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奋剂检测逐步恢复正常——专访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副主席杨扬

新华网
2020-06-09 10:13
今年1月1日,我国冬奥会首金得主杨扬正式上任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副主席,这是中国人首次进入该机构最高领导层。

  新华社北京6月9日电(记者姬烨 马向菲 李铮)今年初上任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副主席杨扬日前接受了新华社记者专访,对新冠肺炎疫情下的兴奋剂检测、是否有运动员趁疫情作弊、东京奥运会延期给运动员禁赛期带来的影响,以及美国《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案》可能造成的“域外管辖”等问题,发表了看法。

  今年1月1日,我国冬奥会首金得主杨扬正式上任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副主席,这是中国人首次进入该机构最高领导层。

  说起当选,杨扬很谦虚:“很有幸有这个机会。保护干净的运动员、保护纯洁的体育竞赛环境,需要全世界共同努力。”

  她说这份工作“压力蛮大”。当选后,按照原有日程,每个月都要出差。执委会、理事会、奥林匹克峰会、研讨会、教育大会……满世界飞。但是突如其来的疫情扰乱了工作计划,有的活动取消了,有的改到了线上。

  受疫情影响,全球体育赛事陷入停滞,兴奋剂检测工作也受到影响。对此,杨扬坦言:“WADA一直把公众的健康放在首位。但与此同时,反兴奋剂工作并未停滞。”

  这位国际奥委会前委员说:“随着疫情在一些国家和地区逐渐得到控制,兴奋剂检测也逐步恢复正常。在这一过程中,WADA一直通过各种渠道和各国家、地区的反兴奋剂机构,以及全世界的运动员保持沟通,如通过WADA运动员委员会、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定期及时与全世界运动员沟通,解答他们的疑问,并给出建议和指导。”

  诸如旅行限制等相关防疫措施,给兴奋剂检测带来了挑战,外界担心运动员会趁机作弊。杨扬说:“首先,许多提升运动水平的药物只有在密集、高质量的训练中才会生效,而疫情期间,大批运动员无法进行常规训练,这降低了作弊的可能性。另外,WADA和各国、各地区反兴奋剂机构这些年非常重视反兴奋剂的教育工作,通过教育,大批运动员从职业生涯早期就意识到干净参赛的重要性。”

  “最后,那些企图趁机作弊的运动员是非常愚蠢的,因为在疫情期间,即便没有比赛,运动员依旧有义务接受检测,他们必须像往常一样报告自己的行踪,检测机构也被告知要更关注那些更有可能使用兴奋剂的项目。此外,运动员生物护照也会长期记录运动员的指标,有助于未来几周或者几个月之内,对运动员进行兴奋剂检测。”她说。

  一些因兴奋剂违规而被禁赛的运动员,原本已无缘2020年举行的东京奥运会,但在本届赛事推迟到2021年之后,一些运动员将在奥运开赛前解禁复出。国际奥委会此前曾表示:“作为全球反兴奋剂管理机构,WADA已经表示在现行规则下,兴奋剂禁令是按时间顺序而不是特定于某一赛事。国际奥委会曾多次尝试引入规则,将那些兴奋剂违规的运动员排除在随后的奥运会之外。但该提议并未得到体育仲裁法庭的准许。”

  杨扬解释说:“奥运延期是历史上第一次,会产生一些新问题。但按照现行规则,《世界反兴奋剂条例》规定的禁赛期是有特定时间跨度的,运动员被禁止在这段时间参加全部比赛。运动员无法选择禁赛期的长短,反兴奋剂机构也不能随意更改禁赛期的长短。”

  日前,美国的《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案》引发了争议。该法案以莫斯科实验室前负责人、俄罗斯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的“爆料人”格里戈里·罗琴科夫命名。适用于所有美国运动员参加的国际大赛、接受在美国经营业务的企业赞助的赛事主办方,以及在美国有转播权的比赛,但并不适用于美职篮等美国职业联赛,职业联赛的兴奋剂检查交于联盟自行处理。

  根据该法案,涉兴奋剂行为可能受到刑事处罚,最高可受到100万美元和10年监禁的处罚。目前,美国众议院已通过该法案,还需要参议院审议通过,并由美国总统签署才能生效。

  杨扬表示:“过去20年来,世界反兴奋剂斗争在WADA的领导下取得了巨大进步,这得益于我们所有利益相关方和《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签署方的紧密合作与不懈努力。我们与各个国家和地区政府、国际体育组织的合作是独一无二的。”

  她还说:“WADA在(反兴奋剂)这一实践中扮演着关键角色。我们欢迎在体育界以及各个国家和地区采取严格的规则或立法来打击兴奋剂,中国在去年也发布了审理兴奋剂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释。对于《罗琴科夫反兴奋剂法案》,WADA同样欢迎政府通过立法来保护干净的运动员,也全力支持该法案的一些方面。但WADA和一些政府与体育组织担心,该法案的‘域外管辖’可能会对现有的反兴奋剂生态造成一定的影响。”

责任编辑:张安琪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091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