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茧成蝶 北京冰球做对了什么?

新华网
2020-12-16 18:32
功亏一篑,是北京男子冰球历史的主旋律,从20世纪50年代末期的全锦赛连续4次亚军,到2018年、2019年两获季军,北京男冰总是差一口气。

  新华社北京12月16日电 题:破茧成蝶 北京冰球做对了什么?

  新华社记者王浩宇、王镜宇

  功亏一篑,是北京男子冰球历史的主旋律,从20世纪50年代末期的全锦赛连续4次亚军,到2018年、2019年两获季军,北京男冰总是差一口气。

  直到13日晚的2020全锦赛决赛,北京体育职业学院队捧回了北京冰球史上首个全国冠军,实现了突破。夺冠之路上,北京体育职业学院队连克齐齐哈尔和哈尔滨两大传统豪强,打破了东北“双雄”对这项赛事冠军的垄断。

  这次改写历史的夺冠,主教练王国成总结为“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小组赛阶段,合练不到一个月的北京体育职业学院队曾被哈尔滨队7:1打爆,因此半决赛对阵此前从未赢过的齐齐哈尔时,北京并不被看好。然而最终5:1的结果,不仅让行内人大跌眼镜,也让北京队有了决赛和哈尔滨一掰手腕的底气。决赛中两队在常规时间2:2战平进入点球大战,北京队18岁的门将葛思雄如有神助,历史就此被改写。

  夺冠或许是北京的意外之喜,但为了争冠,北京冰球这些年做了不少功课,这正是王国成所说的“情理之中”

  “竞技体育,有必然性和偶然性。这次能够战胜齐齐哈尔队,跟对方球队换血、部分老队员退役和教练组更替有一定关系。从另一方面,北京的球队在全国锦标赛上的战绩提升,也有其必然因素。北京对冰球的投入力度比较大。除了三大球之外,冰球也作为北京的城市名片、冬季的一个主要项目在推动发展。近几年北京冰球的进步还是能够看到一些效果,包括在二青会的男子甲组、乙组比赛也取得了好成绩。”北京市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主任王宁说。

  据王宁介绍,北京冰球的后备人才目前已傲视群雄,在北京市冰球协会注册的运动员已有5000多人,大约是除了北京之外其他地方注册运动员的总和。北京市冰球协会每年举办的青少年联赛有800多场,参与青少年联赛的人数有2000多人。

  2016年北京市冰球运动协会重新组建北京男子冰球专业队,其中一项关键举措,就是将队员送到北美历练,王宁说:“这么做是为了提高运动员水平、增强他们的比赛强度和身体对抗能力,尽快缩小在这方面与欧美强手的差距,现在看来这一步是正确的。”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也认为,北京在培养后备力量上,走了一步好棋。“ 能看出来,在后备人才的培养上,其实北京已经不输给东北。特别是这些走出去到北美留学的孩子,他们在比赛中临场的发挥能够显示出他们的这个特点和优势。”

  在目前这支北京体育职业学院队中,有英如镝这样的“海归”球员,也有侯宇阳、王刚这样新近涌现的本土新秀,职业比赛的经验是他们水平提升的一个关键因素。

  这位资深人士说:“我个人觉得这次北京队夺冠,核心的原因是职业化对专业化的胜利。从整体来讲,北京这个‘北体职’有7个球员参加过职业联赛,这个数量和哈尔滨是差不多的,所以大家在这个心理、技战术的成熟度上是没有差距的。反观齐齐哈尔呢,这个人数少很多,勉强能算是三个人有职业比赛的经验,所以从技战术水平临场发挥这些都看出来一定的这个差距,所以齐齐哈尔大比分输给北京队是有客观原因的。”

  在精英培养模式外,北京市青少年俱乐部联赛和市中小学生校际联赛在推广普及的过程中也造就了一些希望之星。比如葛思雄,他是北京市第二十中学的高三学生,决赛中他表现得并不怯场,和哈尔滨的国家队门将夏盛戎相比并不逊色,尤其是常规比赛时间最后时刻犯规送点,随后将功补过扑出对方点球,抗压能力令人印象深刻。

  在这次夺冠的“北体职”队员中,左天佑、黄鹏、张嘉祺、张鹏飞、张泽森等均出生于哈尔滨,最早是由张远的浩泰希望队培养出来的。这些入选过国家集训队的球员大多在“北体职”队的一组和二组担当重任,为球队夺冠发挥了关键作用。

  在多轨培养模式并行之下,蛰伏多年的北京队一举夺冠,成为中国冰球的新势力,这对中国冰球的整体发展是件好事。客观而言,目前国内水平较高的球员数量有限,他们的排列组合很可能左右争冠形势的走向。从整体上看,中国冰球的竞技实力仍然较低,而哈尔滨、齐齐哈尔依旧是中国冰球人才培养的重镇。北京冰球的崛起,特别是青训球员数量的增加,包括小年龄段的这个竞争水平在国内领先,毋庸置疑。不过,中国冰球的长久健康发展,还需要建立成熟、有序的竞赛体系和人才流动体系,适时推出高水平的联赛,为青少年球员的成长和涌现创造公平、健康的环境。

责任编辑:李旭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7321126869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