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奥运开幕的“森林体育场”,是疫情时代的注脚——专访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设计师隈研吾

新华网
2020-07-23 10:35
7月24号晚上,隈研吾本来可以坐在他设计的东京新国立竞技场里,观看奥运会的开幕式,享受人生的辉煌时刻。

(体育·图文互动)(2)等待奥运开幕的“森林体育场”,是疫情时代的注脚——专访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设计师隈研吾 

  等待奥运开幕的“森林体育场”,是疫情时代的注脚——专访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设计师隈研吾 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设计者隈研吾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5月29日摄) (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新华社记者 郭丹 摄

  新华社东京7月23日电(记者王子江、郭丹)7月24号晚上,隈研吾本来可以坐在他设计的东京新国立竞技场里,观看奥运会的开幕式,享受人生的辉煌时刻。然而,疫情席卷全球,那座崭新的体育场,已被暂时遗忘。

  隈研吾没有太多失望,他下个月就将66岁,一直崇尚人、自然和环境和谐相处的他,似乎能够顺其自然地看待这一切。

  “其实奥运会推迟一年可以让体育场周围的植被长得更好,它们每天都在生长,这对于整个体育场都是好事。”他在工作室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

  在设计这座体育场时,隈研吾和他的团队以“森林体育场”为理念,充分融合了旁边明治神宫外苑的林木,建筑外墙结构使用了天然杉木,屋顶亦由落叶松搭建,场馆周围种植了4.7万株植物,使体育场成为明治神宫公园的延续。

(体育·图文互动)(4)等待奥运开幕的“森林体育场”,是疫情时代的注脚——专访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设计师隈研吾

  等待奥运开幕的“森林体育场”,是疫情时代的注脚——专访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设计师隈研吾 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设计者隈研吾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5月29日摄) (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新华社记者 王子江 摄

  隈研吾的家和工作室都位于体育场附近,每天早晨上班的时候,他都会经过体育场,看着它从图纸变成真实的建筑,就如同看着自己的孩子一天天长大。

  “施工的时候,我经常待在工地,每个星期都要去检查施工细节还有建材样品。”

  奥运会被推迟后,日本全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政府提倡大家居家办公,但隈研吾仍旧每天不到7点就到办公室,看一下设计图样,参加一些线上会议。疫情暴发和奥运会被推迟,在全世界看来都是非常重大的历史性事件,但隈研吾说起来非常平静。

  “没人可以预测将来病毒会怎么样,体育场已经建好了,它的主题就是自然和环境,这已经足够了。”

  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说,如果明年奥运会能够如期举行,那是一场人类庆祝战胜疫情的“胜利”,但隈研吾认为“胜利”应该有“新的内涵”。

  “我们应当学会与病毒共存。”他说,“因为气候变化,很多新的病毒会来袭击我们,我们需要与它们共存。因此,这种胜利代表着和平共处,代表着人与自然的和谐。”

  隈研吾对一年后奥运会开幕式的细节一无所知。开幕式的几个导演是他的好友,但都对他守口如瓶。他期待开幕式是“平静的、自然的、平和的”,因为只有这样的开幕式,才“符合疫情后的氛围”。

(体育·图文互动)(1)等待奥运开幕的“森林体育场”,是疫情时代的注脚——专访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设计师隈研吾

  等待奥运开幕的“森林体育场”,是疫情时代的注脚——专访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设计师隈研吾 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设计者隈研吾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5月29日摄) (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新华社记者 王子江 摄

  献给2020奥运会的作品从某个角度来说应该是隈研吾职业生涯的巅峰,但他似乎站在巅峰蓦然转身,看穿人世繁华后大彻大悟。否则,你无法理解,被56年前的东京奥运会点燃内心深处梦想之火的他,能够如此平淡地对待奥运会重返东京。

  1964年东京奥运会,10岁的隈研吾在父亲的带领下,到国立代代木体育馆观看了奥运会比赛,他被体育馆的独特设计所震撼,那是前辈丹下健三的作品,它脱离了传统的结构和造型,被誉为划时代的作品。

  “我真是被震惊了,它太漂亮了,与那个时代所有的建筑都不一样。就在那一天,我决心成为一名建筑师,那真是非常特殊的一天。”重新装修过的国立代代木体育馆将在这届奥运会上举办手球比赛。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那种用钢筋混凝土以及玻璃构建的高大建筑,逐渐被隈研吾所摈弃,他开始怀念以前的东京。

  “我后来开始对混凝土建筑感到失望,我更愿意住在木头房子里,更喜欢静谧的小街巷,我想回到1960年代之前的东京。”

  隈研吾说,新的国立竞技场将成为建筑设计史上的转折点,20世纪是钢筋混凝土的世纪,摩天大楼等巨型建筑也只能靠这种材料才能打造出来,但21世纪,“环境是全世界的主题”。这也是他希望利用奥运会传递的信号。

  “人们未必要住在混凝土盒子里。21世纪的建筑设计师需要处理好自然和人类的关系,新国立竞技场就代表了新时代的理念。”

  他说新冠肺炎疫情也必将让这种理念更加深入人心,疫情之前,人们都想在写字楼里上班,这是一种源自美国的公司文化。但进入21世纪,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人们有了更多的选择。

  “我们可以在家里、在公园里、在酒店大堂甚至咖啡馆里工作,任何空间都可以成为工作空间。因此,我们应该根据这种新的办公文化设计城市,疫情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

(体育·图文互动)(3)等待奥运开幕的“森林体育场”,是疫情时代的注脚——专访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设计师隈研吾

  等待奥运开幕的“森林体育场”,是疫情时代的注脚——专访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设计师隈研吾 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设计者隈研吾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5月29日摄) (配本社同题文字稿) 新华社记者 郭丹 摄

  隈研吾喜欢读中国和日本历史,喜欢从传统建筑中吸收灵感,国立竞技场在设计中就受到了始建于公元607年的奈良法隆寺五重塔的启发。

  “五重塔的设计理念来自中国,其实日本佛教寺庙的设计很多都来自隋唐时期的中国。五重塔的设计非常环保,国立竞技场的通风设计就参考了五重塔。”隈研吾说传统的理念可以帮助解决很多疑难问题,但师古不泥,建筑师不能陷入“怀旧”,现代建筑还应该采用新的材料和技术。

  隈研吾的作品遍布全球,在中国也有很多:长城脚下的竹屋、北京的茶室以及前门外一处四合院改造工程、成都的知·美术馆和杭州的中国美术学院民俗艺术博物馆等等。他的团队在上海和北京都有办公室,疫情暴发前,他刚从中国回到日本。

  他认为北京传统的四合院是最符合他设计理念的建筑,因为它亲近自然。对于鸟巢和水立方两个奥运场馆,他说喜欢二者“具有挑战性的设计”。当然,他最喜欢的中国建筑还是长城:“长城是人类最伟大的成就之一,因为长城顺着地势而建,没有破坏周围的地形,长城是环保建筑的代表。”

  记者最后问,如果将来中国有其他城市举办奥运会,他希望看到一座什么样的奥林匹克体育场?隈研吾说:“希望它受到中国传统建筑的启发,但看上去又是新的。”

责任编辑:张安琪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274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