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野滑雪——“雪娃”一夏

新华网
2020-07-31 01:09
这群10至12岁的孩子们,他们来自吉林市多所小学,是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

(体育)(6)越野滑雪——“雪娃”一夏

  三伏天里,一群穿着滑雪服的孩子,走到一扇金属门前,摁下绿色按钮,门缓缓打开,一座超级大“冰箱”映入眼帘,孩子们鱼贯而入,顺坡滑远……这里就是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是亚洲首座具有国际水平的全天候标准化滑雪专业训练场地,它有效缓解了运动员在越野滑雪、冬季两项等运动项目训练的季节性限制,这里不仅是专业运动员的训练基地,也面向社会开放。 这群10至12岁的孩子们,他们来自吉林市多所小学,是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在炎热的暑假,他们不仅在室外的坡地上练习越野滑雪滑轮项目,每次还要在零下6摄氏度到零下10摄氏度的环境里练习越野滑雪2个多小时。 与高山滑雪不同,越野滑雪一圈一圈地循环往复,孩子们在滑雪场里训练非常辛苦,虽然经常跌倒,却从不喊累。 “我觉得我们现在特别幸福,夏天也可以滑雪,所以再辛苦也要坚持住。”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明亦诺说。 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吴宗汉(右)在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练习越野滑雪(7月27日摄)。 新华社记者 雒圆 摄

(体育)(3)越野滑雪——“雪娃”一夏

  三伏天里,一群穿着滑雪服的孩子,走到一扇金属门前,摁下绿色按钮,门缓缓打开,一座超级大“冰箱”映入眼帘,孩子们鱼贯而入,顺坡滑远……这里就是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是亚洲首座具有国际水平的全天候标准化滑雪专业训练场地,它有效缓解了运动员在越野滑雪、冬季两项等运动项目训练的季节性限制,这里不仅是专业运动员的训练基地,也面向社会开放。 这群10至12岁的孩子们,他们来自吉林市多所小学,是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在炎热的暑假,他们不仅在室外的坡地上练习越野滑雪滑轮项目,每次还要在零下6摄氏度到零下10摄氏度的环境里练习越野滑雪2个多小时。 与高山滑雪不同,越野滑雪一圈一圈地循环往复,孩子们在滑雪场里训练非常辛苦,虽然经常跌倒,却从不喊累。 “我觉得我们现在特别幸福,夏天也可以滑雪,所以再辛苦也要坚持住。”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明亦诺说。 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的孩子们在户外进行越野滑雪滑轮项目训练(7月27日摄)。 新华社发(颜麟蕴摄)

(体育)(5)越野滑雪——“雪娃”一夏

  三伏天里,一群穿着滑雪服的孩子,走到一扇金属门前,摁下绿色按钮,门缓缓打开,一座超级大“冰箱”映入眼帘,孩子们鱼贯而入,顺坡滑远……这里就是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是亚洲首座具有国际水平的全天候标准化滑雪专业训练场地,它有效缓解了运动员在越野滑雪、冬季两项等运动项目训练的季节性限制,这里不仅是专业运动员的训练基地,也面向社会开放。 这群10至12岁的孩子们,他们来自吉林市多所小学,是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在炎热的暑假,他们不仅在室外的坡地上练习越野滑雪滑轮项目,每次还要在零下6摄氏度到零下10摄氏度的环境里练习越野滑雪2个多小时。 与高山滑雪不同,越野滑雪一圈一圈地循环往复,孩子们在滑雪场里训练非常辛苦,虽然经常跌倒,却从不喊累。 “我觉得我们现在特别幸福,夏天也可以滑雪,所以再辛苦也要坚持住。”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明亦诺说。 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王一冰在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练习越野滑雪准备动作(7月27日摄)。 新华社发(颜麟蕴摄)

(体育)(4)越野滑雪——“雪娃”一夏

  三伏天里,一群穿着滑雪服的孩子,走到一扇金属门前,摁下绿色按钮,门缓缓打开,一座超级大“冰箱”映入眼帘,孩子们鱼贯而入,顺坡滑远……这里就是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是亚洲首座具有国际水平的全天候标准化滑雪专业训练场地,它有效缓解了运动员在越野滑雪、冬季两项等运动项目训练的季节性限制,这里不仅是专业运动员的训练基地,也面向社会开放。 这群10至12岁的孩子们,他们来自吉林市多所小学,是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在炎热的暑假,他们不仅在室外的坡地上练习越野滑雪滑轮项目,每次还要在零下6摄氏度到零下10摄氏度的环境里练习越野滑雪2个多小时。 与高山滑雪不同,越野滑雪一圈一圈地循环往复,孩子们在滑雪场里训练非常辛苦,虽然经常跌倒,却从不喊累。 “我觉得我们现在特别幸福,夏天也可以滑雪,所以再辛苦也要坚持住。”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明亦诺说。 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马嘉展示越野滑雪滑轮项目装备(7月27日摄)。 新华社记者 雒圆 摄

(体育)(1)越野滑雪——“雪娃”一夏

  三伏天里,一群穿着滑雪服的孩子,走到一扇金属门前,摁下绿色按钮,门缓缓打开,一座超级大“冰箱”映入眼帘,孩子们鱼贯而入,顺坡滑远……这里就是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是亚洲首座具有国际水平的全天候标准化滑雪专业训练场地,它有效缓解了运动员在越野滑雪、冬季两项等运动项目训练的季节性限制,这里不仅是专业运动员的训练基地,也面向社会开放。 这群10至12岁的孩子们,他们来自吉林市多所小学,是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在炎热的暑假,他们不仅在室外的坡地上练习越野滑雪滑轮项目,每次还要在零下6摄氏度到零下10摄氏度的环境里练习越野滑雪2个多小时。 与高山滑雪不同,越野滑雪一圈一圈地循环往复,孩子们在滑雪场里训练非常辛苦,虽然经常跌倒,却从不喊累。 “我觉得我们现在特别幸福,夏天也可以滑雪,所以再辛苦也要坚持住。”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明亦诺说。 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的孩子们在户外进行越野滑雪滑轮项目训练(7月27日摄)。 新华社记者 雒圆 摄

(体育)(2)越野滑雪——“雪娃”一夏

  三伏天里,一群穿着滑雪服的孩子,走到一扇金属门前,摁下绿色按钮,门缓缓打开,一座超级大“冰箱”映入眼帘,孩子们鱼贯而入,顺坡滑远……这里就是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是亚洲首座具有国际水平的全天候标准化滑雪专业训练场地,它有效缓解了运动员在越野滑雪、冬季两项等运动项目训练的季节性限制,这里不仅是专业运动员的训练基地,也面向社会开放。 这群10至12岁的孩子们,他们来自吉林市多所小学,是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在炎热的暑假,他们不仅在室外的坡地上练习越野滑雪滑轮项目,每次还要在零下6摄氏度到零下10摄氏度的环境里练习越野滑雪2个多小时。 与高山滑雪不同,越野滑雪一圈一圈地循环往复,孩子们在滑雪场里训练非常辛苦,虽然经常跌倒,却从不喊累。 “我觉得我们现在特别幸福,夏天也可以滑雪,所以再辛苦也要坚持住。”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明亦诺说。 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在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里练习越野滑雪(7月27日摄)。 新华社发(颜麟蕴摄)

(体育)(11)越野滑雪——“雪娃”一夏

  三伏天里,一群穿着滑雪服的孩子,走到一扇金属门前,摁下绿色按钮,门缓缓打开,一座超级大“冰箱”映入眼帘,孩子们鱼贯而入,顺坡滑远……这里就是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是亚洲首座具有国际水平的全天候标准化滑雪专业训练场地,它有效缓解了运动员在越野滑雪、冬季两项等运动项目训练的季节性限制,这里不仅是专业运动员的训练基地,也面向社会开放。 这群10至12岁的孩子们,他们来自吉林市多所小学,是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在炎热的暑假,他们不仅在室外的坡地上练习越野滑雪滑轮项目,每次还要在零下6摄氏度到零下10摄氏度的环境里练习越野滑雪2个多小时。 与高山滑雪不同,越野滑雪一圈一圈地循环往复,孩子们在滑雪场里训练非常辛苦,虽然经常跌倒,却从不喊累。 “我觉得我们现在特别幸福,夏天也可以滑雪,所以再辛苦也要坚持住。”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明亦诺说。 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的孩子们在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合影(7月27日摄)。 新华社记者 雒圆 摄

(体育)(16)越野滑雪——“雪娃”一夏

  三伏天里,一群穿着滑雪服的孩子,走到一扇金属门前,摁下绿色按钮,门缓缓打开,一座超级大“冰箱”映入眼帘,孩子们鱼贯而入,顺坡滑远……这里就是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是亚洲首座具有国际水平的全天候标准化滑雪专业训练场地,它有效缓解了运动员在越野滑雪、冬季两项等运动项目训练的季节性限制,这里不仅是专业运动员的训练基地,也面向社会开放。 这群10至12岁的孩子们,他们来自吉林市多所小学,是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在炎热的暑假,他们不仅在室外的坡地上练习越野滑雪滑轮项目,每次还要在零下6摄氏度到零下10摄氏度的环境里练习越野滑雪2个多小时。 与高山滑雪不同,越野滑雪一圈一圈地循环往复,孩子们在滑雪场里训练非常辛苦,虽然经常跌倒,却从不喊累。 “我觉得我们现在特别幸福,夏天也可以滑雪,所以再辛苦也要坚持住。”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明亦诺说。 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的孩子们在户外练习越野滑雪的基本动作(7月27日摄)。 新华社发(颜麟蕴摄)

(体育)(14)越野滑雪——“雪娃”一夏

  三伏天里,一群穿着滑雪服的孩子,走到一扇金属门前,摁下绿色按钮,门缓缓打开,一座超级大“冰箱”映入眼帘,孩子们鱼贯而入,顺坡滑远……这里就是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是亚洲首座具有国际水平的全天候标准化滑雪专业训练场地,它有效缓解了运动员在越野滑雪、冬季两项等运动项目训练的季节性限制,这里不仅是专业运动员的训练基地,也面向社会开放。 这群10至12岁的孩子们,他们来自吉林市多所小学,是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在炎热的暑假,他们不仅在室外的坡地上练习越野滑雪滑轮项目,每次还要在零下6摄氏度到零下10摄氏度的环境里练习越野滑雪2个多小时。 与高山滑雪不同,越野滑雪一圈一圈地循环往复,孩子们在滑雪场里训练非常辛苦,虽然经常跌倒,却从不喊累。 “我觉得我们现在特别幸福,夏天也可以滑雪,所以再辛苦也要坚持住。”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明亦诺说。 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明亦诺(前)在户外进行越野滑雪滑轮项目训练(7月27日摄)。 新华社记者 雒圆 摄

(体育)(10)越野滑雪——“雪娃”一夏

  三伏天里,一群穿着滑雪服的孩子,走到一扇金属门前,摁下绿色按钮,门缓缓打开,一座超级大“冰箱”映入眼帘,孩子们鱼贯而入,顺坡滑远……这里就是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是亚洲首座具有国际水平的全天候标准化滑雪专业训练场地,它有效缓解了运动员在越野滑雪、冬季两项等运动项目训练的季节性限制,这里不仅是专业运动员的训练基地,也面向社会开放。 这群10至12岁的孩子们,他们来自吉林市多所小学,是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在炎热的暑假,他们不仅在室外的坡地上练习越野滑雪滑轮项目,每次还要在零下6摄氏度到零下10摄氏度的环境里练习越野滑雪2个多小时。 与高山滑雪不同,越野滑雪一圈一圈地循环往复,孩子们在滑雪场里训练非常辛苦,虽然经常跌倒,却从不喊累。 “我觉得我们现在特别幸福,夏天也可以滑雪,所以再辛苦也要坚持住。”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明亦诺说。 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王梓桐在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里练习越野滑雪(7月27日摄)。 新华社发(颜麟蕴摄)

(体育)(19)越野滑雪——“雪娃”一夏

  三伏天里,一群穿着滑雪服的孩子,走到一扇金属门前,摁下绿色按钮,门缓缓打开,一座超级大“冰箱”映入眼帘,孩子们鱼贯而入,顺坡滑远……这里就是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是亚洲首座具有国际水平的全天候标准化滑雪专业训练场地,它有效缓解了运动员在越野滑雪、冬季两项等运动项目训练的季节性限制,这里不仅是专业运动员的训练基地,也面向社会开放。 这群10至12岁的孩子们,他们来自吉林市多所小学,是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在炎热的暑假,他们不仅在室外的坡地上练习越野滑雪滑轮项目,每次还要在零下6摄氏度到零下10摄氏度的环境里练习越野滑雪2个多小时。 与高山滑雪不同,越野滑雪一圈一圈地循环往复,孩子们在滑雪场里训练非常辛苦,虽然经常跌倒,却从不喊累。 “我觉得我们现在特别幸福,夏天也可以滑雪,所以再辛苦也要坚持住。”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明亦诺说。 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王梓桐在练习越野滑雪滑轮项目时满头大汗(7月27日摄)。 新华社发(颜麟蕴摄)

(体育)(17)越野滑雪——“雪娃”一夏

  三伏天里,一群穿着滑雪服的孩子,走到一扇金属门前,摁下绿色按钮,门缓缓打开,一座超级大“冰箱”映入眼帘,孩子们鱼贯而入,顺坡滑远……这里就是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是亚洲首座具有国际水平的全天候标准化滑雪专业训练场地,它有效缓解了运动员在越野滑雪、冬季两项等运动项目训练的季节性限制,这里不仅是专业运动员的训练基地,也面向社会开放。 这群10至12岁的孩子们,他们来自吉林市多所小学,是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在炎热的暑假,他们不仅在室外的坡地上练习越野滑雪滑轮项目,每次还要在零下6摄氏度到零下10摄氏度的环境里练习越野滑雪2个多小时。 与高山滑雪不同,越野滑雪一圈一圈地循环往复,孩子们在滑雪场里训练非常辛苦,虽然经常跌倒,却从不喊累。 “我觉得我们现在特别幸福,夏天也可以滑雪,所以再辛苦也要坚持住。”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明亦诺说。 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的孩子们在户外进行越野滑雪滑轮项目训练(7月27日摄)。 新华社发(颜麟蕴摄)

(体育)(12)越野滑雪——“雪娃”一夏

  三伏天里,一群穿着滑雪服的孩子,走到一扇金属门前,摁下绿色按钮,门缓缓打开,一座超级大“冰箱”映入眼帘,孩子们鱼贯而入,顺坡滑远……这里就是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是亚洲首座具有国际水平的全天候标准化滑雪专业训练场地,它有效缓解了运动员在越野滑雪、冬季两项等运动项目训练的季节性限制,这里不仅是专业运动员的训练基地,也面向社会开放。 这群10至12岁的孩子们,他们来自吉林市多所小学,是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在炎热的暑假,他们不仅在室外的坡地上练习越野滑雪滑轮项目,每次还要在零下6摄氏度到零下10摄氏度的环境里练习越野滑雪2个多小时。 与高山滑雪不同,越野滑雪一圈一圈地循环往复,孩子们在滑雪场里训练非常辛苦,虽然经常跌倒,却从不喊累。 “我觉得我们现在特别幸福,夏天也可以滑雪,所以再辛苦也要坚持住。”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明亦诺说。 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马嘉在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的大厅里等待取雪板(7月27日摄)。 新华社发(颜麟蕴摄)

(体育)(8)越野滑雪——“雪娃”一夏

  三伏天里,一群穿着滑雪服的孩子,走到一扇金属门前,摁下绿色按钮,门缓缓打开,一座超级大“冰箱”映入眼帘,孩子们鱼贯而入,顺坡滑远……这里就是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是亚洲首座具有国际水平的全天候标准化滑雪专业训练场地,它有效缓解了运动员在越野滑雪、冬季两项等运动项目训练的季节性限制,这里不仅是专业运动员的训练基地,也面向社会开放。 这群10至12岁的孩子们,他们来自吉林市多所小学,是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在炎热的暑假,他们不仅在室外的坡地上练习越野滑雪滑轮项目,每次还要在零下6摄氏度到零下10摄氏度的环境里练习越野滑雪2个多小时。 与高山滑雪不同,越野滑雪一圈一圈地循环往复,孩子们在滑雪场里训练非常辛苦,虽然经常跌倒,却从不喊累。 “我觉得我们现在特别幸福,夏天也可以滑雪,所以再辛苦也要坚持住。”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明亦诺说。 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在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里练习越野滑雪(7月27日摄)。 新华社发(颜麟蕴摄)

(体育)(9)越野滑雪——“雪娃”一夏

  三伏天里,一群穿着滑雪服的孩子,走到一扇金属门前,摁下绿色按钮,门缓缓打开,一座超级大“冰箱”映入眼帘,孩子们鱼贯而入,顺坡滑远……这里就是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是亚洲首座具有国际水平的全天候标准化滑雪专业训练场地,它有效缓解了运动员在越野滑雪、冬季两项等运动项目训练的季节性限制,这里不仅是专业运动员的训练基地,也面向社会开放。 这群10至12岁的孩子们,他们来自吉林市多所小学,是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在炎热的暑假,他们不仅在室外的坡地上练习越野滑雪滑轮项目,每次还要在零下6摄氏度到零下10摄氏度的环境里练习越野滑雪2个多小时。 与高山滑雪不同,越野滑雪一圈一圈地循环往复,孩子们在滑雪场里训练非常辛苦,虽然经常跌倒,却从不喊累。 “我觉得我们现在特别幸福,夏天也可以滑雪,所以再辛苦也要坚持住。”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明亦诺说。 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辛梓源在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里练习越野滑雪(7月27日摄)。 新华社发(颜麟蕴摄)

(体育)(15)越野滑雪——“雪娃”一夏

  三伏天里,一群穿着滑雪服的孩子,走到一扇金属门前,摁下绿色按钮,门缓缓打开,一座超级大“冰箱”映入眼帘,孩子们鱼贯而入,顺坡滑远……这里就是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是亚洲首座具有国际水平的全天候标准化滑雪专业训练场地,它有效缓解了运动员在越野滑雪、冬季两项等运动项目训练的季节性限制,这里不仅是专业运动员的训练基地,也面向社会开放。 这群10至12岁的孩子们,他们来自吉林市多所小学,是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在炎热的暑假,他们不仅在室外的坡地上练习越野滑雪滑轮项目,每次还要在零下6摄氏度到零下10摄氏度的环境里练习越野滑雪2个多小时。 与高山滑雪不同,越野滑雪一圈一圈地循环往复,孩子们在滑雪场里训练非常辛苦,虽然经常跌倒,却从不喊累。 “我觉得我们现在特别幸福,夏天也可以滑雪,所以再辛苦也要坚持住。”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明亦诺说。 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的孩子们在户外进行越野滑雪滑轮项目训练(7月27日摄)。 新华社发(颜麟蕴摄)

(体育)(13)越野滑雪——“雪娃”一夏

  三伏天里,一群穿着滑雪服的孩子,走到一扇金属门前,摁下绿色按钮,门缓缓打开,一座超级大“冰箱”映入眼帘,孩子们鱼贯而入,顺坡滑远……这里就是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是亚洲首座具有国际水平的全天候标准化滑雪专业训练场地,它有效缓解了运动员在越野滑雪、冬季两项等运动项目训练的季节性限制,这里不仅是专业运动员的训练基地,也面向社会开放。 这群10至12岁的孩子们,他们来自吉林市多所小学,是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在炎热的暑假,他们不仅在室外的坡地上练习越野滑雪滑轮项目,每次还要在零下6摄氏度到零下10摄氏度的环境里练习越野滑雪2个多小时。 与高山滑雪不同,越野滑雪一圈一圈地循环往复,孩子们在滑雪场里训练非常辛苦,虽然经常跌倒,却从不喊累。 “我觉得我们现在特别幸福,夏天也可以滑雪,所以再辛苦也要坚持住。”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明亦诺说。 吉林市越野滑雪青少年兴趣班成员在吉林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的大厅里等待取雪板(7月27日摄)。 新华社发(颜麟蕴摄)

责任编辑:张安琪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06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