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分析:撇开足协和联盟,德甲俱乐部“私下密会”意欲何为?

新华网
2020-11-13 15:22
14家德甲俱乐部和1家德乙俱乐部11日聚首法兰克福,悄悄开了一场长达3个小时的“神秘会议”。

  新华社柏林11月12日电(记者 刘旸)14家德甲俱乐部和1家德乙俱乐部11日聚首法兰克福,悄悄开了一场长达3个小时的“神秘会议”。“密会”颇多蹊跷之处,既没有德国足协参与,也没有德国足球职业联盟(以下简称“联盟”)参加,德甲中有4家俱乐部被“拒之门外”,德乙俱乐部汉堡却有一席之位。会后各方没有发布公开声明,耐人寻味。

  呼吁足协改革

  职业足球会议没有足协参与,在德国倒并不稀奇。从职能上看,德国足协主要负责建设各年龄段国家队、组织德丙及以下的业余联赛、发展女足和青少年足球等基础性工作。职业足球领域中,德国足协仅负责裁判培训遴选、制定规则和奖惩措施等少部分内容,联赛运营完全交由联盟处理。

  虽然足协在职业联赛许多议题上没有决定权,但话语权仍举足轻重。足协在此次会议中没有现身,分析人士认为与其近来被诸事困扰、自顾不暇有关。

  德国联邦刑警、税务和检察机构上个月采取联合行动,对德国足协总部办公区及6名官员的私人住宅进行搜查,指控足协涉嫌逃税470万欧元。德国球迷对足协商业化运营颇有微词;对国家队在国际赛场的表现不满,兴趣下降;德国足协主席凯勒与秘书长库尔提乌斯之间“貌合神离”“意见分歧”的消息时常不胫而走……

  拜仁慕尼黑董事会主席鲁梅尼格会后接受德新社采访时呼吁,足协应尽快进行结构性和专业化改革。“改革目的是将足协从当前各种困扰中解脱出来,将主要工作放在足球上,尤其是国家队。国家队的成功与联赛、俱乐部的利益息息相关。”

  寻找联盟“新掌门”

  通常情况下,德甲各俱乐部在联盟召集和组织框架下商讨议事,而这次会议的召集方是“坐镇主场”的法兰克福俱乐部,撇开联盟“密会”的情况实属罕见。不过联盟监督委员会1位成员表示,俱乐部高管碰面交换意见合理合法,联盟或其监委会没有必要必须到场。

  联盟首席执行官赛弗特不久前在个人社交媒体账号上宣布将于2022年退休。有媒体据此认为,讨论赛弗特的接班人是会议的重要内容之一。与会各方均未透露赛弗特可能的接班人选。赛弗特本人对此也尚未发表评论。

  鲁梅尼格表示,支持联盟监委会物色下一任首席执行官的工作。“赛弗特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的能力。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要找到可以完全取代他的人选非常困难。不过我们还有时间,没必要现在做决定。”

  在新冠疫情严重打击足球产业的情况下,赛弗特顺利促成了联盟与直播媒体签约下一个德甲、德乙在德语地区的4年周期电视版权合同,虽然收益额比上一周期有所下降,但仍保住了俱乐部的基本利益。

  要钱还是要团结?

  4家德甲俱乐部缺席会议如何解释呢?美因茨、奥格斯堡、比勒菲尔德和斯图加特被德甲“盟友抛弃”的主要原因是“钱”。

  这4家俱乐部此前与10家德乙俱乐部提出重新制定2021至2022赛季两级联赛版权收入分配方案,向中小俱乐部利益倾斜,遭到拜仁慕尼黑、多特蒙德等大俱乐部的反对。德国足球界自疫情后宣称的“团结”正在经历严峻考验。

  美因茨首席财务官莱曼对此表示不解:“联盟中有成员被排除在外,这是非常奇怪的举动。”不来梅俱乐部总经理鲍曼说:“在当前挑战下,最重要的是团结精神,我更希望看到所有俱乐部都受邀参会。”

  在鲁梅尼格看来,联盟中破坏团结、搞分化对立的正是对方。“我们没有对未能参会的俱乐部关闭大门,没有排除德国职业足球的其他声音。下赛季版权收入如何分配,要看联盟主席团12月的决定。提出重新分配方案的行为意在通过公共舆论向联盟主席团施压。很难相信这是联盟伙伴提出的计划。德甲德乙36家俱乐部应该站在一起,而不是分裂。”

  多特蒙德总经理瓦茨克认为,未受邀参会的俱乐部如此向联盟主席团施压不是应有的做事方式。“电视版权收入分配是我们会上讨论的重要内容之一,我们对主席团最终决定很有信心,想提前做决定不切实际。”

  门兴格拉德巴赫俱乐部总经理席佩斯在接受采访时反问道:“会有人天真地以为版权收入平均分,拜仁和多特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统治联赛吗?重新分配收入的方案不仅针对拜仁、多特等传统豪强,对紧随其后的成长型球队也是一种冲击。如果希望联赛更具竞争性和观赏性,就要培育更多强队,而不是削减像门兴、法兰克福这些俱乐部的收入。”

责任编辑:张安琪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736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