚非,但在客观上可能挤压了一些联赛和俱乐部的市场开发空间。

  负责中国女排商务推广的腾讯赢德体育董事长丁明锐表示,女排国家队和联赛在商业价值方面存在一定差异,这的确是目前存在的一个现状。从联赛层面,商业合作的开发的确是比较艰难。而中国女排有很多正面的标签,有超国民性的特质,有各种各样的历史积累和故事,这些都是排球联赛不具备的。丁明锐认为,目前中国男排和排球联赛可能没有像中国女排这样火爆起来,暂时缺乏这样的头部效应,不过中国女排的成功对联赛肯定是有促进作用的。“就我了解,联赛去年的商业开发还不错,有一些赞助商参与进来。同时朱婷、袁心玥等明星球员都在各个联赛队伍里面,这些明星球员的招牌会给联赛带来增益。但是,究竟能带来多少关注度以及能让多少人去买票看联赛,我觉得还是值得研究的课题,”丁明锐说。

  一位知名排球教练表示,排球之窗的经营思路和设想可能很难获得中国排协的完全支持和落实。排球之窗需要赚钱以收回巨大的投入成本,而中国排协是要在确保国家队成绩的前提下兼顾联赛和市场开发,这是一个大的矛盾。从目前情况看,中国排球只有女排国家队有市场号召力,地方队的社会影响力还是不够,联赛市场开发的难度的确很大。

  张庆认为,女排、乒乓球、羽毛球等奥运战绩较为出色的项目,在联赛发展上都遇到了不同程度的挑战。从联赛商业开发的角度,越是那些和奥运金牌战关联紧密的项目,可能越要谨慎。

  疫情之下 覆水难收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新冠疫情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最终促使中国排协做出了解约的决定。

  自今年1月下旬以来,新冠疫情给体育产业造成了巨大影响,体育之窗也难独善其身。据记者多方了解,2019-2020赛季,体育之窗欠款的金额进一步增加。在多番交涉之后,中国排协做出了解约的决定。

  中国排球协会副主席、首都体育学院校长钟秉枢说,2017-2018赛季体育之窗就开始欠款,2018-2019赛季继续。现在2019-2020赛季的女排联赛都打完了,这个时候才解约已经很慢了。可见,在市场条件下,协会还需要继续学习。

  体育之窗有关人士22日上午对新华社记者表示,仍在与中国排协沟通,暂时不便对外透露具体信息。

  张庆说,中国排协与体育之窗解约之后,他相信还是会有企业对排球联赛的商务推广权感兴趣,但是在投资额度上肯定会更加谨慎了。

责任编辑:吉戎昊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89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