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诞生超世界纪录成绩引关注 各方呼吁推动低氧与运动健康研究

新华网
2020-09-30 16:16
日前,2020中国攀岩联赛(西藏林芝)女子速度赛中产生超世界纪录成绩,引发业内人士关注。比赛地林芝体育训练基地海拔近3000米,这个似乎挑战了人类生理极限的成绩是怎样炼成的?它的诞生是否意味着人们需要更新关于高海拔环境与运动表现、人体健康之间关系的认识?

  新华社拉萨9月30日电 题:西藏诞生超世界纪录成绩引关注 各方呼吁推动低氧与运动健康研究

  新华社记者多吉占堆、王沁鸥

  日前,2020中国攀岩联赛(西藏林芝)女子速度赛中产生超世界纪录成绩,引发业内人士关注。比赛地林芝体育训练基地海拔近3000米,这个似乎挑战了人类生理极限的成绩是怎样炼成的?它的诞生是否意味着人们需要更新关于高海拔环境与运动表现、人体健康之间关系的认识?

  顶尖成绩频出 女子速度项目整体呈高水平

  25日,湖南七星山攀岩国训队的邓丽娟以7秒08刷新女子速度攀岩全国最好成绩。一天后,湖北攀岩国训队的牛笛在决赛中将这个成绩提升至6秒81,而她决赛中的对手邓丽娟也再次攀出了个人最好成绩——6秒98。

  两人的成绩均已超过了6秒99的现世界纪录,但并未被认定为新的世界纪录。虽然林芝站的岩壁由中国登山协会认证的岩壁厂商承建,该厂商也曾承建过攀岩世界杯分站赛的岩壁,但由于是国内比赛,且国际疫情防控形势严峻,林芝站所用岩壁在赛前并未邀请国际攀联进行认证,不符合世界纪录的认证程序。

  但人们依旧感到振奋,尤其是考虑到比赛地的海拔高度。牛笛表示,自己此前的最好成绩在7秒12上下,“从8月中旬到现在,一直在比赛,按理说比赛期间成绩很难提升,没想到上了高原反而有这么好的成绩”。而邓丽娟则一直受到轻微高反的困扰,决赛前还在拉肚子。

  林芝站女子速度攀岩成绩总体上与本年度已举办的另两站赛事没有显著差异。林芝站三、四名成绩分别为8秒08、8秒10,而2020中国攀岩速度系列赛莱西站前四名在冠军争夺战和季军争夺战中的成绩分别为7秒45、无成绩(脱落)、8秒22和9秒75,中攀联赛(山东泰安)前四名的成绩则分别为7秒14、7秒16、8秒51和9秒05。

  此站赛事也是对无氧运动能力要求较高的速度赛首度落户西藏。国家体育总局登山运动管理中心攀岩部部长厉国伟表示,引入速度赛,一是考虑到林芝的海拔在青藏高原相对较低,植被覆盖率高,氧气相对充足;二是希望运动员能提高在不同环境中适应比赛的能力。

  “新高度、新挑战、新起点,希望中国的速度攀岩从林芝再出发,攀上新高度。”厉国伟说。

  综合因素促成好成绩 高原环境对个体作用有待数据分析

  西藏大学高原医学研究中心运动医学实验室负责人、生理学教授边巴介绍,以往的研究成果普遍显示,高原训练可提高有氧运动能力,对耐力项目的成绩提升有积极作用。而由近期无高原训练经历的选手在爆发力项目上于高原创造世界级好成绩,是值得关注的现象。

  对于为何速度赛屡创佳绩,国家攀岩队科研教练袁国庆认为:“高原环境对有氧能力影响较大,而对速度赛所依赖的供能系统影响较小。但高原肌肉代谢快,需要注重运动员的蛋白质补充。”

  边巴也提出另一种推测:“急性缺氧会导致心率加快,如增速在正常范围内,心脏的射血量增加,可以使骨骼肌供血更充足。”

  但林芝站男子速度赛成绩较莱西、泰安两站,却整体有所下滑,仅藏族选手边巴扎西和湖南七星山攀岩国训队的伍鹏突破6秒大关,而莱西站前四名的成绩均在6秒以内。不过,林芝站冠军梁荣琪在四进二争夺中取得的6秒00也是他三站比赛中的最好成绩。

  “现在还很难说高海拔低氧环境对运动员的影响是什么。”袁国庆说,他在上高原前和上高原后对多名国家队与部分省、市、自治区的重点队员进行了共240次血样和187次尿样采集,分析结果尚未得出。

  目前来看,个体差异会导致不同的运动表现。袁国庆说,以反映组织能量代谢特征的血乳酸为例,难度赛男、女冠军潘愚非、张悦彤在决赛中的数值并不高,说明两人较好地适应了低氧环境,日常训练能力水平得到了充分发挥。

  “而邓丽娟决赛第一次攀爬后的血乳酸偏高和之后几次逐步的降低,与其他一些运动员正好相反。综合考虑,这说明她的无氧代谢、耐乳酸和乳酸再利用的能力很强。”袁国庆说。

  这种差异某种程度上也是有针对性的训练的结果。袁国庆介绍,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牛、邓两名队员在北京跟随国家队封闭训练,专项技术和体能均有提升。男子速度赛季军边巴扎西在预赛中创造了5秒81的个人最好成绩,也与此前的冬训不无关系。

  此外,多名业内人士表示,办赛方的有力保障也是创造好成绩的重要因素。

  “这次比赛各项准备工作到位,运动员提前3天上高原,得到了充分的适应。”厉国伟说,赛场的室内攀岩馆、体能训练馆、医疗急救等硬件设施齐全,防疫措施也很到位。

  “通过科学的保障和训练,在高原也能够产生顶尖成绩。”此站赛事承办单位——西藏自治区登山队副队长扎西次仁说,“我们期待有更多高水平赛事落户林芝。”

  呼吁加强低氧环境与运动健康研究 推动高原医体融合

  “这项纪录可能很快还会被打破。”厉国伟认为,“竞技攀岩2016年才确定进入东京奥运会,近几年发展很快。”

  “竞技攀岩的科研介入较晚,应基于速度、难度和攀石的项目特征,有针对性的进行科研介入。”袁国庆说,2024年巴黎奥运会可能将攀岩比赛从全能模式改为速度和难度/攀石两项,高原训练如何有针对性地为两个比赛项目服务,需要一系列量化的数据作为实践支撑。青海多巴国家高原体育训练基地等地的经验已体现了高原训练的作用,但林芝的海拔比多巴还要高500米左右,因此这次比赛建立的数据库具有很大价值。

  此次赛事也进一步凸显了加强低氧环境与运动、健康研究,推动高原医体融合的必要性。边巴介绍,她所负责的实验室目前正以全国第五次国民体质监测为契机,对高原适宜开展的运动项目及其适宜的时长、方式等展开调研。

  西藏自治区体育局和北京体育大学共同编写的最新版《西藏大众健身指南》中指出: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已开展了“高山疗养”“高原健康游”等项目,在专业人员的保障下利用高原环境改善健康状况。但不同海拔高度适宜的身体活动强度标准目前还未建立。

  “练什么,练多少,怎么练,才能将高原对身体的不利影响降到最低,让高原锻炼安全有效。这不仅是体育界,也是普通老百姓关心的问题。”边巴说,西藏各部门正加强合作,推动健康关口前移,建立体育和卫生健康等部门协同、全社会共同参与的运动促进健康新模式。

责任编辑:张樵苏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5701126563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