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老师不“生病”了

新华网
2020-09-09 14:51
“今天体育老师生病了,这节课改上……”这样的“梗”如果抛给今天的小学生,他们可能接不住,因为现在体育老师已经没那么容易“生病”了。

  新华社呼和浩特9月9日电 “今天体育老师生病了,这节课改上……”这样的“梗”如果抛给今天的小学生,他们可能接不住,因为现在体育老师已经没那么容易“生病”了。

  开足体育课,不得随意占用体育课,正在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场地设施“鸟枪换炮”,体育老师施展的舞台更广阔了,学生们“撒欢儿”的场地更多了;随着学校、家长对孩子身体素质越来越重视,对体育老师的要求也随之“水涨船高”,体育老师们,幸福着的同时也充满了紧迫感。因为,体育老师,没那么好当了。

  体育老师都很忙

  “广州的体育老师都挺忙的。”说这话的是广州市荔湾区五眼桥小学的体育教师陈伟城,他每周有17节体育课要上,放学后还要组织社团活动和校队训练,根本闲不下来。

  但陈伟城不是一个人在忙碌,全国的体育老师都很忙。

  内蒙古自治区包头铁路实验小学体育老师李彬每天早晨7点准时出现在学校的操场上,他要带着学校足球队的孩子们进行1小时的训练,下午放学后还有2个小时的训练。

  “夏天的时候练得多一点,全都训练完就得6点半以后了。”李彬说,因为还要负责一些行政工作,现在每周要上9节体育课,之前每周要上15节体育课。

  “课时必须开足,主课也不能占用体育课的时间,因此一天下来真是连轴转,每个体育老师都这样。”李彬说。

  江苏省徐州市第一中学的体育老师蒋磊介绍说,高中一周有两节体育课。“在整个高中阶段,除非正好碰上考试,否则体育课是不会停的。高三也不停,当然原则是别太剧烈就行。”

  陕西省铜川市新区裕丰园小学的体育老师侯仲瑞一周要上14节体育课,此外还要负责组织每天两次的大课间活动。

  “每周四下午安排两节课的时间进行社团活动,有啦啦操、篮球、射箭、武术、地掷球等社团,我带的是篮球社团。”侯仲瑞说。

  场地设施“鸟枪换炮”

  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第六中学体卫艺安处处长、体育教师张献智介绍说,得益于学校体育设施的极大完善,现在体育课的教学内容也更加丰富,深受学生们的欢迎。

  “我们学校有1个田径运动场和1个室内体育馆,除了足球、篮球、乒乓球、羽毛球、田径等传统项目,学校还结合民族体育特色,开设了啦啦操、舞龙、舞狮等校本课程。”张献智说。

  38岁的廖振芳是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实验学校的一名专职体育老师。“学校的体育硬件设施这些年来变化很大,最开始时跑道都是那种煤渣跑道,体育器材很少,现在都是标准的田径运动场。”廖振芳说,近些年学校体育氛围日趋浓厚,过去足球场很少见到学生踢球,现在周末都有学生在锻炼、训练。

  江苏省徐州市第一中学则借助大数据为体育教学助力。学校将学生三年来的运动成绩和身体素质数据归档建成数据库,以便老师结合孩子们身体素质的好坏来设置课程教学。

  此外,徐州市第一中学今年搬到了新校区,体育场地也一下子“鸟枪换炮”了,篮球、羽毛球、乒乓球包括操房都有专门场地,可以满足上各种专项体育课的需要。

  校长很重视

  “体育课不能‘放羊’”“体育课不能间断”“家长对体育课要求非常高”……这是很多学校校长的心声,也是很多学校体育课地位提升的真实写照。

  “体育老师‘被生病’‘被有事’基本没了,因为家长首先就不愿意,现在家长们的认识不一样了。”山东省东营市河口区河安小学体育老师袁国强说,原来可能有家长认为跑跑跳跳是不务正业,现在都希望孩子全面发展,对体育课的要求也提高了。

  江苏省南京市力学小学金地自在城分校校长秦金和说:“在我们学校,体育老师和主学科教师受到的重视是一样的。绩效考核的时候,体育老师和主学科老师差不多。”

  内蒙古赤峰市天山一中为学校女足队的孩子们成立了足球班,组织了专门的文化课老师,为这些准备参加高水平单招的体育特长生们上课。

  “高水平单招的考试科目跟参加高考的普通学生的课程不一样,以前就是‘散养’,文化课完全靠自觉,影响孩子们的升学质量。如今,我们的目标是通过文化课上的努力,争取让更多孩子通过足球考名校。”校长于景力说。

  深圳翠园中学校长韩冬青说:“高考是系统工程,拼学习,某种情况下是拼体力和意志品质,最后体力跟不上不行。所以我们每周体育课是不会间断的,学生的身心健康是第一位的。”

  山东省东营市利津县北宋镇实验学校今年1月初在放寒假前给家长的一封信中,特别提到每天锻炼半小时(跳绳、跑步、打篮球等),做一名运动小健将。校长季海东说:“挤什么课也不能挤体育课,得给学生放松时间,还要上体育课。”

  包头铁路实验小学李彬说,校足球队招队员,我们给家长开动员会,校长高翠青一定会去。

  “2018年在阿拉善打‘主席杯’足球赛,高校长也去了,她负责15个孩子的作业。每天晚上,她把老师安排的作业发给孩子们,他们写完后,高校长再挨个批改作业,讲解难题。”李彬骄傲地说,“这就是我们校长。”(执笔:王春燕,参与记者:朱翃、李琳海、王恒志、王浩明、吴书光、姚友明、徐海涛)

责任编辑:张安琪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471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