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丨东京奥运会中国队冲奖牌,巴黎争金几率大增

新京报
2021-03-11 11:59
去年国庆节期间,央视直播中国攀岩联赛总决赛,当周收视率仅次于NBA总决赛。

        位于广西马山的国少队热身,中国攀岩后备力量在崛起。受访者供图

        2016年8月,攀岩成为东京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中国攀岩国家队随即开启备战模式。目前,潘愚非、宋懿龄已获得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

        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中国攀岩队副领队赵雷称,东京奥运会挑战虽大,机遇也大。此外,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定程度上给了中国队更多准备时间,拿下一枚奖牌是他们的最新目标。

        指挥部

        聘请外教组建复合型团队

        新京报:攀岩从非奥到奥运项目,国家队在管理层面上有什么变化?

        赵雷:攀岩2016年8月确定进入奥运会,我们从2017年开始针对东京奥运会正式备战。攀岩毕竟是从非奥项目变成奥运项目,我们跟专业运动队相比还是有区别的。当时没有编制,也没有经验,我们就采取了一些创新机制,比如跨界跨项选材、依靠地方队共建国家集训队等形式。从项目发展、推广和后备力量来看,取得了明显进步。

        着眼东京奥运会,我们第一时间聚焦重点,根据竞赛规则选择队员重点培养。比如已经拿到奥运资格的潘愚非,从2016年底就正式全年在国家队训练。这之前,我们一般只在大赛前集训两三个月。

        新京报:国家队教练团队构成是怎样的?

        赵雷:东京奥运会备战周期第一个节点是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也是一次练兵。其实我们准备挺充分,目标是奔着金牌去的,但最终只拿到2银3铜,这个成绩对我们压力挺大。亚运会后,我们采取了一些新的举措。2018年11月,国家队开始组建国际化教练团队,聘请西班牙籍主教练托尼,团队中还包括俄罗斯、韩国籍教练,组建了复合型教练团队。两年多来,应该说达到了阶段性预期目标。

        新京报:国家队“一人一案”的训练方式是如何制定的?

        赵雷:当时提出这个方案是针对能拿奥运资格的重点队员,因为每个人都不一样。首先你要考虑对手,还要平衡训练比例。东京奥运会只有男女全能各一块金牌,但全能不仅仅是“突强项、补短板”。有些训练的东西是相互抵触的,速度练多了,指力和耐力必然会下降一些,就看教练组如何平衡了。

        新京报:疫情给国家队训练备战带来了哪些影响?

        赵雷:疫情是不可控的,实际上对各个国家运动队的影响都是一样的。从2018年底开始,我们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外训,后来因为疫情被迫提前回来。最重要的是,攀岩路线需要定线员来设计。在国外,我们会定期邀请法国、意大利、西班牙顶级定线员来配合教练团队训练。在欧洲,我们在毕尔巴鄂有一个小基地,以基地为中心每两周会去法国的各个训练场所感受不同岩面角度、不同定线风格的线路。

        宋懿龄带伤拼下奥运会攀岩项目资格。图/IC photo

        点将台

        宋懿龄已康复,指标重回顶级

        新京报: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对队伍备战有什么影响?

        赵雷:相比速度攀岩,难度和攀石是我们的弱势项目。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给了我们更多时间做准备。如果东京奥运会如期进行,我当时的想法是发挥好了,可能有机会冲冲奖牌。现在,我们是以拿奖牌为目标。

        攀岩是第一次进奥运会,只要到了世界第一集团,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说白了,挑战虽然大,但机会相比较那些成熟的项目变化也很大。从另一个角度讲,我们也有了更多的机遇去竞争。

        新京报:长时间没有国际比赛,如何摸清对手的近况?

        赵雷:冠军模型的指标我们是非常清楚的,我们的外教托尼之前是西班牙队主教练,带队拿到了3次世锦赛难度赛冠军,他对难度赛顶级选手的指标非常清楚。

        东京奥运会是全能比赛,要把3个项目捏到一起,再加上20人参赛的因素,如何去组合,如何抢占各个单项的评估位置,这对结果很重要。这一点,我们教练组做了充分研究,制定了两套方案,定期看训练效果,看有没有达到教练组预期。

        新京报:一年多没有国际比赛,如何调整队员状态?

        赵雷:实话实说,长时间在一个地方封训,队员们确实有些枯燥,思想压力有些大,也没有什么娱乐设施。我们时不时会组织大家唱唱歌,玩一些其他体育运动,但整体影响还是挺大的。

        当然从训练上来说,我们没有耽误。去年6、7月份,国内赛事陆续复产复工。我们当时做了一个重大决定,所有教练、运动员要参加每一站比赛,以赛代练。队员们可以通过比赛调节,教练团队和保障人员也对比赛的认知有了很大提升,更有利于备战。

        新京报:离东京奥运会只剩4个月,最后阶段如何备战?

        赵雷:基本上以国内比赛为主,以赛代练。另外,我们也会加大队内对抗赛比例,时机成熟也会和几支优秀的国训队进行视频对抗模拟赛。

        新京报:宋懿龄在争夺奥运资格赛时受伤了,现在身体情况怎样?

        赵雷:宋懿龄当时确实是带伤拿到了奥运资格,如果东京奥运会没有延期,很可能就赶不上了。去年经过在北京、深圳两地的精心治疗,她已经完全恢复了,指标也达到了世界顶级水平。

        巴黎奥运会,中国攀岩队志在冲金。图/社交媒体

        瞭望塔

        巴黎奥运会争金几率大增

        新京报:巴黎奥运会将速度攀岩单列为一个小项,对我们备战有什么影响?

        赵雷:速度赛在巴黎奥运会成为一个单项,我们争金的几率就大大增加了。东京奥运会这次是全能项目,但我们在速度单项上一直没有落下。去年一年没有国际比赛,但我们有5人次在国内比赛中破了世界纪录,也体现出我们在速度攀岩整体上的提升。

        队员方面,除了钟齐鑫,其他都是年轻队员,年龄正适合巴黎周期,我们对巴黎奥运会有很强的信心。

        新京报:速度攀岩项目,整个世界格局是怎样的?

        赵雷:现在速度攀岩强国,主要集中在中国、俄罗斯、印尼和波兰。现在离巴黎奥运会还有不到4年时间,到时候会有新的问题,不代表现在的优势项目到那时候还是你的优势项目。毕竟美国之前都没人练速度,日本也刚开始练,目前(男子)都能达到5秒8、5秒9了。

        速度攀岩培养周期短,运动员可以从短跑等下肢爆发力强的项目转项过来。而且速度攀岩是标准赛道,比较有规律。尽管技术性也很强,但速度攀岩不会像难度、攀石那样对运动员的思考、规划、数据库要求那么高。所以,到了巴黎奥运会,竞争一定会非常激烈。

        新京报:攀岩入奥,对项目发展会带来怎样的变化?

        赵雷:去年国庆节期间,央视直播了我们几场攀岩比赛(注:中国攀岩联赛总决赛),当周收视率仅次于复播的NBA总决赛第5场。可以说,攀岩运动现在迎来了一个爆发期。

        攀岩在欧美的流行度非常高,深受青少年喜欢。奥运会在瘦身的大背景下增加了攀岩项目,到巴黎奥运会又增加了金牌数和参赛人数,我相信未来一段时间,特别是在巴黎这个周期会有很大发展。

        当然,国内攀岩从引进到现在才30多年,与欧美发达国家的历史、经验差很多,国内受众群体也很小。通过攀岩入奥,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了攀岩,对这个项目在国内普及、发展会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责任编辑:王剑冰 别致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198506